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战争历史

战争历史

1 人已关注

历史风云,探秘求知,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精选帖子

粟裕主动放弃海安,奇袭李堡

[复制链接]
3072 兵圣孙武 发表于 2018-6-1 13:25:04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8-6-1 13:30 编辑

                                                                     粟裕主动放弃海安,奇袭李堡                                 国民党军第二梯队开始渡江北进,东西两路向如皋集中靠拢。华中野战军部队经过十几天连续作战,已经相当疲劳,继续与敌人纠缠下去不利,作战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与大兵团作战不相适应的问题也急需加以解决。7月21日,粟裕发出向中共中央、新四军军部、华中分局的请示电,建议乘胜收兵,休整待机,准备再战。电报说:我们为保卫与巩固已得胜利和争取部队休息,争取主动,暴露敌人弱点,制造敌人错误,拟即乘胜收兵,将主力一、六两师撤到海安东北地区休整,并以海安为防御中心(已筑有较强工事),南面尽可能控制如皋,西面尽可能控制曲塘,使敌人不能合击海安,使部队能争取休息,并以大力加强敌后游击战争,并争取时间解决土地问题,以便更有效巩固解放区。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复电:同意粟电乘胜收兵,休整两星期后再战。宣泰、如南两仗,使蒋介石和他的参谋总长陈诚大为震惊。陈诚急忙到南通召开党政军联席会议,下令第二梯队6个旅10余万人渡江北进,集中兵力向海安进攻。海安,东临黄海,西通扬(州)泰(州),南达长江,北接盐(城)阜(宁),贯穿南北、沟通东西的三路两河(通榆公路,通扬公路,海安至黄海公路,串场河,运粮河)在此处交会,历来为兵家必争的咽喉要地“南北跳板”元末,朱元璋与张士诚争夺江海平原,常遇春在海安筑城,切断张士诚增援和运粮通道,使张士诚苦守的泰州孤城不攻自破。明代凤阳巡抚唐顺之为抵御入侵倭寇(日本海盗集团)在海安筑城扼守,打破了倭寇西窥淮扬、侵扰中原的阴谋“淮(阴)扬(州)凤(阳)泗(州)得安枕而卧。
  蒋介石及其手下将领此次进攻苏北,也把攻占海安作为第一步作战的重要目标,企图构成西至扬泰、东达海边的封锁线,以巩固苏中南部占领区,打通苏中通向淮北的门户。然后,实现其第二步作战计划,与徐州南下部队会攻两淮,实现其“解决苏北”的战略目标。他们认为,海安战略地位重要,华中野战军势在必争。因此,依恃其优势兵力,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法,企图一举攻占海安,歼灭华中野战军主力。为了防止被各个击破,采取锥形攻势,正面不足30华里,纵深10余华里,各旅靠拢前进。强敌迎面压来,粟裕沉着应战。要不要固守海安,是他反复思考的中心问题。粟裕分析敌我态势,权衡利弊得失,认为在适当时机撤出海安是必要的。因为当时还处在战争初期,中共中央早已明确指示,一切作长期打算,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要求我们不要轻易放弃战略要地,更要求我们保存有生力量,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如果我们固守海安,那就正中敌人毒计。因为敌人集中6个旅的优势兵力向海安进攻,并且有强大的第二梯队作为后援,我军即使能够暂时守住海安,也要付出很大代价,消耗有生力量,最后仍然要被动地撤出来。