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战争历史

战争历史

1 人已关注

历史风云,探秘求知,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精选帖子

致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公开书

[复制链接]
2122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5-3 19:06:18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5-5 10:40 编辑

             致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公开书                                 赵乐际先生麾下,恕素斌再一次冒昧直言;【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珍贵文献,不仅是我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更是全人类珍贵文献之一,属于学术争鸣范畴,问题是,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擅自发表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长期非法打压正常的学术争鸣,搞人身攻击,犯罪事实清楚,铁证如山,罪在不赦!素斌再一次冒昧陈情,非常希望中央军委能够尽快为【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系列珍贵文献,加快平反力度,我们拖不起,既然历史责任在肩,我们就不得不努力,该追责的、务必追责,【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系列珍贵文献,可以肯定地说;是有史以来,学术最大的冤案,【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系列珍贵文献、只要能够得以及时的保护、立项、研究,戴文个人荣辱得失又岂敢萦怀?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弥足的珍贵文献在西安发现,这一重要信息,自从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日人民日报刊发之后,学界为之震惊!中外新闻媒体接连竞相报道,【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弥足的珍贵文献,原本属于学术争鸣范畴,然而,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一再妄图指鹿为马、肆意颠倒是非的历史挑梁小丑,,利欲熏心、权欲熏心,丧心病狂的败类,欲非法占为己有,不晓得这世间还尚有廉耻二字,在未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擅自发表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屡次向收藏者以及支持和科学报道人员的工作单位,发恐吓信,人身攻击,敢问,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特权?应该清楚,他们的言行,早已严重的超越了学术争鸣的范畴,已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铁证如山;当时的中宣部一昧的轻信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的蛊惑之言,在未做任何调查研究的情况下,在“中宣部新闻局内部通讯1996年23期(总第143期)指出, 社会反映有关专家建议,不要再宣传《孙武兵法82篇》前一时期,新闻媒介,对西安发现《孙武兵法82篇》一时报道很多。并说是已失传2000年的珍品。10月2日,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的7位学者聚会座谈,一致认为,《孙武兵法82篇》疑点甚多“很可能”是伪造的。建议新闻媒体停止对其进行宣传。七位专家认为:"大家公认孙子兵法都是"十三篇"从新闻界目前公布的材料看,西安张敬轩一家保存的《孙武兵法82篇》,可能是人为伪造的敢问我们的中宣部,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坚持在任何历史条件下,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敢问我们的中宣部,你们下令新闻媒体停止对【孙武兵法】进行宣传,是谁给你们的特权。简直是大胆妄为,目无党纪国法,敢问,你们做过深入科学的调查研究了吗?不要忘了,毛泽东同志意在谆谆告诫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在没有做深入科学的调查之前,人很组织从根本上说,就没有发言权,敢问中宣部,从啥时候起,“可能”这一词成为了科学依据,你们必须回答?这是历史的命令!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荒唐透顶!敢问,又从啥时候起,所谓的专家建议,竟成为了决策政令、军令唯一的依据?鉴于此,强烈建议我最高当局,重新调查,责令中宣部,在各新闻媒体首版公开道歉,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吴汝嵩、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的所谓质疑,首先,不是事实,就保留的竹简,事实上并没有孔,关于【孙武兵法】之书名,以及篇数、序次语,均为汉楚王韩信所加,至于如何保存下来,他们无权干涉,【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曾一度引起国内外新闻媒介、竞相报道的弥足珍贵的文献重大问题,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在未经深入科学调查的情况下,以“李学勤、肖贵洞、裘锡圭”等人的荒唐言论,作为所谓检验真理的标准,妄图凌驾于学术权威之上,敢问,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坚持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
”如果李学勤的个人言论能够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按照这样的逻辑,敢问,我们有关修改的宪法、刑法,是不是还要得到李学勤等人所谓的鉴定,是不是还需要李学勤的签字授权?那么,置我们的全国人大于何地?我们的所有政治纲领、政令、军令,是不是还得请示李学勤签字授权?那么我们的国务院,岂不等同摆设?那还要中央军委干什么?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先生、岂不成为了任人摆布的玩偶,克强总理先生无疑形同瓦人,简直是荒唐透顶,糟糕至极!中宣部,我提醒你们,不能因为你们没有见过大海,就随意否决大海的客观存在?简直是井底之蛙,不要说是你们,就我们整个人类而言,对于我们所赖以生存的地球而言,能够了解多少,地球已经有六十亿年,而我们人类不过百万年而已,对于整个宇宙而言,我们人类又能够了解多少?相比较与整个宇宙而言,我们的这个星球,也无非是犹如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而已!这只能说明,我们的中宣部是一群大胆妄为的蠢猪吧了!原中宣部部长丁关根负有直接责任,人虽已亡故,责任难逃!
