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兵法应用

兵法应用

1 人已关注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学以致用,知行合一。

“论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人才观”

[复制链接]
4211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5-8-1 15:19:58
                                                                                                      “论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人才观”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疾风知劲节,千里之行,方可知必为良驹明骏,然如若舍其长,耕田责难以奔蹄,力田则远不及牛也,放马顾兔、则远不如狗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俗话说,走过遥远的路程才能知晓马的耐力,疾风之下才能知到劲草的期节,只有经过千里的行程,才可以知道一定是好驹明骏,但是如果舍弃他的长项优越性,耕地责任则难以胜任,连蹄子也难以迈开,努力耕田,其能力则远不如牛啊,放马去扑捉兔子,更是远不如狗啊。史迁曾说,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马不必骐骥,要之善。这句话的大意是;洗澡不一定非要到江海中去洗,主要的是能去掉身上的尘垢脏物就行;骑马不一定非要骑名马千里驹不可,主要的是能跑得快跑得远就行。此名句比喻办事要求实效,不要只务虚名,俗话说,科班未必尽时人才,人才亦未必尽出自科班,英雄自古以来未必尽是出自名门望族,名门望族亦未必尽出英雄,亘观古今中外几多所谓的状元、进士早已被淹没在历史发展的尘埃中,杳无踪迹,所谓的科班也始终未能将腐朽透顶的历代官僚力挽狂澜于既倒,无数泥腿子却相反能够解黎庶于倒悬,何乎?陈涉曾发出震耳发馈的声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只有脱缰之马,任其驰骋 ,千里之行始于奔蹄,仿笑子曰“识人当先察其不足,用才当尽用其所长也,明其不足,则知才有所专,有所不及也,故宁用庸者之所工、不用智者之所短也。若求全责备,舍弃所长,则无才可用也,岂不闻,寸有所长、尺亦有所短也。只有解脱马的缰绳,任其驰骋,千里之行程也得从迈开蹄子开始,仿笑子说“如果想认识一个人,就应当先观察其不足,用人才则尽可能用他们所具备的擅长,充分发挥其优越性,之所以搞清楚人才的某些不足,就知道人才的才能必定有所专长,也有所自身的局限性,所以宁愿用平庸之人的所具备的工整、也不用人才的某些局限性。如果要求全责备,抛弃长处,就没有人才才可以使用的了,难道没有听说过,寸有它的长处、尺也有它短处啊。   
       不能因为脚趾有疾,就断其足,不能因一脏器有染、就放弃医治之术,不能见一盲人,就断言此地无一明目之人,不能因为耳闻某地有一瘫痪,就妄言该地无一健全之人,不能因局部的缺陷、某些不足或失误,而全盘否决其历史事实,不能因为一棵果树有虫,就毁弃果园,不能因为 某一瓜果局部有一斑点,就彻底扔掉,亦不能因为其先辈善游,就断言所生婴儿亦善泳,不能因为一己见识短,而衡物物之长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不能因为脚趾有病,就砍断自己的脚,不能因为一个脏器染病、就放弃医治的方法,不能看到一个盲人,就断定这里没有一个眼睛明亮的人,不能因为是听到了某地有一瘫痪的人,就随便的说该地区没有一个健全的人,不能因为局部的缺陷、某些不足或错误,而全盘否定其历史事实,不能因为一棵果树有虫,就毁弃果园,不能因为某一个瓜果局部有一个斑点,就彻底扔掉,也不能因为其前辈善于游泳,就断定所生婴儿也善于泳,不能为了以自己见识的局限性,而衡量万物各所具有的长项优越性。