如果我们先以小部队实行运动防御作战,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同时掩护主力部队休整待机,然后主动撤出海安,不仅可以使敌人背上包袱,分散兵力,便于我军各个击破,而且可以造成敌人的错觉,以为我军被迫撤退而骄傲麻痹起来,从而造成有利于我的战机,夺取战争的主动权。根据这样的分析判断,粟裕提出了初步的作战方案:一、六两师集结于海安东北地区休整待机,七纵在海安外围打运动防御战。这个方案一提出来,许多同志想不通,认为撤出海安可惜。他们说:党中央不是要求我们不要轻易放弃要地吗?打了两个胜仗还要放弃海安,前两仗岂不是白打了?有的同志说:敌人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军已经打了两个胜仗,为什么不敢在海安同敌人决战?粟裕感觉到,战争的胜负决定于有生力量的消长而不在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这个重要思想还没有为大多数干部所掌握。要重视他们的意见,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把领导的意图变成广大干部的自觉行动。粟裕还想到,主动撤出海安,这是关系华中全局的重大决策,必须采取慎重态度。他虽然自信自己的决策是正确的,但是不敢独自作出决定。当时华中分局和华中军区的其他领导同志都在淮安,只有粟裕一人在300里外的海安前线。强敌压境,时间紧迫。粟裕决定立即返回淮安,请华中分局和华中军区领导同志集体讨论决定。
   华中分局常委会议,在淮安城东南角巽关水门洞里举行,到会的有张鼎丞、邓子恢、粟裕、谭震林、曾山诸同志。选择这个地点开会,是防备敌人空袭。会议对粟裕提出的主动撤出海安、在运动中歼敌的作战方案进行了郑重的讨论,决定在海安实施运动防御,尔后主动撤离,创造新的战机。会议认为,对于同志们的疑虑,除进行必要的思想工作以外,主要靠打胜仗的实践来解决。华中分局把会议的决定上报中共中央、华东局和新四军军部,很快就被批准实施。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的致张鼎丞、邓子恢、粟裕的电报指出:在我军主力未获充分补充休息恢复疲劳以前,及敌未进至有利于我之地形条件以前,宁可丧失一些地方,不可举行勉强的无把握的作战。此次粟部歼敌二万,打得很好,今后作战亦不要过于性急,总以打胜仗为原则。敌以十万大军向我进攻,我损失若干地方是不可免的。你们应有对付恶劣环境之精神与组织准备。华中分局常委会议结束后第二天,8月1日上午,粟裕就返回海安前线。作为战区指挥员,为了一次战役的决策,日夜兼程跋涉300余里,去请求华中分局集体讨论决定,这种事例在古今中外战史上是罕见的。它表现了粟裕对党的集体领导的尊重,对下级不同意见的重视,对重大战役决策的谨慎。海安之战,按照预定作战方案进行,一举取得两个胜利。海安外围运动防御战,从7月30日打到8月3日,华中野战军第七纵队用3000多兵力抗击5万多蒋军的轮番进攻,以伤亡200多人的代价杀伤敌人3000多人,创造了敌我伤亡15比1的新纪录,仅一次夜间袭扰就使敌人消耗炮弹1万多发,在一次伏击中就缴获子弹100多箱。达到预定作战目的后,第七纵队主动撤离海安。这是第一个胜利。
  第二个胜利,是第一、第六两师主力部队按计划进行了十多天的休整。除了补充兵员、恢复体力以外,特别重要的是总结前两次作战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明确和统一了大兵团作战的指导思想。在团以上干部会议上,粟裕作《改进今后作战的几个问题》的报告,对前一段作战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作了理论的概括,强调树立大兵团作战的观念。他说:
