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本文来自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4 人已关注

国之重器,还原真实,保护开发,学术争鸣。

我与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的渊源

[复制链接]
49199 admin 发表于 2012-9-27 13:00:36
   累土创新亭,本拟还旧观。或言旧亭庳,视此才及半。我方安朴拙,岂敢事轮奂。言念梦幻身,终日困几案。既未许自如,超然脱羁绊。亦欲对江山,时发一笑粲。自从得新亭,顿觉百忧散。亭前柳色新,亭下荷花乱。明月可坐邀,积雪堪俯玩。凭栏送飞鸿,千里归一盼。诗成似有神,酒行俗无算。取次亦足乐,胡为尚兴叹。恨吾年已衰,志不在游宦。何当归去来,终老湖山畔。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官方网址:www.sunzi82.com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微信号:janson1047072893,加为好友后,可以申请加入《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微信群,一起互动交流。

一、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简介: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本身,是由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收藏者张敬轩先生和相关热心人士创立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西安社证字第377号,组织机构代码证 :75784779-9,法定代表人:张敬轩,发证机关:西安市民政局。

二、 我与张先生的渊源:
    我本人,在百度贴吧《孙武兵法》论坛,网名叫tianzg(是该贴吧的版主之一)、斗战胜佛,在本网站使用admin的网名,原先和张先生素未相识,但为了学术严谨,因此我在2010年10月,亲自前往西安,到张敬轩先生家,研究兵法原本,也就是誊抄在宣帛上的条幅,就我看到的条幅而言,谨慎的说,确实和银雀山汉墓竹简的所谓的《孙膑兵法》,《佚书丛残》有很大的渊源,从我个人角度分析,当年定案的所谓《孙膑兵法》的部分内容,其实应该是孙武兵法82篇的的部分内容,目前研究会收藏的张藏本82篇可以恰如其分的对残缺的部分进行弥补,就内容而言绝非现代人可以伪造。

四、目前我个人研究的观点:
1、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是抄自汉简(或同类珍贵文物)的一部古兵书。这部古兵书与银雀山汉简中的“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佚书丛残”及散简的部分内容属同一系统,源于同一部原始的版本。

2.《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内容与世传本《孙子兵法》十三篇思想哲理一脉相通,文体风格浑然一体,内容上相互关联,互为注释。应是今本《孙子兵法》十三篇的母本。

3.这部兵法是在孙武及其他古兵家思想的基础上,吸收了战国时期丰富深邃的兵学成果并在大量托名孙武的兵书基础上,经张良、韩信、杨朴、任宏、刘向、刘歆等人先后“序次”、“捃摭”、“校理”而成,《汉书•艺文志》著录的“吴孙子八十二篇”就是指这部简本。

五、目前研究会和我个人的研究工作现状:
  目前我的兵法研究工作主要就是以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展开的,主要是张藏本孙武兵法不像是孙子兵法,孙子兵法历经多代人的传承,除了银雀山汉墓竹简的文字考据还有待进一步发掘以外,纯粹文字考据的工作量已经不是太大。

  但是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不同,其抄件本身的文字最早来源于竹简,后来抄到帛书上,即使是其中一篇,帛书的版本就可能会有好几个版本,其中有些文字又涉及到先秦古文字,抄件本身的保存条件很差,限于照相技术,我所看到的帛书抄件的照片又存在耗损度,所以光是文字识别,也就是纯粹的文字考据,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且还需要和银雀山汉墓竹简文字予以比对,工作量巨大,我并不是专职在做这个事,所以进度缓慢。
   具体做法如下:
   首先是文字鉴别,认定,兵法经过历朝历代的人整理,最后一版,是张联甲和张敬轩先生誊抄的版本,是写在宣纸上的,里面有大量的古体字,通假,异体字。我们首先就是先把它整理出来,整理过程不会删除改动,只会是通过标注的方法,来存疑。这里面和银雀山汉墓竹简进行比对是一个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做。

   我曾亲眼所见,同一个章节,出现有不同字迹写的版本,文字也略有出入,这里面有誊抄的问题,还有就是古人比较慎重,看过不同版本的内容,所以就把他都写下来。张先生告诉我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我们看宣纸上的内容,断定是来源于竹简上,当时从竹简上抄下来的时候,有的字就无法辨识,这时候就出现了两种情况,有的残缺,当时誊抄的人自认为水平很高,就给补上去了。有的誊抄部分,不是一个人,一时所抄,学术上较为严谨,就把那个字空在那里。有的版本由不同的人抄写了2到3次。所以总体情况相当复杂。