     伪
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犯有四大不可宽宥的罪行。例举如下:
    其一;严重违反和破坏人、事、物运行中所具有的‘特性、规律和发展趋势’公然无视诸多的科学依据、迷信盛行,这不仅是极其严重的某些个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更是反人类、反科学的违法犯罪反动组织,像这样的违法组织,敢问,我们还有何理由任其苟延残喘呢
    其二;擅自以组织之名,发表极其严重的犯罪声明,多次以组织之名,向中宣部以及隶属于中宣部的新华社、人民日报社、解放军报社、光明日报社、中央电视台、陕西省委、省政府、陕西省委宣传部、西安市委、市政府、市社科院、市委宣传部等擅自发恐吓信,多次试图凌驾于法律之上,擅自发号施令、颐指气使,屡屡向收藏者张敬轩先生,以及相关知情者和科学报道者,诸如国防大学的房立中、新华社的王兆麟、人民日报社的孟西安、收藏杂志的杨才玉、陕西省教育厅的吕效祖等多人的单位发恐吓信,致使多名仁人志士命运多舛,受到极其不公正的待遇,这难道不是极其严重的犯罪、又是什么呢?而且是带有组织性的。
    其三;示原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先生关于【孙武兵法】“同意浩田同志的允许百家争鸣”的重要批示如儿戏,这不是目无组织、变相对抗组织,阳奉阴违又是什么?敢问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心目中还有没有“中央军委、有没有军委主席”这分明是对于中央军委、军委主席权威的肆意挑衅行为,像这样大胆妄为、恣意横行,狼子野心的违法反动组织,还有何理由不即行取缔呢?只是并入社科院或国防大学,恐怕难以取信天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样的笑柄,岂能让其重生?“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长时期以来,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一再试图变相的对抗中央军委,对于中央军委的军改妄图软磨硬抗,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四;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某些伪专家,长时期以来,利用手中特权,大肆向各新闻媒介、各出版社滥施淫威,致使【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弥足珍贵的文献,长时期得不到及时保护和研究,我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的所有文章至今不能见诸报端,各出版社无不闻【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而色变,敢问“虎兕出于柙、是孰之过与”我研究会的保护和研究经费,几乎常时期陷于断炊状态,敢问,这有是谁的过失?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至今仍执迷不悟、冥顽不化,没有丝毫悔过之意,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鉴于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所犯罪行,事实清楚、铁证如山,罪不不容赦!依据新颁行党的纪律处分条例之规定,希望能够认真落实、全面贯彻,不能因人而异。恕我直言,无论【孙武兵法】是否出于兵圣孙武之手,这都不应该影响其自身的学术价值!尽管我们认为【孙武兵法】其中的八十一篇的主体,应该完成于孙武,但也不完全排除有其后学弟子、以及历代整理者的某些补充和完善,这是很正常的,【孙武兵法】即便不是孙武亲著,也应该是某代兵家对于兵圣孙武军事思想的进一步继承、丰富和发展的结果,社会必定在不断前进、历史需要不断的发展,就好像马克思主义一样,从“列宁到斯大林、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科学发展观以及习近平先生所提出的四个全面”重要思想,不能因为不是马克思亲著,就肆意的定性为近今人伪造的低劣赝品吧?这样的话,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时至今日,军事科学院的政委许耀元、院长郑和仍闭门造车、坐井观天,对于我民间学术团体,长时期深闭固拒,不思进取,敢问保留这样一个不思进取、削足适履、心胸狭隘的犯罪、反动组织,不知道还有何意义?恕我直言,取缔
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非法组织,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逐步公布【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珍贵文献的首要条件!