大兵团作战,是各种力量的比赛,等于一架机器一样,要全部开动,一个螺丝钉也不能有丝毫障碍,才能顺利的生产出好东西来。整个作战计划也像做一道算术题那样,一个数字错了,全盘都会错。他指出,“在战术上一定要采取以多胜少,三个到五个打敌人一个。只有集中优势兵力,才能于短时间内干净消灭敌人。不要存在爱面子或者怕缴获被别部瓜分了的想法,而一个兵团包打。这并不是说我们弱,或我们哪个兵团不能打,而是为了迅速解决敌人,迅速变劣势为优势,变被动为主动,不失时机进行第二个战斗。今后敌人会采取稳重打法,使用多数兵力在一个狭小地带作战。我们要歼灭敌人,必须制造一些机会,求得各个击破敌人。他还强调,我们对付敌人,不单斗力,更要斗智。用各种欺诈手段来欺骗敌人,越能欺骗敌人越好。所谓兵不厌诈,就是这个意思。粟裕还与钟期光一起,指导华中野战军政治部发出《关于撤出海安的解释要点》,要求各级干部辩证地认识和处理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和保卫战略要地的关系。这个解释要点指出,在敌人数量上装备上占优势的兵力进攻下,虽然我们有力量可以守住海安,但消耗了有生力量,不能消灭敌人,对于我们是非常不利的。主动地撤出了海安,保存了主力的有生力量,在不久的将来,不仅可以收复海安,而且可以收复其他被反动派侵占的地区。战争的胜败,决定于双方人力、财力、物力消长的对比,特别是人民站在哪一边,那一边最后是要胜利的,而不在于一城一地一交通线的暂时得失。经过思想教育和战争实践,进一步统一了干部的战略战术思想。这种思想上的统一很快就转化为物质力量,奠定了以后连战连胜的思想基础。果如粟裕所料,华中野战军撤出海安, 国民党军得意忘形,各部纷纷报捷,总计歼灭华中野战军人数竟达两三万人。第一绥靖区司令部错误地判断:“苏北共军已经一败涂地,主力第一师、第六师下海北逃。其实,华中野战军指挥机关和第一、第六两师主力部队3万多人已经在海安东北稳稳当当休整两个星期,有的部队驻地距海安城仅仅一二十里,天天出操上课,开会唱歌。但是,由于这里是老根据地,地方政府和民兵、群众严密封锁消息,查捕敌人谍报、坐探,使敌人成了瞎子、聋子,对我军动向毫无所知。国民党军以为他们的第一步作战目标已经达到,决定按照预定作战计划,调整部署,分兵占地,在东起海边西至扬州的300里地段上摆出一字长蛇阵的封锁线,企图清剿封锁线以南占领区,然后实行第二步作战计划,与徐州南下部队会攻两淮。粟裕时刻注视敌军动向,及时捕捉有利战机。他手下的侦察队伍和解放区党政军民各系统,源源不断地给他送来敌军动向情报,使他得以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分析研究,作出符合实际的决策。在华中野战军司令部里,有一支代号“四中队”的技术侦察队伍,掌握当时条件下的“高科技”,受到粟裕的特别关注。早在1945年10月组建华中军区和华中野战军的时候,粟裕就指定情报处长朱诚基负责,组建、培训一支技术侦察队伍。在苏中战役过程中,他总是把四中队驻地安排在靠近指挥所的地方,随时进行具体指导。战前,向他们说明意图,交代任务。作战过程中,经常查问情况,解决困难,有时还和大家一起“攻关”。战斗结束,不是到驻地看望大家,就是打电话表示慰问。这支队伍接连侦察、破译敌人的作战部署等重要密令,为华中野战军首长掌握敌情、作出决策提供了可靠的情报。粟裕对他们的工作很满意,称赞他们是无名英雄。海安、李堡作战,时值盛夏,骄阳似火,天气闷热。四中队的同志坚守岗位,挥汗工作,常常赤膊上阵。粟裕对四中队的同志们说:你们的工作非常重要,是我们的千里眼、顺风耳。我们打这么多大胜仗,也有你们一份功劳。多亏你们及时提供了许多真实可靠的情报,使我们能正确判断敌情,果断定下决心,指挥作战,歼灭敌人。我代表野指和各位领导同志感谢你们,希望大家更好地工作,坚守岗位,严密监听敌台,及时获取更多真实可靠的情报,让我们更多地消灭敌人,更快更彻底地打败老蒋。