  我们需要比对不同版本的兵书,然后整理出来,尽量不删除,而是采用都保存的方式,同时会特别注意到衍,脱,改,误等各种情况,采用实事求是的态度,进行考证和存疑。

《伪书通考•辨伪律》云:“辨者愈多, 此真彼伪。疑伪疑真, 使人目迷五色, 不知所从。”故提出辨伪律有六:“一、不可别有目的。二、不可存成见。三、不可以一斑概全体。四、书之价值为另一问题。五、书中所述之真伪为另一问题。 六、不可因其伪而遽削之。”精哉斯律。
据此, 我认为: 十三篇必为孙子亲著, 然现存之十三篇乃于亲著之上历代传抄书理, 增删训释之文。若将非“亲著”者, 即后人之词名曰“增伪”, 那么, 按张心 “伪之程度”分为六种, 一全伪者。二真杂以伪者。三伪杂以真者。四真伪杂者。五真伪疑者。六伪中伪者。则当取之二, 即十三篇乃“真杂以伪者”, 以真为主体, 故俞嘉锡《古书通例》卷四云:“于其中杂入后人之词者, 辄指为伪作, 而秦、汉以上无完书矣。”

  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篇本亦如此。因十三篇内容皆溶于各篇之内, 故82 篇本亦自有相应“亲著”之含金量。因其篇幅多出十三篇许多倍, 故“杂入后人之词”也当相应多许多倍。故其中有真、有伪者, 实不足为怪。

   正如欧阳修云:“经非一世之书也, 其传之谬, 非一日之失也, 其所以刊正补辑, 亦非一人之能也”(《欧阳公忠公集》卷四十七)。郑樵亦云:“《诗》、《书》可信, 然不必字字可信”(《诗辨妄》)。张心 专事辨伪, 然其对伪书的态度也辨证科学:“辨伪只是求真相, 其目的非欲将伪书完全销毁⋯⋯使后人不得见也。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庄子》,大家视野可以开拓一些,不要只盯着兵书,看看《庄子》的真伪辩驳就知道了:
   举例来说,《庄子》是众所周知的一部先秦诸子,但它不是庄周亲自写定的,《庄子》分为内篇、外篇、杂篇三个部分,是刘向校书时定的,一般认为内篇是庄周的文字,外篇和杂篇是庄子后学所作,所以思想内容比较庞杂,甚至有《说剑》这样类似于纵横家的文字,并且还有庄子身后的一些事迹,然而这是先秦典籍的正常情况。更应该指出的是,今天我们所读的《庄子》也不是汉代编定的模样,而是西晋郭象重新编定为三十三卷的《庄子》,汉代的本子应该是五十二卷。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了解这些体例有助于我们实事求是地分析具体情况,对古代典籍加以更好的利用,从而更好的了解古代文化。

再次:


