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本文来自

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2 人已关注

国之重器,还原真实,保护开发,学术争鸣。

精选帖子

对于汉楚王韩信序次语的初探

[复制链接]
1190 人海茫茫 发表于 2019-11-3 13:31:24
本帖最后由 人海茫茫 于 2019-11-8 08:43 编辑
) `2 Q8 a2 [$ ]
1 X3 h, N& k: n8 Y' B                                     对于汉楚王韩信序次语的初探
: Z* f- b9 {1 [! H& Z  \7 k7 \! d  “十发”篇韩信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程兵;秦宫嵋邬简曰;兵发;景林简曰;谋发;程兵言八发;而少交败之兵;兵发言八发;而少先后之发;谋发言八发;而少败分之发;今依三简之善;通子重修而定之;曰十发。 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种简{篇}名,齐安城简的篇名称为“程兵”秦宫嵋邬简{篇}名称为“兵发”景林简简{篇}名称为“谋发”齐安城简的程兵只论述了其中的八发,而缺少了交发致人与败发致人、其中的两发;秦宫嵋邬简的兵发篇,也只是论述了其中的八发,而缺失了先发制人与后发制人、其中的两发;景林简的谋发篇也只是论述了八发,而缺失了败发致人和分发致人、其中的两种。今天依据这三种简本,蒯通重新校正而后修订的。
/ a$ s' K! P1 w" O: W$ V% Q  e
  韩信序次语:此篇简名皆曰“和同”齐安城、秦宫邬二简为缩立简。缩去国璋,立取兵璋,半璋也。《军政》之“同行”曰:立于不败之政者,国之和同。立于不败之地者,三军和同。和同行,行应曰:天下无有胜于得道之军也”此言中道也。信以为,国不和,民不同者,兵不胜也。故缩立简半去半取,实大谬大误也。简上半璋谈兵,有方而无圆,不可取也。故信不考不参也。今独依景林简,车子丕其元容。
- I! }& y: p! p. n" a+ ]" l5 a
  信考柏举之战,五战五胜,吴入楚郢,齐民武子之功也。其功者,三军和同而胜也。吴子楚郢,兵不戒而施暴。楚包胥子哭于秦,秦哀公赋元衣而举兵楚,败吴于沂。吴兵败而还前功尽弃。此吴王阖闾之过,齐民武子之失也。信以为所以失者,虽知其内根和同,而不知其外根和同,以修其功也《中平兵典》曰“天地尚尚,阴阳易易。内根外根,和同祥祥”信择承之,国胜以恒,兵胜以横,胜于内外之根也。揣摩《中平宝典》,启哲兵胜之道,信以为内根和同,可胜也;外根和同,咸胜也;两根和同,恒胜也。恒胜之兵,不可当也。秦,二世而乱。天下纷争,群雄并起。汉王斩白蛇而举事。所过郡县,秋毫无犯。野涂武关而入咸阳,为民废秦苟法,为政约法三章,为安而发九杀令。君臣民和同以为国用。以用示应:和同以恒,胜之以恒;剥离以非,败之以更。剥离者,项王所以失天下也,和同者,汉王所以灭强楚而统一天下也。故曰:安民胜敌之道者,上下和同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的篇名均称为”和同"齐国的安成简、秦国的郿邬简这两种简本又是被删节缩立的简本,删除缩节了关于政治方面治国理政的重要章节,实际上只是论述了其中的一半重要内容,在【军政】"同行”篇上说,为什么能够立于不至于衰败的政治环境,就在于国家在与政治上能够做到君主、臣僚、与广大的民众和谐同一,为何能够立于不至于陷于败亡的尴尬境地的原因,就是在于三军君主、将领与士卒能够齐心协力,同仇敌忾,和谐同一,如果能按照和谐统一运行变化和发展的轨迹运行发展,就能够始终做到未有任何敌人能够战胜、始终遵循其自身运行、变化和发展所具有的特征、规律、趋势的军队,这就是有所延伸、发展的道理了。信认为,国家政治一旦不能实现和谐,不能与民众同心同德,用兵作战就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胜利。所以,缩立删节的简本,是去掉了一半,保留了一半,实际上是很大的失误,简上只论述了半章,只保留了有关直接论述用兵作战的方法,而忽略了政治方面治国理政对于用兵做作战的特殊重要辩证关系,实际上只是论述了方,而将圆疏漏了,所以,信认为,没有必要深入的加以考证,也没有必要作为参考。今天我所依据的简本只是景林简,李左车经过反复斟酌,恢复了原有的容貌。5 S# K0 h. T% V1 B0 X! _- C+ u
  信考证了柏举的战例,五战五胜,吴国军队攻破了楚国的都成郢都,这是齐国孙武子立下了汗马功绩表现在三军能能够和谐同一、同舟共济而取得的胜利,吴国军队攻入郢都之后,对于用兵作战的军队为能够及时严加约束,致使暴力事件频发,楚国的申包胥哭救于秦国,秦哀公深为感动,于是写下了“无衣诗”以表明心迹,而后出兵救楚,八五国的军队大败于沂水附近,吴国军队战败而回,前功无不尽弃,这是吴王阖闾的过错,齐国孙武子的失误所造成的,信认为,为什么会导致失败的原因,是因为虽然知晓用兵作战取得胜利的内在和谐同一的根本因素,却忽略了外在用兵作战取得胜利和谐统一的根本因素,所以说,务必先修战备,【中平兵典】上说,天地高大宽阔,阴阳运行变化中有变化,变化无穷无尽,阴阳运行的变化和发展,只有遵循其自身所具有的特性、规律、趋势的和谐同一,给予一定能够得到吉祥;信认为,有选择的继承丰富和发展古今中外人类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用兵作战,就一定能够取得实质性的全面胜利,国家就一定能够保持长期稳定、繁荣和发展。用兵作战的军队,之所以能够实现横行天下,就在于能够做到内在和外在的和谐同一的重要决定性因素。揣摩【中平兵典】,为什么能够在佣兵作战中取得全面胜利,就在于能够能够开启智慧,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战略要素。信认为,如果能做到内在的和谐同一的根本因素,就能取得胜利,如果能够能够做到外在的和谐同一的重要因素,就能够取得全面