       武王问太公曰:“王者举兵,欲简练英雄,知士之高下,为之奈何?”太公曰:“夫士外貌不与中情相应者十五:有贤而不肖者,有温良而为盗者,有貌恭敬而心慢者,有外廉谨而内无至诚者,有精精而无情者,有湛湛而无诚者,有好谋而不决者,有如果敢而不能者,有悾悾而不信者,有恍恍惚惚而反忠实者,有诡激而有功效者,有外勇而内怯者,有肃肃而反易人者,有嗃嗃而反静悫者,有势虚形劣而外出无所不至、无所不遂者。天下所贱,圣人所贵,凡人莫知,非有大明,不见其际,此士之外貌不与中情相应者也。”武王曰:“何以知之?”太公曰:“知之有八征⑿:一曰问之以言,以观其辞;二曰穷之以辞,以观其变;三曰与之间谍⒀,以观其诚;四曰明白显问,以观其德;五曰使之以财,以观其廉;六曰试之以色,以观其贞;七曰告之以难,以观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观其态。八征皆备,则贤不肖别矣。这段文字的大意是”武王问太公说:“君王起兵兴师,要选拔智勇兼备的人充任将帅,想知道他德才的高低,应该怎么办?”太公答道:“士的外表和他的内情不相符合的情况有十五种:有的外表贤明而内实不肖,有的貌似善良而实为盗贼,有的外似恭敬而内实傲慢,有的貌似谦谨而内无真诚,有的看似精干而实无才学,有的表面厚道而内不诚实,有的外多智谋而内不果断,有的外似果断而实无作为,有的外表老实而实无信用,有的外表动摇而实忠诚,有的言行过激而办事却有功效,有的外似勇敢而实胆怯,有的外表严肃而实际上平易近人,有的外表严厉而内心温和厚道,有的外表虚弱形体丑陋却能受命出使无所不至、办事无所不成。被普通人瞧不起的,却往往被圣人所器重。一般人不能了解,没有高明的见识,是不能看清其中奥秘的。这就是士的外表和他的内情不相一致的种种情况。”武王问:“用什么办法才能真正了解他们呢?”太公说:“了解他们,有八种方法:一是提出问题,看他是否解释得清楚;二是详细盘问,考验他的应变能力;三是通过间谍考察,看他是否忠诚;四是明知故问,看他有无隐瞒,借以考察他的品德;五是让他管理财物,考验他是否廉洁;六是用女色进行试探,看他的操守高下;七是处理危难,看他是否勇敢;八是使他醉酒,看他是否保持常态。这八种方法运用之后,一个人是贤还是不肖,就可以区别清楚了。”
      【吕氏春秋】何谓求诸人?人同类而智殊,贤不肖异,皆巧言辩辞,以自防御,此不肖主之所以乱也。凡论人,通则观其所礼,贵则观其所进,富则观其所养,听则观其所行,止则观其所好,习则观其所言,穷则观其所不受,贱则观其所不为,喜之以验其守,乐之以验其僻,怒之以验其节,惧之以验其特,哀之以验其人,苦之以验其志,八观六验,此贤主之所以论人也。论人者,又必以六戚四隐。何谓六戚?父、母、兄、弟、妻、子。何谓四隐?交友、故旧、邑里、门郭。内则用六戚四隐,外则用八观六验,人之情伪贪鄙美恶无所失矣,譬之若逃雨,汙无之而非是。此圣王之所以知人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什么叫求助别人?人们同是一类,但智力不同,贤能和奸邪的人不同,但都用花言巧语来为自己做掩饰,防止被人嫉妒,这是昏君迷乱的原因。凡是评论人,看他通达时对人的礼遇,显贵时对人的举荐,富有时对人的供养,听取意见时看他的行为,空闲时看他的喜好,任职时看他进谏的话语,穷困时看他不接受的东西,贫贱时观察他所不做的事,当他高兴时检验他是否做了不常见的行为,欢乐时检验他有何不好的癖好,当他发怒时检验他的节制能力,当他害怕时检验他是否保持气节,当他悲哀时检验他的仁爱之心,当他困苦时检验他的意志,从八面观察、六面检验看,这是贤能的君主评论人的标准。评论人又必须从六亲和四隐方面看。什么是六亲?是指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妻子、儿子。什么是四隐?就是新朋友、旧相知、乡亲、邻居。观察一个人的内在就用六亲四隐的方法,观察一个人的外在就用八观六验的方法,人的情义、虚伪、贪婪、卑鄙、善良、邪恶都能不漏地察看到,这就像在雨中奔跑,不被雨沾湿是不可能的,这是圣王能了解他人的原因。