  有了文字考据的基础,再翻译成白话文,这个工作还需要时间,难度也不小,主要是设计大量的军事术语,不同于一般的翻译。翻译工作本身意义重大,因为翻译工作就会涉及到一些具体的词句考证,和相关古籍文献的比对,这里面会有大量的旁证说明这个兵法的价值程度。我是做过部分篇章的翻译和考证的,细化到具体某一个字,结果有大量事实证明这个东西绝非现代人所能造假。
  在这个基础上在和现代的军事思想,以及人文,科技等领域的对接,需要的知识面及其广泛,同时翻译工作就可以涉及到兵法的框架结构的研究和先秦兵法的思想研究,这个部分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同时也是最好的论证此书价值的方面。
  再者,翻译可以使得兵法重小众群体变成大众群体,这样就可以让大家从思想上判定这个兵法的价值,我觉得文字的东西,最重要的不是文字本身,最重要的是文字背后的思想有没有价值,有价值的部分比例是多少,有价值的部分对于某些客观规律的探索程度达到什么样的境界,我觉得思想是最难以造假的,我们通过对于思想的研究,可以大大促进我们对于兵书的价值判定。
  读孙子兵法需要有大时代背景,孙子兵法词约义丰,是在春秋末期大背景条件下展开的,兵法中用了很多约定速成的兵法“”专有语言“,在当时的时代,这些专有名词,约定俗成,大家都知道。
  孙子兵法原始版本,乃六国文字中的齐系金文,春秋末期到战国中期,一般说来,齐系文字的形体稍长,笔画比较纤细。这与春秋前期那种形体方整,结体舒朗的铭文颇有区别。这一时期的齐系文字已呈现出十分明显的地方色彩,颇令人注目。
可是历经秦火,到了汉代的时候能够读懂六国文字的,即当时的”古文字“的已经不多,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孙子兵法乃是汉人整理后的版本,历史记载,汉朝有规模的系统整理的至少就有两次。其中以韩信整理的那一次为佳。
  吾观兵书战策多亦,然少有能体味理解孙子兵法其深意者,原因就是大家已经脱离了春秋古制,对于当时的人文,地理,国情,军制等诸多信息不甚了解。再加上兵法历经多次传承墨定,很多的字词发生了改变。
  这些问题一直是困扰历朝历代的研究者的,研究孙子兵法的有效方法之一,就是如何把文字放在春秋末期的背景条件下,站在孙子所面临的困境条件下,分析思想产生的起源,分析产生兵法的方法和条件,分析其局限性所产生的原因,进而与现代科学进行深入比对分析,深入思考,我的初步看法是,现代科学往往能够在某一点上的深度超过孙子兵法某点的论述,那么在这一点上归纳出来的客观规律可谓“万古不易”,那么我们就可以基于特定的环境模型,生成相应的“范式”,有的内容现代科学与孙子兵法相违背,到底是现代科学的局限性还是孙子兵法本身的局限性,倒是可以大力研究,这种“新范式”的突破,往往会成为我们人类文明革新的动力。
  我理解的“学习孙子兵法,去读其它古兵书”,其核心目的其实是“文化考据”!!

何为“文化考据”?

  褚良才先生说,中国之考据学, 始于春秋战国, 形成于秦汉之际, 至清乾嘉时代,乃成“朴学”之颠, 其遗风迄今。今观章太炎《小学问答》、朱芳圃《训诂释例》、胡朴安《中国训诂学史》、齐佩王容《训诂学概要》、王力《新训诂学》、陆宗达《训诂简论》、洪诚《训诂学》、周大璞《训诂学要略》诸巨匠力作, 可谓对历代考据训诂之集大成综述, 功施后代。然而于瞻仰、拜读、钦佩之下, 尚窃存一丝缺憾。即以往之考据多重文字证据, 所谓“例不十, 法不立”是也。若某字词之义, 经考训当为A 义而非B 义, 其引取之证几乎全为有关文献史料之书证, 或甲书云某, 或乙书云某, 或丙书云某⋯⋯。似难突破书证这一藩篱, 对字词之社会文化背景极少涉猎。
  而字、词、句、章、篇等人类之作, 皆因社会文化而缘起, 故切不可将其熟视无睹或束之高阁, 不然则有从书本至书本之嫌, 亦有偏颇阙漏之弊。本世纪初, 甲骨文及大批古文物之出土, 为考据学充实了更直接、生动、丰富、可靠之史料。孙诒让、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于省吾诸前辈, 皆力图将社会文化之内容引入传统考据学之中, 取得了突破性之进展。笔者历来极推崇将乾嘉朴学与社会文化有机结合之考据方法, 自谓之“文化考据学”。若“函”,《说文》云:“舌也, 象形。”段玉裁注同之。欠安。又检《汉语大字典》其字列有十个义项, 然独缺其本义。函, 甲骨文像箭袋。又出土文物及古刻、绘图中多见之。王国维考释云:“象倒矢在函中⋯⋯盛矢之器。”是为确诂。又若“胄”,《说文》云:“兜鍪也。从月由声。”段注亦无异。欠安。考文物小盂鼎铭文,“胄”字头上一竖, 乃胄顶之缨饰或插管之像形。在北京、洛阳、敦煌、日本奈良、韩鲜德兴出土的古代铜胄, 其顶端皆有“缨插”, 可谓字、图、物三者互证。由上述二例可知文化考据学之精、妙、实。观之今日, 此考据新法尚未更好得到继承、发扬、创新, 实为我学界同仁当努力之重责。