事后,粟裕要副官处给四中队配备骡马、挑夫、汽车,在行军时为四中队运送设备,保证他们顺利展开工作,还给四中队每人发了一件汗衫。李堡之战,四中队又立一功。8月6日,他们从无线电侦察中得知,进占海安之敌分兵东进,整编第六十五师一○五旅开始由海安向李堡进犯。粟裕得知这一情报,兴奋地说:此乃一良机也,不可错过!8月7日早晨,他发电报给中共中央和华中分局,报告歼敌良机已到,同时建议在淮南的第五旅东调苏中参战,以便集中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
  8月8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复电,表示歼敌良机已至,甚好甚慰,指示:预备部队或钳制部队如有可调者,望张邓谭尽可能满足粟之要求,集中最大兵力于主要方向。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华中野战军政委谭震林率领第五旅和华中军区特务团到海安参战。这时,国民党第一绥靖区正忙于经营“一字长蛇阵”,于8月9日、10日命令整编第六十五师经海安去泰州、黄桥接替整编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十九旅防务,又令新七旅由海安东开接替整编第六十五师一○五旅在李堡的防务。国民党军队频繁调动,给华中野战军造成了在运动中歼敌的大好时机。粟裕当机立断,决心抓住这一有利战机,首先寻歼李堡之敌于运动之中。李堡位于蒋军“一字长蛇阵”的东端,孤零零地摆了1个团的兵力。此时,蒋军新七旅副旅长田从云率领1个团来接替一○五旅三一四团的防务,交防者的电台、电话刚刚拆除,接防者的电台、电话尚未架好,华中野战军突然发起攻击。蒋军猝不及防,阵脚大乱,一夜之间两个团被全部歼灭。接着,蒋军新七旅旅长黄伯光率领的1个团也落入华中野战军打援部队预设的“口袋”,再遭全歼命运。李堡之战,历时20小时,华中野战军歼敌1个半旅9000多人,生俘少将旅长金亚安、少将副旅长田从云。海安、李堡两次作战进程中,也始终伴随着不同意见的讨论。讨论的问题,依然是内线歼敌和外线出击的利弊得失,以及与此相关的华中野战军主力使用方向问题。宣泰、如南两战以后,进攻华中解放区的国民党军队虽然受到一定打击,但在数量上仍然占有很大优势。他们在东面继续进攻海安,西面突破了淮南,北面则向淮北进犯,华中形势日趋紧张。粟裕分析敌我双方态势,总结前一段实践经验,认为要粉碎敌人的进攻,更多地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必须在主要作战方向上集中更大的兵力。因此于7月25日向华中军区、陈毅军长、中共中央报告:我们经十天或半个月之休整与兵源及干部补充,尚可再战。但以当面尚有顽十师(旅)之众,而我们仅能集中三万五千人(官兵在内)之野战军于一个突击方向,于短时期中恐难使战局打开更大局面。现目前我淮南部队形势,很难保住天长与盱眙。果若如此,则淮南仅以少数坚持即可。故建议在淮北战役尚未大打时,仍将五旅调至苏中参战,比留淮南更为有效。如何?盼考虑。这时,陈毅为执行外线出击的作战计划,已率领山东野战军主力从鲁南到达淮北。接到粟裕的电报后,陈毅于7月27日复电,提出:淮南五旅不改东调仍留淮南,粟部亦宜逐渐向西转移。7月28日,再次强调,五旅不宜东调,因津浦线是主战线已苦兵力不足。
   粟裕接到陈毅的复示,认为有必要向中共中央、陈毅军长、华中军区陈述自己的意见,再次提出五旅东调、集中兵力歼敌的建议,同时对“只有全面大打才能制服蒋分区蚕食的狡计”的论断表明自己的看法。他说,我各战略区除在战略上应互相配合外,在战役上似不应要求一定之配合(事实上也很难做到),而在单独作战,以自己力量解决当面敌人,否则会影响到另一战略区之机动。依目前华中兵力,实无法组成两个野战军。现天长、盱眙既失,五旅等部留在淮南已无大作用。因此建议将淮南主力大部东移苏中参战。只要苏中局面打开,则淮南形势亦可能逐渐改善,而后我再以主力西移,则淮南局面亦可能打开。