   
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犯罪事实清楚、铁证如山,罪在不赦!非常希望我最高当局,切实务必站在为历史负责任的高度,及时依法取缔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组织,给予“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开除其公职处分,撤销其所有职称,开除其党籍、军籍处分!依法拘捕,追究其刑责!中央军委曾在一九九七年,委托中央军委调研局局长胡翰林、调研员王宏源调查有关【孙武兵法】事宜,二十余年,弹指一挥间,调查不可谓不持久,研究不可谓不科学,时至今日,如同泥牛沉大海!中央军委既然着手调查,就应该善始善终,是非曲直,总得给个科学的说法,中央军委的办事效率,不能不令学术界惊诧莫名,谁敢说不是奇葩?还好,没有遇上战事,倘若遇上战事,以中央军委的如此办事效率,可以肯定的说,几乎毫无胜算的可能,一切恐怕早已灰飞烟灭!形式、官僚主义在中国,可以说;无处不在,说句不恭维的话,一个小小的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焉能与我鬼谷洞藏书相提并论,关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传承问题,这是另外一个范畴,不在学术范畴之内,它们一个小小的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没有资格过问。

    一九九七年至一九九八年,以李建国为书记的陕西省委、省委宣传部,一方面顶着中宣部的施压,一方面向中宣部写检查,一方面在原陕西省委宣传部的“报刊之友”继续肯定和支持【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学术正常交流,
以李建国为书记的陕西省委、省委宣传部,非常难能够可贵!敢问,乐际先生、正永先生、和平先生,以及数届省政府,你们无所事事,难道不是行政不作为,是什么呢?只是一昧的想吃现成饭,可能吗?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执迷不悟,岂不闻,东失于隅、槡榆未晚也!恕我直言;从“徐慧滋、刘精松王祖训葛振峰张定发郑申侠刘成军高津蔡英挺郑和杨学军”十一任院长,对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弥足珍贵,无不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一昧的迷信所谓的传世本,这十一任院长,无一不是形同木偶、瓦人,要这些败类有何用? 通观传世本【孙子兵法】,不难发现,先后次序严重颠置,跳跃性太大,内容缺失非常严重,逻辑混乱,这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徐慧滋、刘精松王祖训葛振峰张定发郑申侠刘成军高津蔡英挺郑和杨学军徐慧滋、刘精松、王祖训、葛振峰”应该说是,深得兵学的重要性,非常清楚,中国兵学的灵魂,莫过于不断的继承、丰富和发展古今中外人类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发展才是硬道理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应该非常清楚,中国兵学始终应该以“固步自封、闭门造车、削足适履、夜郎自大、不思进取,引以为深诫然而令学术界深感遗憾的是“徐慧滋、刘精松、王祖训、葛振峰”等身经百战的将军,在事关【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弥足珍贵文献面前,计较的是个人的利害得失,在大义面前,俯首变节,令学界深感痛心!“徐慧滋”作为事关【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珍贵文献事实面前,竟多次已组织名义,参与非法打压有关【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活动,为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极尽开脱之能事,是可忍、孰不可忍!简直是无耻之极!“张定发、郑申侠、刘成军、高津、蔡英挺、郑和、杨学军”说实话,尽管没有亲自参与非法打压学术交流,问题是缺乏战争洗礼,对于博大精深的中国兵学思想而言,说句不客气的话,最多只能是一知半解而已!二十余春秋,弹指一挥间,“张定发、郑申侠、刘成军、高津、蔡英挺、郑和、杨学军”身为军事科学院院长,对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弥足珍贵的文献,你们有责任纠正以前某些不负责任人的某些失误,已尽最大程度的减少军事科学院对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负面影响,尽最大可能的挽回损失,主动撤销当年所发表的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能够拿出勇士断腕的勇气,公开道歉,积极组织相关人员重新介入科学调查,展开相对应的科学保护和积极研究,主动向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写出书面检查!深刻反思,下不为例!对于”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移交军事法庭,立案调查,责令写出深刻检查,深刻反思!责令主动引咎辞职!免于刑责!可惜,这一切为时已晚!二十多年了,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至今没有任何丝毫悔罪、改过的迹象,是可忍、孰不可忍!伪军事科学院,本身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组织,这是不争的事实,将其划分为所谓的八个院,也改变不了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组织的这一事实!恕我直言;中央军委,再重新组建所谓的“军事科学院”就应该先主动撤销当年所发表的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能够拿出勇士断腕的勇气,公开道歉,积极组织相关人员重新介入科学调查,展开相对应的科学保护和积极研究,对于”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立案调查,责令写出深刻检查,深刻反思!严肃查处!作为中央军委,不能无视是非观念,对于伪军事科学院,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组织的这一事实,总不能置若罔闻,视而不见吧!不能让“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继续逍遥法外吧!如果让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以及“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继续逍遥法外,你认为你这个中纪委书记还称职吗?