“文化考据”,则需要大量同时代的春秋文献予以比对,这个工作往往可以使得我们能够快速的进入孙子兵法的本意核心,有些东西,如果没有其他兵法的佐证和分析比对,往往即使天赋极高之人也难以理解,正所谓“强妇难为无米之炊”。
  
   整个的研究工作感觉就是两个字“孤独”,只能隐约看到前面有一点点的光,觉得能够走出去,但是路上很寒冷,只能是左手温暖右手的感觉。

  很多人劝我,研究这个东西,国家也不承认,也有人认为我必有动机,求名求利。不理解是自然的。

  中国的文化,历经战乱秦火,历朝历代的更迭,能够保存到现在的古籍,百不存一,看看汉书艺文志,就会觉得我们做的工作很不够,愧对祖先。

  我仔细研究过西方的文化,实际上全人类的文化最精髓的部分是想通的,中国人的智慧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民族。

  我们有责任,能够传承一些东西给后人。

   1327年,意大利天文学家采科•达斯科里活活被烧死,他的罪名只不过说了地球是球状,在另一个半球上也有人类居住,却因违背圣经的教义惨遭迫害。 1600年2月17日,意大利哲学家布鲁诺,在罗马百花广场被活活烧死,也是因为他到处宣传了哥白尼的学说,动摇了地球中心说。
    1533年,60岁的哥白尼在罗马做了一系列的讲演,提出了他的学说的要点,并未遭到教皇的反对。但是他却害怕教会会反对,甚至在他的书完稿后,还是迟迟不敢发表。直到在他临近古稀之年才终于决定将它出版。1543年5月24日去世的那一天才收到出版商寄来的一部他写的书。

文化的传承和发扬至少需要三代人,我是改革开放后的一代,从我开始,先做第一代的传承者和发扬者,更重要的是做一个批判者,旧的能够打破,但是新的也一定要能够建立起来。

和您沟通,也就是希望两个研究会能够互通有无,共同进步,也再次感谢陈教授这个“红娘”,想在研究的路上,不仅仅再是左手温暖右手,也能够互相温暖。

六、目前我们的研究思路—方法论:
  
  我目前研究兵法的思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方法论”分层基础领域研究和应用领域研究如下:

1、基础领域研究的目标:
   研究兵法,首先看的是思想,再次看的是文气,再次看的是涉及的军事术语,再次看的是遣词用句,再次看的是历史典籍的旁证,再次看的是近现代出土的竹简帛书和相关文物的铭文的最新的一些研究成果,这是历史倒推法,然后打通关循环,再提升一下看看有没有一些共性的规律性的东西,特别是对于战争本身的朴素规律的研究,再结合看一些西方的军事典籍,比如战争论等一些著作,从而来验证一些东西,一旦上升到普遍规律性的东西以后,他就能够知道我们如何面对于现实的生活。
    我对于历史的考证比较受德国的历史语言考证学派的影响,借鉴了倪不尔(Niebuhr)和洪保得(Humbodlt)包括后来的兰克,他笃信原始史料,主张用档案文献(主要是官方的档案文献)、活动者的记录、来往信件等来编写历史,尤其重视目击者的记录,并视这是“最高见证”。他不仅崇尚史料,而且十分强调对它们进行考证与辨析,并确立了“内部考证”与“外部考证”相结合的方法。

2、基础领域研究方法:

先看原文;
然后看不同版本的原文;
然后比较版本的源流和历史朝代;
然后比对不同版本的文字差异,要细化到每个字;
然后看孙子在各种历史文献中的被征引的引文;
然后比对征引的引文之间的差异;
然后比对引文和与历朝历代的原文的差异;
然后看孙子的轶文,然后看孙子的轶文在各朝各代被征引的情况;
然后看11家注孙子的注文,仔细体会历朝历代的大家是怎么理解孙子的,他们的理解的着眼点是什么,差异在哪里,为什么会有差异,谁的答案跟接近孙子的本意,谁的答案引申的比较好;
然后开始尝试自己翻译,翻译不出来就一个字一个字查字典;
翻译出来以后,然后开始比对现代的各家的白话文,看看别人的翻译和自己的差异在哪里,不迷信,不盲从,不相信权威,要综合评判,冷静客观;
然后开始看武经七书中和孙子意思相同,但是表达不同的话有哪些,然后看哪些地方孙子是阐述的精深的,那些地方是不如别人的,然后开始反思;
然后是看是阅读战争史,然后看战史和孙子相印证的地方,相违背的地方,究其原因;
顺序可以从阅读左传开始到现代战争;
然后是开始阅读历朝历代的兵书和世界范围内的兵书,开拓视野,看个几百本就差不多了,就当小说看,不用深究其中的字。
最后把所有的书都烧掉吧,剩下的只是不断的在生活中实践和体会了。