  8月2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粟裕并告陈毅和华中军区的电报,询问:一个月内在苏中再歼敌两个旅有可能否?如你们能在八月内歼敌两个旅,南线情况即将改观,那时粟可率主力转至淮南作战。8月4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陈毅、宋时轮的电报,指出:粟裕集团应否于此时调动各有利害,待考虑再告。8月5日,粟裕答复中央军委8月2日电报的询问,第三次建议五旅到苏中参战,集中兵力在苏中大量歼敌。在战争年代,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下级向上级提建议,同样的内容,只允许提出三次。这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因此,粟裕采取十分郑重的态度,使用了“斗胆直陈”的措辞。现有资料表明,在解放战争期间的电报中,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措辞。粟裕认为,华中野战军主力的使用方向关系战争全局,必须慎重处理。他从三个方面权衡利弊得失:
第一,蒋介石在美帝支持下向我发动进攻,在力量对比上暂时具有很大的优势,这场战争势必是长期的,根本的问题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经过八年抗日战争和日本投降后保卫抗战胜利果实的斗争,我党已建立大块的巩固的根据地,在内线同敌人作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这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有很大的不同。中央军委7月30日曾有电报指示:总以打胜仗为原则”从这个原则出发,我军在战略防御阶段以执行内线歼敌方针,推迟外线出击时间为有利。充分利用内线作战的有利条件,多打些胜仗,以大量歼灭敌人。第二,战争初期,各主要作战方向,应充分利用内线歼敌的有利条件,哪里好消灭敌人就在那里打仗,各战区之间有战略性的配合,不宜过早作战役性的配合;如果急于作战役性的配合,我军兵力作更大的集中,则敌人兵力也将随之作更大的集中,对我各个歼敌不利。在兵力对比敌优我劣的情况下,过早地进行大会战,我们是难以有胜利把握的。在战争初期,我军兵力应该随着敌我力量的消长,我军指挥艺术的提高,和战局向我解放区纵深发展,而逐步集中,由一次歼敌一个旅,逐步集中兵力发展到一次歼敌几个旅,这样比较有利。第三,从当面实际情况看,在苏中打歼灭战的条件较淮南为有利:1. 苏中敌军已遭我几次打击,与淮南之敌比较是弱军,有利于我继续歼击。2. 由于淮南解放区已被敌人突破,如主力向西,必须首先打下盱眙、天长,以开辟战场,需付出一定的代价;如舍盱眙、天长不打而直趋铁路线,则战场狭小,不利于我军机动,后方亦不安全。3. 淮南正值雨季,大雨滂沱,平地积水甚深,部队运动及粮弹运输供应比苏中困难。根据以上分析,粟裕在电报中提出:在五旅增到苏中条件下,于八月内再歼敌人两个旅是有把握的。如五旅不来,而仅以现有兵力作战则感到吃力,对九月份战斗亦将有影响,且对苏中局面不能得较快的好转。”因此,“要求五旅及特务团仍东调参战,以期早改变苏中战局,以便主力西移。否则淮南、苏中均成僵局,于整个战局亦不利。斗胆直陈,尚祈明示”8月6日和7日,毛泽东先后为中央军委起草两份电报:一份电报给陈毅,说“似以同意粟裕意见在苏中再打一仗,然后主力西调为有利。因粟部西调过早,一则苏中人心不顺;二则敌军亦将早日西调。如西面仗打不好,怨言必多,故不如让粟部在苏中再打一仗(不论胜负)然后西调,各方皆无话说。