在我中华民族史册上,贵党这一执政党,在这一特殊时期,称职吗?你个人的荣辱得失,还再其次,贵党这一执政党其罪将何以解脱也。所以,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会研究必须取缔“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必须得开除其公职处分,撤销其所有职称,开除其党籍、军籍处分?依法拘捕,追究其刑责!可以对于目前军事科学院下辖的“八个院”酌情裁减,并入国防大学,否则,恕我直言,我们的所谓军改就是不彻底、不成功,甚至是半途而废,彻底失败的!彻底失败的!截至目前为止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李学勤、肖贵洞、裘锡圭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一再妄图指鹿为马、肆意颠倒是非的历史挑梁小丑,至今仍逍遥法外,令学术界非常痛心和遗憾的是,这些败类屡次出现在不同的学术会议,非法侵占着我国学术界的主流媒体,对于我国的教育、宣传的腐蚀破坏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不仅仅是影响和严重破坏我国意识形态领域,令学界深感担忧的是,遗患于后世子孙无穷,主管我们意识形态领域的中宣部难辞其咎,从原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到黄坤明尤其是刘云山,不仅曾担任中宣部张长达十年之久,又晋升为中常委,把持意识形态领域多大十五年之久,对于原中宣部在新闻局内部通讯1996年23期(总第143期)刊发的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以及对于原陕西省委、省委宣传部,关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颐指气使的非法打压,二十余年,至今没有任何反省、悔悟之意!中宣部,明知是错、却泰然处之,未能撤销当年所发表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非法参与打压【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正常的学术交流,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主要责任是原中宣部张丁关根,【人已亡故】问题是“刘云山、刘奇葆、再到黄坤明”该事件虽然发生丁关根任上刘云山、刘奇葆、黄坤明”作为继任的中宣部张,作为主管我们意识形态领域的中宣部,难道不应该纠正前任的某些失误吗?继续颠倒是非、指鹿为马,你们难道不觉得难脱干系吗?敢问,你们还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高级干部吗?你们不妨扪心自问,你们的所作所为,与共和国的蛀虫还有什么区别?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会研究必须取缔“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一再坚持,【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只要他们认为不是孙武亲著,就只能是低劣的文化垃圾,按照这种逻辑,从“毛泽东思想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再到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以习近平主席所形成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无疑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再到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进一步继承、丰富和发展的必然产物从毛泽东思想到以习近平主席所形成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无疑均是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一步发展的必然产物,绝不会因为从毛泽东思想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再到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以习近平主席所形成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总不能因为,并非非马克思亲著、而被定性为今近人人伪造的低劣赝品吧!这不是是对于党和政府指导思想的悍然挑衅行为,又是什么?分明是是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严重背叛行为,这与变相的反叛还有何不同,敢问主管我们意识形态领域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刘奇葆、黄坤明”你们是何居心?难道要和这些居心叵测、狼子野心的败类同流合污吗?作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应该清楚这是非常严重的性质,是敌我矛盾,这不是你们辞职不辞职的问题,一再的为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会研究必须取缔“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居心叵测、狼子野心的败类,极尽开脱之能事,是应该负刑事责任的。我提醒你们,大义当前,必须与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会研究必须取缔“吴如嵩、姚有志、于汝波、黄朴民、李零、吴九龙、霍印章”等居心叵测、狼子野心的败类划清界限。这一点常识,难道都不懂吗?这恐怕早已超越了学术争鸣分范畴吧!面对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应该回头梦醒了。                                     我们敬爱的习近平主席日前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始终站在时代前沿。马克思一再告诫人们,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指南,必须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发展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因此,马克思主义能够永葆其美妙之青春,不断探索时代发展提出的新课题、回应人类社会面临的新挑战。