3、传统基础研究领域存在的问题:
我以为目前比较暴露严重的问题是,缺乏“大历史观”,忽略先秦历史背景,不考虑春秋时期背景条件下的社会生产力和历史沿革规律,缺乏对于兵法以外的“礼制”“国体”“六国文化”等诸多方面的仔细严谨的考证,不了解春秋晚期的社会生活,礼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互相之间的称谓;不了解那个时代的政治环境,诸侯之间,诸夏与四夷之间的关系;不了解当时的军事形势,战争规模,作战方式,地理环境和当时的气候条件。
    尤其忽视对于出土铭文,帛书,竹简和孙子兵法的文字比对的基础研究工作,对于银雀山汉墓竹简的研究工作仍然重视程度不够,更谈不上对于民间个人兵法藏品的重视。
   陈寅恪先生提到的“龂龂致辩于其横切方面,此亦缺乏史学之通识”,乃是目前在孙子兵法基础研究领域的根本弊端。

4、应用领域研究目标:

   既然是谈应用层面,我觉得一定首先是这个人必须是某个领域的专才,有多年行业背景经验,并且懂得现代管理领域或科技领域的知识和长时间的实践经验,他可以用现代的知识架构体系反向构建孙子兵法的知识体系,重点考虑的还是“边界效应”。

   比如如果有长期的销售管理经验,可以基于某一个行业,用基于某一个行业的现代营销理论重新架构,这是一个有简入繁的过程,然后能够有大量的数据分析,通过定量分析反推定型分析。到了这一步孙子的东西作为形而上学的指导哲学,具体的管理办法可以用类似于CRM的管理系统,实现内化处理,生成管理思维到管理规范到管理习惯到管理行为的转变。

   为什么强调是由有多年实践经验的行业专家来反向构建,其实是设计两个层面:
第一是:”反向“即从协作主体已经采取的行动出发,通过溯因推理【而非演绎推理】进一步对规划假设进行识别。对于兵法应用领域的研究是从被解释项【即现代科学体系构架(含行业主体经验+行业科学术语阐述的现代理论)和孙子兵法十三篇、八十二篇研究所揭示的普世认可的用兵规律比对,重点还是我提到的”边界效应“问题】到解释项【基于行业领域的运用规律的艰难锁定,充满个性化的定义和描述】的过程,
第二是:”构建“,在这里特指的是必须产生系统性,有明确应用领域边界范畴,依托于”解释项”遵循于行业领域实践验证基础上的新观念的唯一逻辑,并建设宏观到微观体系的大厦。即我提到的”内化处理“过程。

   现实中那些应用理论研究,少见演绎推理运用,而是浮于“贴标签”,给孙子贴金”;我以为这确实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核心问题其实是他们根本没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演绎推理“而是使用的归纳推理的办法,但是在事件样本采取上,并没有充分考虑概率和数理统计的样本值的采样的科学性和我反复提到的”边界“效应问题,所以出现了”贴标签“和”事后诸葛亮“问题。

  在理想状态下,如果我所提到的”行业人“【他们本身基于某个行业,那么他势必对于行业背景及其从属行业属性和规律认知存在丰富和务实的经验,具备鉴别和吸收整合,并实用现代科学标准用语精准阐述的科学理论】,在此基础上能够分门别类的使用反向溯因推理,应该是孙子兵法应用理论体系突破的一个也是唯一的途径。




