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战争历史

战争历史

1 人已关注

历史风云,探秘求知,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精选帖子

涿鹿之战

[复制链接]
1444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4-25 16:33:38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4-25 16:37 编辑

                                                                            涿鹿之战
   涿(zhuō)鹿之战,是说距今大约6500余年前,黄帝部族联合炎帝部族,跟来自东方的蚩尤部族在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一带(或说,在今天江苏苏北徐州一带,见吕思勉《中国通史》)所进行的一场大战。“战争”的目的,是双方为了争夺适于牧放和浅耕的中原地带。涿鹿之战对于古代华夏族由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的转变产生过重大的影响。据《逸周书》关于涿鹿之战的追述,虽然掺进了后人的思想和理解,仍是研究涿鹿之战难得的重要历史文献,由这段记载可知,战争起于蚩尤西向侵掠,炎帝大败,疆土全无,转向黄帝求助,引起黄帝、蚩尤的涿鹿之战。相传蚩尤是九黎之君,九黎即九夷,属东夷集团。还传说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威震天下、蚩尤作冶、以金作兵”可见蚩尤是九个亲属部落结成的部落联盟的首领,他们勇武善战,武器装备也比较先进,这些传说反映了真实历史的影子,今已从考古学中得到证明。蚩尤“宇于少昊”,说明其发祥地在今山东,这一地区史前时代属于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分布区。从距今6000多年前开始获得迅速发展,到距今5000年前后的大汶口文化晚期,不仅作为社会经济基础的原始农业、家畜饲养有了长足的进步,各种手工业部门一无论是石器还是骨角牙器制作,其工艺水平都日渐超过了同期的中原,制陶业更逐步走向中华史前制陶的顶峰。在此基础上铸铜工艺萌芽,开始只能铸造小型铜工具,稍晚的龙山文化时已有了青铜容器的铸造,并逐渐取代了制陶业的尖端手工业的地位。随着社会经济、文化、技术的迅速发展和人口的增多,一支支大汶口文化的先民相继西向发展,进入华夏集团居地去拓展新的生存空间,据研究得知,距今5000年前后,其部分居民已西迁进入豫中,直接发生接触的影响所及直达豫西、豫南、苏南等地,涿鹿之战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展开的。
     
繁荣昌盛、有81个氏族的九黎诸部落在蚩尤率领下西向进入华夏集团分布地区,目标也可能是豫中,因为首当其冲的是居于豫东的炎帝,相传他都于陈。蚩尤率领的部落联盟由于生产力水平较华夏集团略高一筹,武器制作精良又勇猛善战,于是所向披靡,因而留下“铜头铁额、威震天下”的英名。炎帝部落无法抵挡、节节败退,在蚩尤大军的扫荡下,居地全失,连一个角落也没留下,本着同一联合体应互相救助的原则,炎帝求救于黄帝,引发了涿鹿之战。涿鹿之战的战场在何处,至今仍未有定论,《逸周书》所谓“中冀州或为冀州中部,大体约在靠近今冀鲁豫三省接界地带的河北境内。涿鹿之战不同于阪泉之战,它是在两个部族集团之间进行的, 因而打得分外激烈,留下很多神话传说,如说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蚩尤作大雾弥漫三天三夜,黄帝之臣风后在北斗星座的启示下,发明了指南车,才冲出大雾。还传说黄帝在困境中得到玄女的帮助,制作了80面夔皮鼓,夔是东海中的神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黄帝用其皮蒙鼓,用雷兽之骨作鼓槌,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黄帝与蚩尤的战争延续了不少时日,最后的决战进行于冀州之野。《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述了一个传说,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反映战斗过程中,双方先由巫师作法,希望借助自然力征服对方,黄帝呼唤有翼的应龙畜水,以便淹没蚩尤军队,蚩尤也请风伯雨师相助,一时风雨大作,黄帝军队再次陷入困境,危急中,黄帝只得请下天女女妭阻止风雨,天气突然晴霁,蚩尤军队惊诧万分,黄帝乘机指挥大军掩杀过去,取得了最后胜利。黄帝的胜利得来不易,而胜利以后,又遇到很多新的困难,不仅旱神女魃制止了大风雨后神力大减“不得复上”应龙参战以后,也“不得复上”天上“无复作雨者”使地上连续大旱数年。近代环境考古告诉我们,距今5000至4000年左右是自然环境又一次大变化时期,不断升高的气温,持续不断的冰川融化与降雨均骤然停止。距今5000年前后,从辽东半岛长江三角洲都留下海退的遗迹,以后,距今4700年开始又发生了小的波动。涿鹿之战中,那些被巫术呼唤来的暴风雨及其后的干旱,正与气候由平稳到发生波动的情况相合,可见这些神话不是全无根据的,它确实浓缩了对过去的回忆。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4-25 16:44:42
                                                 黄帝蚩尤之战
    黄帝蚩尤之战,即涿(zhuō)鹿之战,是说距今大约5000余年前,黄帝部族联合炎帝部族,跟来自南方的蚩尤部族在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一带(或说,在今天江苏苏北徐州一带,见吕思勉《中国通史》)所进行的一场大战。“战争”的目的,是双方为了争夺适于牧放和浅耕的中原地带。涿鹿之战对于古代华夏族由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的转变产生过重大的影响。
   
