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兵法应用

兵法应用

1 人已关注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学以致用,知行合一。

对于“令”的初步探析

[复制链接]
5922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7-1-10 11:11:29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7-1-12 10:01 编辑

                                                                 对于“令”的初步探析
         
关于“令”【说文】“令”者:发号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发布命令,带有强制性服从,如:军人必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里的“令”作动词活动用词“令”如果作为名词,从宏观层面上指的是:所形成或制定的“军律、政令、相关的法律、、条例、规章制度、禁令等”从微观的层面,一般指的是,指示令、任免令、奖惩令、颁布令、交代令、表白令。如果将“令”作为动用词来将,可以理解为“使、将、把等”不一而足。从“令”的行为来看,又分为行令和禁令两大类,行令指的是,必须无条件所服从和服务的行政、或军事命令,禁令指的是,带有强制性的法制手段,以便于约束和规范人们的社会行为。
  我们应该清楚;“令”一般多用于军事领域,就这个问题,不妨作进一步的初步探析;比如我国春秋末期伟大的军事战略家、杰出的思想家兵圣孙武在“九用”篇。对于“令”阐述的精辟而不失具体,例:故不得主弗將也,不得其道弗用也,不得其民弗强也,不得其命弗令也,其令,一曰信,二曰忠,三曰敢。安忠?忠王。安信?信賞。安敢? 敢去不善。不忠於王,不敢用其兵。不信於賞,百生姓弗德。不敢去不善,百生弗畏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在没有得到君主的充分信任的特定条件下,就千万不要统兵作战,如果没有完全懂得、充分遵循用兵的规律、又不能够准确的把握有利的战机,不能够尊重所处战况的特定条件的,就不要强行用兵;不能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最根本利益的,一旦决定战争胜负根本因素,人民战争的优势被忽视,就不要勉强用兵;在没有得到君主的正式任命之前,就不要擅自发布命令;什么是“令”呢?一是树信立威、二是忠诚效命、三是勇于善谋敢断、什么才是能够做到树立威信呢?怎么才能够做到忠诚效命呢?什么才是勇于善谋敢断的呢?树信立威?就是对赏罚分明上、要立竿见影;勇于善谋敢断?就是敢于抛弃不正确的东西。如果不忠于君主,就不敢领君王的兵去冒然打仗;如果对奖赏不能做到言必信、行必果,又怎么能够得到士兵的衷心拥护呢?如果不能抛弃错误的东西,士兵就势必难以敬服。
    我国商末、周初伟大的军事战略家、政治家、杰出的思想家姜尚对于“令”也有惊人的论述不法法则令不行,令不行则主威伤。不法法则邪不止,邪不止则祸乱起矣。不法法则刑妄行,刑妄行则赏无功。不法法则国昏乱,国昏乱则臣为变。不法法则水旱发,水旱发则万民病。不法法则兵革起,兵革起则失天下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如果不及时的健全归法完善和发展我们的法律体系,我们的政令、军令、法令就恐怕难以得到深入贯彻和认真的加以执行,我们的政令、军令,如果不能够及时得到深入贯彻和认真的加以执行,就必然会使我们的国家【君主】所树立的威信受到严重损伤,不及时的健全归法完善和发展我们的法律体系,邪恶的非法行径就难以得到及时制止,邪恶的非法行径如果难以得到及时制止,祸患以及战乱究极有可能发起,不及时的健全归法完善和发展我们的法律体系,刑罚就必然导致盲目妄行,刑罚一旦盲目妄行,我们的国家就势必陷入混乱,国家一旦陷入混乱状态,就很容易发生变故【宫廷派系之争、诸侯做大、群雄割据】,国家一旦陷入混乱状态,就极有可能诱发诸如“水灾、旱灾、蝗灾、地震、战乱的自然灾害,“水灾、旱灾、蝗灾、地震”的自然灾害,一旦形成,瘟疫将难以避免,不及时的健全归法完善和发展我们的法律体系,军队就有可能发生哗变,军队一旦发生哗变,就有可能失去天下。