上一篇:【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二’的探微
下一篇: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看 孙子兵法十三篇《计》篇
谁园弟子 发表于 2012-10-1 11:14:09
         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关于实践标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辩证统一的观点,【任何一个具体的认识只是对整个世界一个层次上的认识,一个领域内的认识,一个发展阶段上的认识。因此,人们应当在实践基础上不断地深化认识,扩展认识,把认识向前推移。首先,认识要不断地深化。因为复杂的事物包含着若干层次,由于实践条件的限制,人们在每一层次上的正确认识在深度上总是有限的。人们不应满足于这种认识,而应当把这种认识中的宝贵因素保留下来,深化到下一步的认识中去。其次,认识要不断地扩展。因为客观世界的范围是无限广大的,人们对客观事物的具体认识在广度上也是有局限性的,人们应不断地扩展认识,以便在更广阔的领域内掌握不同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再次,认识要不断地向前推移。因为物质世界是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世界,人们的认识应当随着客观事物的进程而向前稚移,不断研究新情况,提出解决新问题的方案。*
      
    要求我们在认识的过程中,使认识深化到事物更深的层次,扩展到更广的空间或领域,并注意使认识随着客观情况的变化发展,而不断向前推移。一要反对只满足现有水平而不求深解;二要反对只认识局部而忽视整体;三要反对认识上的静止观点而不向前推移。要坚决反对认为人的认识先于实践,是先天就有的唯心主义先验论的观点;反对脱离实践的夸夸其谈,反对以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志、领袖人物的观点作为检验认识正确与否的标准,或者用大多数人的意见,或者以“是否有用”等作为检验认识正确与否的标准一八四五年,马克思就提出了检验真理的标准问题:“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页)这就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一个理论,是否正确反映了客观实际,是不是真理,只能靠社会实践来检验。这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个基本原理。就是任何思想、任何理论必须无例外地、永远地、不断地接受实践的检验的观点,也就是真理发展的观点。任何思想、理论,即使是已经在一定的实践阶段上证明为真理,在其发展过程中仍然要接受新的实践的检验而得到补充、丰富或者纠正。毛主席指出:“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又指出:“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实践论》)

   马克思主义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强调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永远没有完结,就是承认我们的认识不可能一次完成或最终完成,就是承认由于历史的和阶级的局限性,我们的认识可能犯错误,需要由实践来检验,凡经实践证明是错误的或者不符合实际的东西,就应当改变,不应再坚持。事实上这种改变是常有的。毛主席说:“真正的革命的指导者,不但在于当自己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有错误时须得善于改正】”“只有从实践经验出发,才能使这些原理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我们的批判只有结合大量的事实分析,才有说服力。不研究实践经验,不从实践经验出发,是不能最终驳倒修正主义的。客观世界是不断发展的,实践是不断发展的。新事物新问题层出不穷,这就需要在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指导下研究新事物、新问题,不断作出新的概括,把理论推向前进。这些新的理论概括是否正确由什么来检验呢?只能用实践来检验。革命导师这种尊重实践的严肃的科学态度,给我们极大的教育。【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提出的理论是已经完成了的绝对真理或“顶峰”,可以不受实践检验的;并不认为只要是他们作出的结论不管实际情况如何都不能改变;更不要说那些根据个别情况作出的个别论断了。他们处处时时用实践来检验自己的理论、论断、指示,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尊重实践,尊重群众,毫无偏见。他们从不容许别人把他们的言论当作“圣经”来崇拜。毫无疑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必须坚持,决不能动摇;但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并不是一堆僵死不变的教条,它要在实践中不断增加新的观点、新的结论,抛弃那些不再适合新情况的个别旧观点、旧结论】。

 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关于实践标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辩证统一的观点,就是任何思想、任何理论必须无例外地、永远地、不断地接受实践的检验的观点,也就是真理发展的观点。任何思想、理论,即使是已经在一定的实践阶段上证明为真理,在其发展过程中仍然要接受新的实践的检验而得到补充、丰富或者纠正。毛主席指出:“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又指出:“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我们的认识可能犯错误,需要由实践来检验,凡经实践证明是错误的或者不符合实际的东西,就应当改变,不应再坚持。事实上这种改变是常有的。毛主席说:“真正的革命的指导者,不但在于当自己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有错误时须得善于改正”,“而且在于当某一客观过程已经从某一发展阶段向另一发展阶段推移转变的时候,须得善于使自己和参加革命的一切人员在主观认识上也跟着推移转变,即是要使新的革命任务和新的工作方案的提出,适合于新的情况的变化。
        