如果说动物有划分领地习惯人类也一样。远古的氏族之间,为了 生存,应该也会划分领地。在食物充足的时候,各个部落生活在自己的领地内,部落之间也许可以和平相处;在食物匮乏的年代,因为入侵别人领 地引起的争执,会逐渐转化为部落之间的战争。战争是一种社会政治现象,它本身随着社会文明的演进而经历从无到有、从幼稚到逐渐成熟的发展阶段。早在原始社会晚期,各个氏族部落之间就发生了基于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实行血亲复仇目的的武装冲突。由于这类冲突尚不是以掠夺生产资料和从事阶级奴役为宗旨,所以它们并不是科学意义上的战争,而仅仅是战争的萌芽。但为了叙述的方便,我们还是将其通称为“战争”,传说中的黄帝与蚩尤之间的战争,就属于这种情况。

    考古发现已经基本证明,中国古代的史前文化,大致可以分为河洛文化区海岱文化区江汉文化区等三个区域。大约在距今六七千年前,这三大文化区分别形成了华夏集团、东夷集团和苗蛮集团三大民族共同体,并发展到了原始社会瓦解和阶级社会形成的历史阶段。在这一历史阶段中,原始的氏族制已经逐步解体,建立在氏族血缘关系基础上的部落已经演变成为地缘部落,一些部落之间基于利益上的一致而结成部落联盟。联盟之间发生频繁的兼并战争,从而增强了部落酋长和军事首领权力,巩固了他们对部落联盟的领导地位,其中具有最强大势力的部落联盟经常将政治军事大权集中到自己的手中,并世袭给自己的子孙,王权国家便有了最初的形态。在当时的中国,以黄帝为首的部落联盟和以蚩尤为首的部落联盟是实力较大的两个部落联盟,在二者对其他部落兼并过程中,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就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终于发生了规模较大的一次战争。
一、炎黄部落的崛起与结合
   黄帝姓公孙,因生于轩辕之丘,所以取名叫轩辕。传说黄帝从小聪明异常,出生不到78 天就能说话,9 岁时就具备了多方面的才干。他英勇无比,武艺超群,经常率部众平息部落之间的冲突,调节纷争,在各部落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得到了大家的拥戴。黄帝把自己部落善于搏斗的人组织了起来,形成了最初的军队。黄帝以前的部落首领,只满足于既得的利益,黄帝却有更大的志向。在把军队建立起来后,黄帝首先向周围的小部落进攻唇亡齿寒概念那时候似乎没有,那些小的部落不懂得联合对抗的道理,也许对其他部落的灭亡幸灾乐祸。合并了周围的小部落后,黄帝的力量逐渐壮大,而且军队的战斗实力进一步加强,可以一举消灭大的部落。黄帝有个近亲兄弟炎帝,是居住在姜水附近的一个部落的首领。他是个很不安分的人,经常出兵侵犯近邻部落,劫掠物资财富,弄得四邻不安。这些遭受炎帝侵犯的部落纷纷向黄帝请求。这正好符合黄帝向东扩展的打算,他答应了这些部落的请求,率领军队对炎帝部落进行攻击,三战于坂原,彻底击垮了炎帝部落,两个部落从此合并。大败炎帝部落后,黄帝又经过大小征服战争“五十二战而天下服”,统一了黄河流域的各部落,黄帝部落的实力也迅速上升。
                 二、名垂青史的涿鹿之战
  为了寻求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黄帝部落渡过黄河到达今河北北部,炎帝部落沿渭河、黄河进至河北中部。同时,发祥于今河北、山东、河南三省相邻地区的蚩尤九黎部落正向西发展,为争夺生存地和奴役异族部落,与炎、黄两大部落发生冲突。
    传说蚩尤有81个兄弟,他们全是猛兽的身体,铜头铁额,吃的是沙石,凶猛无比。他们还制造刀戟弓弩各种各样的兵器,常常带领他的部落,侵掠别的部落。据说蚩尤族善于制作兵器,其铜制兵器精良坚利,且部众勇猛剽悍,生性善战,擅长角,进入华北地区后,首先与炎帝部族发生了正面冲突。蚩尤族联合巨人夸父部族和三苗一部,用武力击败了炎帝族,并进而占据了炎帝族居住的“九隅”,即“九州”炎帝族为了维持生存,遂向同集团的黄帝族求援。黄帝族为了维护华夏集团的整体利益,就答应炎帝族的请求,将势力推向东方。这样,便同正乘势向西北推进的蚩尤族在涿鹿地区相遭遇了。当时蚩尤族集结了所属的81个支族(一说72 族),在力量上占据某种优势,所以,双方接触后,蚩尤族便倚仗人多势众、武器优良等条件,主动向黄帝族发起攻击。