      【军志】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一将不得累死千军,这句话的大意是,千军万马是很容易得到 ,而能够统领驾驭三军的将军却很难求得,如果得不到一位能够真正统领驾驭三军的主帅,就可能会导致累死千军;【荀子】“察人”故古之人为之不然。其取人有道,其用人有法。取人之道,参之以礼;用人之法,禁之以等。行义动静,度之以礼;知虑取舍,稽之以成;日月积久,校之以功。故卑不得以临尊,轻不得以县重,愚不得以谋知,是以万举不过也。故校之以礼,而观其能安敬也;与之举错迁移,而观其能应变也;与之安燕,而观其能无流慆也;接之以声色、权利、忿怒、患险,而观其能无离守也。彼诚有之者与诚无之者若白黑然,可诎邪哉?故伯乐不可欺以马,而君子不可欺以人。此明王之道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古代的君主做事就不是这样。他挑选人有一定的原则,他任用人有一定的法度。挑选人的原则,是用礼制去检验他们;任用人的法度,是用等级去限制他们。对他们的品行举止,用礼制来衡量;对他们的智慧以及赞成或反对的意见,用最后的成果来考查;对他们日积月累的长期工作,用取得的功绩来考核。所以,地位卑下的人不准用来监督地位尊贵的人,权势轻微的人不准用来评判掌有大权的人,愚蠢的人不准用来计议明智的人,因此一切举措都不会失误。所以用礼制来考核他,看他是否能安泰恭敬;给他上下调动来回迁移,看他是否能应付各种变化;让他安逸舒适,看他是否能不放荡地享乐;让他接触音乐美色、权势财利、怨恨愤怒、祸患艰险,看他是否能不背离节操。这样,那些真正有德才的人与的确没德才的人就像白与黑一样判然分明,还能进行歪曲吗?所以伯乐不可能被马的好坏骗了,而君子不可能被人的好坏骗了。以上这些就是英明帝王的政治措施。 《论语》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这一句话的大意是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因为他责任重大,道路遥远。把实现仁作为自己的责任,难道还不重大吗?不辞辛苦地贡献出自己的一切,到死为止,难道路程还不遥远吗
       【
便宜十六策】“察疑”察疑之政,谓察朱紫之色,别宫商之音。故红紫乱朱色,淫声疑正乐。乱生於远,疑生於惑。物有异类,形有同色。白石如玉,愚者宝之;鱼目似珠,愚者取之;狐貉似犬,愚者蓄之;栝蒌似瓜,愚者食之。故赵高指鹿为马,秦王不以为疑;范蠡贡越美女,吴王不以为惑。计疑无定事,事疑无成功。故圣人不可以意说为明,必信夫卜,占其吉凶。《书》曰:「三人占,必从二人之言。」而有大疑者,「谋及庶人」。故孔子云:「明君之治,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不患外不知内,惟患内不知外;不患下不知上,惟患上不知下;不患贱不知贵,惟患贵不知贱。故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马为策己者驰,神为通己者明。故人君决狱行刑,患其不明。或无罪被辜,或有罪蒙恕;或强者专辞,或弱者侵怨;或直者被枉,或屈者不伸;或有信而见疑,或有忠而被害,此皆招天之逆气,灾暴之患,祸乱之变。惟明君治狱案刑,问其情辞,如不虚不匿,不枉不弊,观其往来,察其进退,听其声响,瞻其看视。形惧声哀,来疾去迟,还顾吁嗟,此怨结之情不得伸也。下瞻盗视,见怯退还,喘息却听,沉吟腹计,语言失度,来迟去速,不敢反顾,此罪人欲自免也。孔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为政者应明察秋毫,杜绝歪风,维护道统。变乱往往发生在政令不及的地方,谣言总是因众心疑惑而产生的。物质的外表相似,其本质却不相同,白石如玉,鱼目似珠,狐貉似犬,栝蒌似瓜,不明事理的人就把它当珍宝。因而赵高指鹿为马,秦王不加反驳;范蠡进贡越国美女,而吴王不加怀疑,此皆将酿成大祸。计策有疑点,就无法成事,因此圣人行事皆求诸於天意,人卜其吉凶,不可任意行动。书经上说:「有三个人占卜的结果,则须遵从其中的多数。」若再有疑问,那麽就要徵询百姓的意见了。所以孔子曾说:「有为的君王不担心百姓不懂他为政的苦心,而担心自己不了解民意。士为知己者死;女者悦己者容,马为其自己的主人而奔驰远行,神明为通灵的显示灵性。人君审理案件最怕不能查明真相,而累及无辜,或纵容小人,使强者不招供、弱者藉机诬陷他人,而致使刚直者被陷害,有冤屈者不得伸张,忠良、信义之士被害,这些都是败德的事,必会引来灾祸。 所以明君处理刑案、问案时,若毫无破绽可循,就要观察犯人的言行举止。若罪犯有敬畏之色,且言词哀怨,匆忙上堂,而迟迟不肯离去,离去时还不时反顾叹息,这人必是有冤而未伸。若见其言语反覆,前後矛盾,多方揭词,似有诡计,畏畏缩缩,不敢直视判官,这人必定是罪犯而急欲脱罪。孔子说:「观察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察明他行为的动机,再看他是否心安理得,那麽一切奸情皆无所隐瞒了! 