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现成条文上,甚至拿现成的公式去限制、宰割、裁剪无限丰富的飞速发展的革命实践,主观武断地将某一时期某一些所谓的名人语录、奉为金科玉律,一再的将人事物内在的必然联系、孤立、静止的观点割裂,这种态度是错误的,不知变通,我们敬爱的邓小平同志一再告诫我们‘一个人、一个行业、一个组织、一个群体、乃至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一昧的抱残守阙、坐进观天、闭门造车、思想迷信僵化,这是和危险的,是要亡党、亡国的
。如果一昧的固守马克思在当特定历史条件下的某些言论奉为金科玉律、一昧的本本教条主义,又如何形成毛泽东思想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中国化,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岂不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科学发展观重要战略思想岂不成为了‘空中楼阁、无的放矢’学术研究务必要突破一切‘本本教条主义’尊重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陈云同志指出;这些都充分反映了解放思想这一党思想路线本质要求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比如他認為要少犯錯誤,就要避免認識上的片面性,其方法概括為三條:一交換、二比較、三反復。他認為怎樣才能做到實事求是呢?就是要做到十五個字: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交換、比較、反復。这场讨论的重大意义,在于它公开向“两个凡是”提出挑战,重申了当时几乎已经被人遗忘了的一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即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任何理论、包括革命导师的理论在内,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凡是已经被实践证明是不正确的东西就应该改正】因此,要勇于研究和解决新的社会实践中提出的新问题。一毂统辐、万法归一,既是变革、创新,是实现可学习科学发展的根本保障。


            科学的说,我对于admin先生的观点,所有相同之处,但也有和大不同之处,我仍坚持深信【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主题,应该是孙武晚年的最后定稿,真正正的曹操所批注的【孙子兵法】的的底简,为‘齐安城简’这个简本,只是孙武之子‘孙驰’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基础上,缩立的初简本,正是孙武次子孙明带回故里齐地的那个本子,曹操在批注时虽未能真正拜读参考考【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可是他却在当时的皇宫档案里找到了,吴国大夫‘夫元’于当年对孙武与吴王阖闾多次谈兵论证的的原始谈话记录的档案,这个档案就孙武谈兵的部分,为三十四篇,总称为吴王问对,在三十四篇里,不仅涉及到十三篇,更涉及到相当一部分八十二篇的大量内容,曹操正是依据这个三十四篇的档案为【孙子兵法】作注,在真正的曹操对【孙子兵法】批注里不仅留有大量术语注释,更给于每一篇有一个总的评语,相当于今天的探微,可是这在当今传世的所谓伪曹操注【孙子兵法】里却只字未提,我可以用尚未删节,次序井然的大量、兵家、儒家、道家原典大量的事实依据证明他们所依据的原底本几乎军事垃圾本,甚至连垃圾都不如,比如说儒家的【孟子】传世本仅为七篇,可是我所收藏的,为十七篇,分为上、中、下,上为’论教‘五篇、中为’论政‘七篇、下为’论兵‘五篇,经对比,现在传世的内容’论教‘有一篇,论证的有六篇,就传世本的内容而言,也有所删节,次序、篇次也不尽相同,关于【孟子】下部分的’论兵‘部分几乎被全部人为删除。。。。。。 汉人传说先秦时《书》有100篇,其中《虞夏书》20篇,《商书》、《周书》各40篇,每篇有序,而传世的今古文尚书和仅为五十八篇,汉人传说先秦时《书》有100篇并非虚妄。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3-1-3 14:06:34
网站开办至今,一直遭受垃圾会员注册机器的自动注册,因此我们采用了网站会员注册审核制度,如果你注册后没有审核通过,请主动联系我QQ:765769206 或者发邮件sunzi82@126.com.
qq68511916 发表于 2013-1-13 01:45:14
谢谢提供,继续努力!









qq68511916 发表于 2013-1-13 02:52:43
不回不行了,因为楼猪太有才了。











韩非论道 发表于 2013-6-14 12:45:49

能否发一段,让我翻译一下  
QQ孙武 发表于 2014-11-23 16:04:46
点击链接加入群【孙武兵法八十二篇】:http://jq.qq.com/?_wv=1027&k=aXOD9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