    战前,黄帝知道蚩尤部族使用铜质兵器,势力强大,不易抵御,但也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即由南方发展而来,对北方气候地形不够熟悉。黄帝针对蚩尤部族这一弱点,决定采取引诱敌人追击的战略,即一开始与蚩尤部族接触时不做决定性战斗,将其引导到一陌生的环境里,利用天时地利 条件,增加蚩尤部众生活行动之困难以削弱其实力,然后趁其陷于消极被动、战斗力衰退之际,捕捉机会再予以歼灭之。根据这一构想,黄帝部族与蚩尤部族接触7地点可能在今河南省中部8 之后,黄帝即主动向北方退却,蚩尤部族随即跟踪追击。
    当时华北平原森林蔽野,蚩尤部族进入华北平原后,环境生疏,气候不适,语言不通,敌情不明,以及食料饮水缺乏等,行动逐渐困难,且越深入,环境越陌生,伤亡损耗又无法补充,故精神上感受威胁亦越大。进抵河北北部地区后,蚩尤部族因长途跋涉,极为疲劳,完全陷入消极被动,战斗意志均大为衰退。反之,黄帝部族因得天时地利,则处于非常主动的地位。
    黄帝平时驯养了等等六种野兽,在打仗的时候,就把这些猛兽放出来助战(有人认为,传说中的9 种野兽实际上是以野兽命名的9 个氏族)。蚩尤的兵士虽然凶猛,但是遇到黄帝的军队,加上这一群猛虎凶兽,也抵挡不住,纷纷败逃。黄帝带领兵士乘胜追杀。忽然天昏地黑,浓雾迷漫,狂风大作,雷电交加,使黄帝的兵士无法追赶。原来蚩尤请来了“风伯雨师”助战。黄帝也不甘示弱,请天女帮助,驱散了风雨。一刹那之间,风止雨停,晴空万里。同时,黄帝又派人到雷泽中捕来龙身人头、每拍一下肚子便会发出响雷的怪物——雷兽,把它杀死,然后从它体内抽取一根最大的骨头,用来做鼓槌。用这样的鼓槌去敲打用夔皮做成的军鼓,竟比打雷还响,500 里外都能听到。黄帝命人把军鼓搬到战场上,一连擂了九通,果然犹如雷声轰鸣,地动山摇,军威大振,蚩尤军队听了个个胆战心惊,望风而逃。
黄帝族把握战机,在[url=]玄女族[/url]的支援下,乘势向蚩尤族发动反击。其利用特殊有利的气候———狂风大作,尘沙漫天,吹号角,击鼙鼓,乘蚩尤族部众迷乱、震慑之际,以指南车指示方向,向蚩尤族进攻,终于一举击败敌人,并在冀州之野(即冀州,今河北地区)擒杀其首领蚩尤。涿鹿之战就这样以黄帝族的胜利而宣告结束。战后,黄帝族乘胜东进,一直进抵泰山附近,在那里举行“封泰山”仪式后方才凯旋西归。同时“命少清正司马鸟师”,即在东夷集团中选择一位能服众的氏族首长名叫少清的继续统领九夷部众,并强迫东夷集团同自己华夏集团结为同盟。
                三、开启伟大的华夏文明
    涿鹿战争使华夏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特别是对今天的汉族来说,则更具有开天辟地的意义。汉族今天占世界人口约五分之一,这不能不说与华夏的始祖黄帝的功绩有一定关系自涿鹿战争后,黄帝得到各部落之拥戴,一时声威大振,周围其他一些小的族部也纷纷归顺黄帝、尊奉黄帝为共主。黄帝则乘战胜之余威,继续对四方大事征讨。《史记》上说;“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当时黄帝曾“东至于海,登九山,今山东省- 及份宗,泰山-,西至腔顺,登鸡头,鸡头在今甘肃平凉县西-,南至于江,登熊湘,熊山即今湖南益阳县西熊耳山;湘山在岳阳县西南-,北逐荤粥,合符釜山,今河北省境内-。可见黄帝当时之兵威,已远远超出原有之领域,达到夷族及黎苗族活动之范围。但是,在此时代,各部族均以游牧为生,时有迁徙往来,尚不能称已建立起固定之国界,只是反映了黄帝声威远播之情形。久而久之,周围许多氏族不是归顺,就是被同化涿鹿战争之后,方圆数百数千里慑于黄帝威严,各宗族安分守己,不敢轻易发动战争,这样就使得中原及其四方趋于安定。因而各宗族活动的地域便相对固定下来。活动地域的相对固定,使得氏族成员由游猎为生逐步转向稼穑为生。人们逐步懂得了劳动创造的意义,体会到了劳动创造的好处和快乐,从而使得生产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考古学证明,这个时期的社会生产有了很大进步,农业方面出现了一批新的翻耕工具收割工具作物种类增多了,黄河流域以粟、黍为主,并出现了高粱;长江中下游以稻为主,还发现了花生芝麻等作物。