另一电报给粟裕,询问:由你率主力与陈军长会合集中力量打开淮北局面,或出淮南切断蚌浦线,直接配合陈宋、刘邓之作战,这是一个方案。照你微午(5日午时)电办法,八月内再在苏中打一仗然后西移,这是又一个方案。你对以上两方案意见如何盼告。此时,苏中出现有利战机,粟裕急电报告“歼敌良机已到,如以五旅加入苏中作战,则苏中战局很可能于最近有新的开展。中央军委指示“尽可能满足粟之要求,集中最大兵力于主要方向”这个指示表明,中央军委已经确认苏中为主要作战方向,并接受了粟裕的建议。陈毅也于8月8日复电,“同意以一、六师、七纵及五旅集中东(台)海(安)间待机歼敌”
  中央军委决定,华中野战军主力仍留苏中作战一个月。8月9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报,指示南线三支野战军负责人刘伯承和邓小平、陈毅、粟裕:8月10日至9月10日一个月内,
如我粟裕军能在苏中歼敌二至三个旅,陈(毅)宋(时轮)军能在徐蚌线及其以东歼敌二至三个旅,刘(伯承)邓(小平)军能占领汴(开封)徐(州)线及豫东、淮北十余城,并歼敌二至三个旅,共歼敌六至九个旅,则于大局有极大利益。一则蒋军向苏中、苏北之进攻必受顿挫,二则新黄河受我军威胁,这两点均将迫使蒋介石从我中原军方面抽调至少数个旅向东向北增援。如嗣后我军有更大胜利,中原军面前之蒋军被调向东向北者必愈多,因而使我中原军能在陕南、豫西、川东、鄂西、鄂中、鄂东、皖西等七八处地方站住脚跟,即是战略上一大胜利”三天以后,李堡作战胜利。当时把宣泰、如南两次作战称为第一战役,把海安、李堡两次作战称为第二战役。中央军委发来贺电:“庆祝你们第二次大胜利。8月12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陈毅、宋时轮的电报,指出:粟裕军前日在苏中第二个胜仗,不但使苏中蒋军陷入极大困难,亦将使淮南第五军无法北调。粟部在苏中民情熟悉,补给容易,地形便利,苏中敌军装备亦比第五军差,较易取胜。马上调淮南,因敌人硬,地势险,不一定能完成切断蚌浦路任务。不如令粟部再在苏中作战一时期,再打一、二个胜仗,使苏中蒋军完全转入守势,保全苏中解放区,对全局有极大利益。这样配合淮北作战,更为有利。8月19日,中央军委一天连发两电:一电给粟裕、谭震林并告陈毅、宋时轮,指示:苏中各分散之敌利于我各个击破,望再布置几次作战。即如交通总队,凡能歼灭者一概歼灭之。你们如能彻底粉碎苏中蒋军之进攻,对全局将有极大影响。一电给粟裕,再次询问“你部以西移淮南作战为有利,还是以在苏中利用群众地形等有利条件再打一仗然后西移为有利?8月14日,粟裕和谭震林联名答复中央军委的询问,认为在苏中作战有多种有利条件,较去淮南作战更为有利。8月15日,毛泽东为军委起草复电指示:“所见很对。望利用苏中各种有利条件,继续在那里作战。如你们能在今后一个月内再打二三个胜仗,继续歼敌二三个旅,则对整个局势助益极大。8月20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的电报进一步指示:粟谭主力留在苏中作战暂时不要西移。待苏中作战任务彻底完成而淮南方面又有十分必要时再行考虑西移。陈毅也于8月13日电告粟裕、谭震林:宜就地继续开展局面,而不必忙于西调,军委亦有此指示,望照办。部队宜争取数日休息,再求新的机动,反较西调为更有力配合各方。不同意见的争论,随着李堡作战的胜利而告一段落。通过战争的实践和不同意见的讨论,进一步明确了内线歼敌的作战方针。【笔者点评;放弃,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应该权衡利弊,主动放弃,取得全面胜利,不在于一地、一城、一交通线的得失,重点是在于能够善于扑捉战机,在运动战中尽可能的消灭敌的有生力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