   兵圣孙武在“一将”篇,不耐其烦的对于统一“军令”的重要性,予以专篇论述,如:將者不可不義,不義則不嚴,不嚴則軍不威,軍不威則卒弗死,故義者兵之首也;將者不可不忠,不忠則韋軍韋軍則中不正,中不正則卒相亂,故忠者兵之心也;將者不可不仁,不仁則不克,不克則軍不取,軍不取則將無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將者不可無德,無德則無力,無力則軍不擊,軍不擊則弎軍之利不得,故徳者兵之手也;將者不可不信,不信則令不行,令不行則軍不槫,軍不槫則主無名,故信者兵之足也;將者不可不智,不智則事不明,事不明則無計,無計則軍無决,故智决者兵之尾也。敢问军可使若卫然虖?曰可,若军若卫然,六根閤一而用名利可全,三军可安,若将若卫然六根合一而战,用战功成,天下可平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作为能够独当一面之才的将领,是不可以不主持正义,如果不能主持仁义、就势必不影响将领执行命令的威严不严格执行命令,军队就是比丧失威信军队没有威信,那么,士兵就很难作到视死如归所以仁义的军队犹如人的头脑将领是不可以忠诚不忠诚,则容易违军规、违军规、不正,士卒就会心理就会产生混乱所以忠诚是士兵的心脏啊是不可以仁,不仁慈的人就很难取得成功不成功的,则军队不能攻取军队不能攻取、则将领就无法取得功业所以仁义军队好比是人的肚子将领不能没有道德没有德行,就无法产生凝聚力没有凝聚力量,军队不能有效的实施攻击军队如果无法实施有效攻击,三的利益不能得到,或受到严重损失,所以‘徳’犹如是军队的将领不可不信不信就命令无法贯彻执行,将令不能贯彻执行,军队就不能转一军队不专一君主就无法取得扬名天下所以‘信’好比是军队的脚是不可以不明智不明智事情就没有办法搞清楚,是不清楚,则遇事变,无计可施;军队不能没有决定所以明智决断就像是是军队的尾巴这六点集中于将一集中于贯穿于全军,统一服从命令所以说三元三元畯一立于,树立威望从而使敌产生畏惧所以,善于用兵打仗;能如像衞地的蛇一样,这样的蛇合为一攻击它的头部,它的尾巴就来接应攻击蛇的尾部,头就回应攻击蛇的心腹,蛇的头和尾就会救应请问;用兵可以像卫地的蛇一样吗可以如果指挥军队如同卫地的蛇一样灵活自如合而为一、就可以达到功成名就、全身而退三军也可以安然无恙如果能如卫然一样战斗成功,天下就可以实现太平了
         我国战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卓越法学家商鞅在所著的【商君书】指出
法令者,民之则也,为治之本也,所以备民也。治国刑多而赏少,故王者刑九而赏一,削国赏九而刑一。夫过有厚薄,则刑有轻重;善有大小,则赏有多少。此二者,世之常用也。刑加于罪所终,则奸不去;赏施于民所义,则过不止。刑不能去奸而赏不能止过者,必乱。故王者刑用于将过,则大邪不生;赏施于告奸,则细过不失。治民能使大邪不生、细过不失,则国治。国治必强。一国行之,境内独治。二国行之,兵则少寝。天下行之,至德复立。此吾以杀刑之反于德而义合于暴也。所以明君之使其臣也,用必出于其劳,赏必加于其功。功赏明,则民竞于功。为国而能使其民尽力以竞于功,则兵必强矣。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什么才是国家的法令呢?这就是作为规范民众行为的基本准则,是治理国家的根本所在,这是做好防备社会动荡、制止暴动的法律依据,为国而能使其民尽力以竞于功,政治修明的国家,刑罚多而赏赐少。政治混乱的国家,赏赐多而刑罚少。所以成就王业的国家,刑罚有九分,赏赐有一分。削弱的国家,赏赐有九分,刑罚有一分。人的罪过有厚有薄,所以朝廷的刑罚有重有轻;人的善行有大有小,所以朝廷的赏赐有多有少。这两项是世人常用的法则。但是刑罚加在人民已经犯了罪的时候,奸邪就不会断绝。赏赐用在人民所认为“义”的上面,那么犯罪的事就不能去掉。刑罚不能除去奸邪,赏赐不能遏止罪过,国家必乱。如果不按功劳来授予官爵,忠臣就不会尽力办事;不按军功行赏赋禄,战士就难以真正的效命疆场。他们所运用的方法不过是授予爵位、奖赏俸禄,可是他们所达到和功效与其他君主相比高一万倍,原因是他们奖赏爵禄的原则正确。因此,英明的君主使用他的臣子和民众时,重用他们,一定是因为他们对国家的功劳,奖赏他们一定要加在他们在功绩上。论功行赏原则明确,那么民众就会争着立功。治理国家能让民众争着立功,那军队就强大了。
  我国春秋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杰出的思想家管仲在所著的【管子】中指出