家畜饲养也发达起来,不仅数量增多,而且在种类上更是六畜俱全了。除农业之外,手工业也有了新的发展。历史不长的制陶业已开始使用陶轮,迅速提高了生产力。玉器制作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长江流域已会采用琢、磨、雕、刻、镂、抛光技术,成批制作精美的玉石礼器和饰物。稍后,黄河流域的琢玉工艺也发展了起来。另外,此时也已出现了纺织品,黎民百姓过去是兽皮蔽体,现已有了衣服。这些都标志社会生活已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建筑业也由此兴起, 黎民百姓普遍修房屋以避风雨,黄帝及其他共主开始营造宫室《白虎通》载:“黄帝做宫室以避寒暑,此宫室之始也。”人民由穴居荒野到修建房屋定居,使得人们的生活方式又发生了一次历史性变化,由此必然引起人们的家庭观念亲缘关系交往方式生活习惯等发生改变。涿鹿战争对华夏历史影响最深的还是在军事方面。后来的首领虽然无法从理论上学到黄帝的用兵办法,但从所闻所传中间接地领略到黄帝的兵法,并代代相传,这就为华夏的军事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从涿鹿之战中,我们可以看到黄帝的军事谋略和用兵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这场战争的大致经过情况是由神话传说所透露的,因此更具体的细节已无从考索了。但是神话毕竟是历史的投影,曲折地反映了事实的本身。
涿鹿之战中,黄帝族之所以取得最后胜利,在于其战争指导比蚩尤族要来得高明。具体而言,即其已开始注意从政治军事两方面做好战争准备,史称“轩辕氏乃修德振兵”,就是证明。在战争过程中,黄帝族还善于争取同盟者,并能注意选择和准备战场,巧妙利用有利于己不利于敌的气候条件,果断及时进行反击,从而一举击败强劲的对手,建立自己对中原地区的控制。相反,蚩尤族方面尽管兵力雄厚,兵器装备优于对手,但由于一味迷信武力,连年对外扩张,“好战必亡”,已预先埋下了失败的种子。在作战指导上,又缺乏对气候条件的应变能力,缺乏对黄帝族的大规模反击的抵御准备,因而最终遭致败绩,丧失了控制中原地区的历史性机遇。后来,孙子在其兵法行军篇中阐述山谷、河川、沼泽、平陆四者之战斗原则以后说:“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可见黄帝这一用兵计策已被后人承袭并上升到理论而流传下来。其次,黄帝采用诱敌深入相机歼之的战略是非常高明的。黄帝深知自己部族的战斗力不如黎苗族,战争一开始决战有可能失败,因而他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把敌人从河南引诱到河北的涿鹿,待敌人十分疲惫之后,选择一个有利的天气和地形,才与其决战,并一举获胜。这一战略实为弱军战胜强敌的高招,被后人一直继承了下来,并被奉为[url=]弱军制胜[/url]经典。再次,利用各种野兽协助人进行战争,也为后来动物参战开创了先河。除此之外,这次战争对之后的兵器制造以及技术发展也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因此,许多文书上称,涿鹿之战是中华民族在发展时期兴亡绝续之大事。在当时人类还处于洪荒、野蛮、落后的时代,一场战争可以使一个民族消亡,也可以使一个民族兴起。今天步入世界之林的民族,在最初氏族部落兼并融合的过程中,也许只是一次偶尔的胜利者。对于伟大的华夏民族来说,在她最初形成的时候,如果不是黄帝带领华夏部落在涿鹿大战中战胜以蚩尤为首的黎苗部落,并促使华夏由野蛮走向文明,那今天她或许就是另外一个模样。黄帝与蚩尤之战是华夏人民脱离原始野蛮生活而步入文明时代的一次重大转折,它不仅使本族人民首先沐浴文化之光,而且它还照耀海宇,使四邻各宗族闻风向慕,为尔后华夏大地上各民族逐渐同化为中华民族奠定了根基。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4-25 16:53:06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4-25 16:54 编辑