习主席谆谆告诫我们;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文化建设的思想。马克思认为,在不同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中,人们生产不同的思想和文化,思想文化建设虽然决定于经济基础,但又对经济基础发生反作用。先进的思想文化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反之,落后的、错误的观念如果不破除,就会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桎梏理论自觉、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进步的力量;价值先进、思想解放,是一个社会活力的来源。国家之魂,文以化之,文以铸之。我们要立足中国,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发展各方面,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提高人民思想觉悟、道德水平、文明素养,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
   包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在内的所有军事战略思想,也不列外,不断的创新是对于军事战略思想的灵魂所在,不断的发展无疑是对于军事战略思想的强大动力所在!目前,以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等为首的所谓学者,面对着我西安古兵学研究会先后公布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若干部分内容,以及相关探析文章的诸多科学事实依据,睁眼说瞎话,愚蠢的人为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为孙武亲著,其它六十九篇为孙武后学对“十三篇”的大量解释、阐发、增益的工作,纯粹的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但就张藏本【孙武兵法】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前后次序、严重错乱颠置的大量内容科学理顺,其被理顺的次序,结构更严谨,这一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不能完成铁的事实依据,我们决不允许某些心胸狭隘民族败类随意的歪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所整理出现的大量谬误被张藏本校正的科学得当、更不允许被人为肆意的抹煞,这只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能形成的必然产物,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所有的质疑,都显得多么的荒唐和非常的幼稚。【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我中华民族弥足珍贵的文献、乃至于全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在我国著名史学家、文学家班固所著的【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推‘吴孙子’八十二篇图九卷有明确的记载,不是任何别有用心的个人和组织所能随意抹杀的;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孙膑兵法】的部分内容重新科学归正,这一基本事实依据不是不学无术、不思进取某些民族败类所能恶意压制的;无论是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膑兵法】,还是【孙子兵法】其中大量今天历史条件下所无法填补的大量残缺,竟被张藏本【孙武兵法】填补的恰如其分、如暮鸟归巢,这一大量的事实科学依据,也不是任何个人和组织所能肆意掩盖的;张藏本【孙武兵法】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前后次序严重错乱颠置的大量内容科学理顺,其被理顺的次序,结构更严谨,这一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不能完成铁的事实依据,决不允许某些心胸狭隘民族败类随意的歪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所整理出现的大量谬误被张藏本校正的科学得当,这一也只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能形成的必然产物,也决不允许某些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历史跳梁小丑肆意攻击、破坏和阻挠的。此次军该,所谓重新组建军事科学院,并未涉及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涉嫌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反动这一核心问题,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犯罪事实清楚、铁证如山、罪恶昭彰,罪在不赦!
    我们应该始终保持清醒的意识,在任何条件下,我们应该一如既往的坚持和遵循‘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这是任何一个不想退出历史舞台执政党必需遵循的标准,任何个人和组织的言论只能作为一种建议参考,而不能作为直接的科学依据,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才是真正的学术权威
凡是有意识置科学依据、科学规律、科学社会实践于不顾,肆意颠倒黑白的恶行,学术界人人都应该能够率先揭露,敢于批判,勇于成为维护“科学依据、科学规律、科学社会实践”的真勇士,凡是有意识抛弃科学依据、违反科学规律、蔑视科学社会实践的违法犯罪行径,我们绝不容许,一定要严惩不贷、追究刑责,凡是肆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无耻行为,我们一定要势必坚决杜绝,凡是滋生使是非被人为颠置的违法犯罪行径的土壤,我们一定要坚决铲除。
  乐际先生,
作为主管我们意识形态领域的中宣部,首先,必须遵纪守法,接受党纪国法的约束,自由主义、散漫注意,必须制止。
                                                     二〇一八年、五月三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推广者戴文手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