      【便宜十六策】“举措”举措之政,谓举直措诸枉也。夫治国犹於治身:治身之道,务在养神;治国之道,务在举贤;是以养神求生,举贤求安。故国之有辅,如屋之有柱;柱不可细,辅不可弱;柱细则害,辅弱则倾。故治国之道,举直措诸枉,其国乃安。夫柱以直木为坚,辅以直士为贤;直木出於幽林,直士出於众下。故人君选举,必求隐处,或有怀宝迷邦,匹夫同位;或有高才卓绝,不见招求;或有忠贤孝弟,乡里不举;或有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或有忠质於君,朋党相谗。尧举逸人,汤招有莘,周公采贱,皆得其人,以致太平。故人君悬赏以待功,设位以待士,不旷庶官,辟四门以兴治务,玄纁以聘幽隐,天下归心,而不仁者远矣。夫所用者非所养,所养者非所用;贫陋为下,财色为上;谗邪得志,忠直远放,玄纁不行,焉得贤辅哉?若夫国危不治,民不安居,此失贤之过也。夫失贤而不危,得贤而不安,未之有也。为人择官者,乱;为官择人者,治。是以聘贤求士,犹嫁娶之道也。未有自嫁之女,出财为妇。故女慕财聘而达其贞,士慕玄纁而达其名,以礼聘士,而其国乃宁矣。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要使国家长治久安,须起用贤能之士,而贬抑小人。治国犹如养生,养生之道,莫过於养神调气,而治国之道,在於选贤举能,养神可以健身,而举用贤能,国家就会安定。辅佐之臣犹如支撑房屋的木柱 ,木柱不可太细,太细房子就不稳固;国内的良佐不可太少,少了国家就会倾覆。所以多方起用贤士,国家便会安定。房子的支柱以直木较为坚固,而国之佐臣以能直言极谏的忠直之士为佳;直木多生长於幽山林之中,而忠直之士多潜藏於布衣百姓之中,所以君王求才,必求诸於乡里之间。他们有的是怀才不遇,而流为庶民。有的才智过人,却不得君王的赏识。有的生性忠贤孝悌,却未被乡里所荐举。有的曲高和寡,甘愿隐遁山林,而不愿在朝与小人同流合污。有的忠诚事君,却为奸佞所陷害。 尧、舜、周公等明主,都是在这些卑微的地方,觅得良材,建立太平盛事的。所以人君须设厚赏来鼓励有功的人,设高官来拢络贤才,使人人皆固守岗位,则百废俱兴,隐士得到聘用,天下归服,罪恶皆隐遁。国家之所以危险不安,百姓无法安居乐业,是因为得贤士的效忠,那些奸谗小人重财色,皆非国之栋梁,蓄养他们毫无用处,若因小人得志,而始忠良退隐,不愿出仕,那国家必会衰败,藉着交情,而安排职务,那麽吏治会大乱,若因职务的性质而选材,才会有条理,聘贤求才犹如嫁娶儿女,未有不娶自嫁,出钱为妇的,正因女子盼望迎娶,才会守其贞洁;贤士因冀求君王的发掘而守其高节之名。为人君能以厚礼聘才,国家才会安定。
         无疑,人才是实现健康、快速、协调和可持续科学发展的第一战略资源,是科学促进社会生产力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是建成小康社会的不可或缺坚强的柱石,是筑牢社会稳定坚不可摧的大堤,是为构筑和谐社会人才支撑的保障,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血液能量不至于枯竭的唯一途径。所以一定要作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 
                                                        乙未年仲夏、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戴文手启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5-8-5 13:09:16
        我们都清楚,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们既要量力而行,也应该尽力而为,蝉如果不勇于破土而出,新的生命就无从谈起,蝉只有敢于蜕壳而出,展开双翅自由飞翔的梦想,才能有望成为现实。如果思想一昧的僵化,缺乏脱离桎梏自身思想的樊篱,蝉永远只能是爬行幼虫,放声一展歌喉也只能成为空想。如果一再的拒绝能够维持自身生命的血液能量,不要说是实现放飞的梦想,自身生命机体的生存随时都会受到严重威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