                      甘野之战
   
启与有扈战于甘之野,作《甘誓》。大战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
     译文
将在甘这个地方进行大战,夏王启就召见了六军的将领。王说:啊!六军的将士们,我告诫你们:有扈氏轻慢洪范这一大法,废弃正德、利用、厚生三大政事,因此,上天要断绝他的国运。现在我只有奉行上天对他的惩罚。
车左的兵士不善于射箭,你们就是不奉行我的命令;车右的兵士不善于用戈矛刺杀,你们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驾车的兵士违反驭马的规则,你们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服从命令的,我会在先祖的神位面前赏赐你们;不服从命令的,我会在社神的神位面前惩罚你们,我就会把你们降为奴隶,或者杀掉你们。
 楼主|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4-25 17:00:32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4-25 17:02 编辑

                           胤征
    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惟仲康肇位四海,胤侯命掌六师。羲和废厥职,酒荒于厥邑,胤后承王命徂征。告于众曰:

嗟予有众,圣有谟训,明征定保,先王克谨天戒,臣人克有常宪,百官修辅,厥后惟明明,每岁孟春,遒人以木铎徇于路,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其或不恭,邦有常刑。」「惟时羲和颠覆厥德,沈乱于酒,畔官离次,俶扰天纪,遐弃厥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羲和尸厥官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诛,《政典》曰: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今予以尔有众,奉将天罚。尔众士同力王室,尚弼予钦承天子威命。火炎昆冈,玉石俱焚。天吏逸德,烈于猛火。歼厥渠魁,胁从罔治,旧染污俗,咸与维新。呜呼!威克厥爱,允济;爱克厥威,允罔功。其尔众士懋戒哉!
   译文;夏帝仲康开始治理四海,胤侯受命掌管夏王的六师。羲和放弃他的职守,在他的私邑嗜酒荒乱。胤侯接受王命,去征伐羲和。

 胤侯告戒军众说:啊!我的众位官长。圣人有谟有训,明白指明了定国安邦的事。先王能谨慎对待上天的警戒,大臣能遵守常法,百官修治职事辅佐君主,君主就明而又明。每年孟春之月,宣令官员用木铎在路上宣布教令,官长互相规劝,百工依据他们从事的技艺进行谏说。他们有不奉行的,国家将有常刑。这个羲和颠倒他的行为,沉醉在酒中,背离职位,开始搞乱了日月星辰的运行历程,远远放弃他所司的事。前些时候季秋月的朔日,日月不会合于房,出现日食,乐官进鼓而击,啬夫奔驰取币以礼敬神明,众人跑着供役。羲和主管其官却不知道这件事,对天象昏迷无知,因此触犯了先王的诛罚。先王的《政典》说:历法出现先于天时的事,杀掉无赦;出现后于天时的事,杀掉无赦。现在我率领你们众长,奉行上天的惩罚。你等众士要与王室同心协力,辅助我认真奉行天子的庄严命令!火烧昆山,玉和石同样被焚烧;天王的官吏如有过恶行为,害处将比猛火更甚。应当消灭为恶的大首领,胁从的人不要惩治;旧时染有污秽习俗的人,都允许更新。啊!严明胜过慈爱,就真能成功;慈爱胜过严明,就真会无功。你等众士要努力戒慎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