凡君国之重器,莫重乎令。令重君尊,君尊国安;令轻君卑,君卑国危。故安国存乎尊君,尊君存乎行令,行令存乎严罚。严罚令行,则百吏皆恐。罚不严,令不行,则百吏皆喜。故明君察於治人之本,本莫要乎令。故曰:亏令者死,益令者死,增益令者煞无赦不行令者死。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凡属统治国家的重要手段,没有比法令更重要的。法令威重则君主尊严,君主尊严则国家安定;法令没有力量则君主低贱,君主低贱则国家危险。所以,安国在于尊君,尊君在于行令,行令在于严明刑罚。刑罚严、法令行,则百官畏法尽职;刑罚不严、法令不行,则百官玩忽职守。因此,英明的君主明察治民的根本,根本没有比法令更要紧的。所以说:删减法令者,处死;增添法令者,处死;不执行法令者,处死;扣压法令者,处死;不服从法令者,处死。这五种情况都应是死罪无赦,一切都只看法令行事。所以说:法令有力量,下面就畏惧了。
   我国战国时期杰出的思想家、卓越的法学理论家韩非在所著的【韩非子】“
饰邪”中告诫我们:无功者受赏,则财匮而民望;财匮而民望,则民不尽力矣。故用赏过者失民,用刑过者民不畏。有赏不足以劝,有刑不足以禁,则国虽大,必危。夫悬衡而知平,设规而知圆,万全之道也。夫令必行,禁必止,人主之公义也;必行其私,信于朋友,不可为赏劝,不可为罚沮,人臣之私义也。私义行则乱,公义行则治,故公私有分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君主过分地行赏,臣下就会苟且和侥幸;臣下白白地得赏,功劳就不再尊贵了。无功的人受赏,财力就会匮乏,民众就会抱怨;财厦民怨,民众就不会为君主尽力了,所以行赏不当的就会失去民众,用刑不当的民众就不再畏惧。有赏赐却不足以勉励立功,有刑罚却不足以禁止邪恶,那么国家即使很大,也一定很危险。只有悬挂衡器,才知道是否平正,只有设置圆规,才能知道圆与不圆,这才是万全的方法。做明君的原则是,一定要明白公私的区别,彰明法制,舍弃私人恩惠。有令必行,始终做到政令、军令能够保持畅通无阻,有禁必止,能够做到所颁行的禁令能够不打折扣的层层贯彻,落实到具体岗位,具体责任人。
兵圣孙武在‘将败’篇从不同角度对于‘令’作了阐述,如;卒强将弱,将令不行,法训俱弛,将寡而不从众者,此寡从者也,必败也;虣【暴】贼者,将者,无视禁令,因败而怒,因怒而虣,因虣而刻卒害民,此虣贼者也,必败也;自乱者,将弱不严,令数紮环,武教不明,动而不屏,处阵纵横,此不战而自乱者也,必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盲目服从的,士卒大强将领弱小,令不能行,法律废弛,缺乏主见、人云亦云人,又不能听从正确的见解,这就是盲目顺从从的原因。一定要失败的;狂暴的,无视禁令,因为失败而生气,因发怒而暴怒,因此暴怒而害民,这就是的表现。一定要失败的;造成混乱的原因是,将弱而缺乏威严,令数繁乱败坏,武教不明白,行动不避让,在阵纵横,这就是不战而自乱的表现。一定要失败的。相比较之下,兵圣孙武,论述的高屋建瓴、读之,发人深省、震耳发聩!
          《军谶》曰“将之所以为威者,号令也;战之所以全胜者,军政也;士之所以轻战者,用命也”故将无还令,赏罚必信,如天如地,乃可御人。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军谶》上说“将帅之所以有威严,在于号令严明;作战之所以获得全胜,在于军政整治;士兵之所以不怕打仗,在于服从命令”因此,将帅要令出必行,赏罚必信,像天地那样公正,才可统领众人;士兵服从命令,才可以保障出国作战顺利。【军谶】一令逆则百令失,一恶施则百恶结。故善施于顺民,恶加于凶民,则令行而无怨。使怨治怨,是谓逆天。使仇治仇,其祸不救。治民使平,致平以清,则民得其所而天下宁。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一项法令违背民意,其他法令也会失去效用;一项坏的政令施行了,就会结下许多恶果。所以,对顺民要给予好处,对凶民要加以制裁,这样,法令就能推行,众人也无怨言。用民众所怨恨的法令去治理心存怨恨的民众,这叫逆天行事;用民众所仇恨的措施去治理胸怀仇恨的民众,其祸患不可挽救。治理民众要使他们心悦诚服,而要达到这个程度,就必须政治清明,这样,民众就各得其所,天下也就太平安宁了。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指出,要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我们应该清楚,“令必行、禁必止”是维护社会稳定、构筑和谐社会根本所在,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坚强柱石!
         
丙申年季冬、二零一七年、元月十日十时许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推广者戴文手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