的胜利,如果能做到将内在的和外在的和谐同一的根本要素能够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就能够取得全面而彻底的胜利,并能够保持长久的社会发展的欣欣向荣的太平盛世。
$ V. h) _4 O$ ~  秦二世胡亥,天下大乱,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汉王刘邦斩杀白蛇而举起义旗,所经过的郡县,求好没有侵犯,尽量走野外,避开城池,路途经过武关,而后进入了咸阳,及时为民众废止繁苛的刑罚政令,与民约法三章,为争取民心,维护社会稳定,着力医治战争给社会生产力所带来的严重创伤,尽快恢复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而颁布了九条必须斩杀的命令,能够使君主、臣属、民众能够和谐同一,就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以应用【社会实践】作为检验是否正确的标准,让君主、将领、士卒齐心协力,同生死共患难,用兵作战的军队就一定能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如果能够做到和谐同一保持永恒,欣欣向荣的太平盛世就能够得到不间断的延续。相互盘剥而导致左右离心离德,上下众叛亲离,这并非是用兵作战,取得胜利的方法,只能是日趋走向衰败灭亡的捷径,左右离心离德,上下众叛亲离的,这就是霸王项羽为何最终失去天下的最根本原因;能够始终做到内根外跟和谐同一的,这就是汉王刘邦为何能够灭掉强楚,而能够最终统一天下的原因所在。
* V5 c9 z4 c' X7 V5 P
‘四备’篇韩信序次语;
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势备》,缩立简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秦宫邬简曰《事备》。景林简曰《四备》〈孙膑兵法》八十九篇,图四卷有《势备》篇。言:定、交、攻、分、合、变六势之备也《军政》二十七行有《事备行》论:根、格、推、夺、盘、刑、习、货、阴、阳、内、外十二事之备也。信参之而曰,齐、秦二简名实不妥也,乃传之谬误也。二四相生,二四相通,解备不离其旨者,信以为景林简名符其旨也。故定名《四备》。备固、备荒、备乱、备战者,国恒民安之道也。阵备、势备、变备、权备者,兵胜破敌之道也。此之二四之彻者。逸其前贤之妙也。非齐民而不可为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个篇名,齐国的安城简的篇名称为“势备”这个简本是被缩立删节的简本,究竟是什么人删节缩立的,因年深久远,已经无法考证了,秦国的郿邬简简名称为“事备"吴国的景林简简名称为"四备”【孙膑兵法】八十九篇图四卷,有“势备'篇,主要论述的是应该制定的战略目标,明确政治纲领,制定中长远的科学发展规划、战略部署、作战计划、所采取的外交手段、实施科学有效的谋攻方略、分和应变的对策六种不同势态。周西伯侯姬昌所著的【军政】二十七行有”事备"篇,该篇主要论述的是,争取决定战争胜利的各类主客观因素、制定好战略目标、做好战争科学战略格局部署、推行具有现代化海、陆、空诸兵种多位一体联合防御和作战的科学体系,夺取对于战争具有决定性的各类战略要素【笔者暗语,具有纵深的战略资源】,立足能否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通盘考虑、着眼全局,认真做好战前、战中、战后的预算工作,做好战争的预算费用以及能从战争中所获取的战略资源,不断的健全、规范完善和发展具有新的历史条件下军事法规、和相关章程的科学体系,进行定期和不定期贴近实战的各类军事演习,进一步的完善具有现代化的市场科学发展体系,以以确保战时的军需物资能够得到切实科学保障,也应特备注意充分保障市场的供求所需,着力维护社会稳定,充分尊循人、事、物阴、阳的客观存在的科学依据、充分尊重其运行变化和发展的规律、特性和趋势,充分尊重和调动人的一切内在主观能动性,充分发挥和发展客观外在的客观自然资源优势,十二种战事应该做的必备要求。信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做了相互的科学对比工作,以作为参考,信认为,齐国的安城简和秦国的郿邬简篇名,篇名与实际内容是不相符的,这是因为在相互传抄过程中所造成的失误,凡是治国的科学方法包括四种指的是"备固,备荒,备乱,备战"凡是用兵作战的科学手段包括四种:指的是“阵备,势备,变备,权备。这四条要素是相互依存,也是相互贯通的,了解这其中的备的核心战略价值,信认为,景林简确实是篇名与实际所论的内容是完全相符合的,所以决定取名“四备”其中“备固、备荒、备乱、备战”这四条要素是治理国家政治方面的,是确保国家是否能够实现、长治久安和可持续繁荣昌盛的首要条件,其中:“阵备、势备、变备、权备"这四条是有关军事国防体系建设的,是能够确保领土、领海、领空国家主权不受侵犯的必然科学前提,是确保社会保持长期稳定的坚实柱石,这就是这两种各四种要素的相互贯通的根本所在,这是我们的先辈前贤所总结的有益经验,如果不是齐国的孙武子谁又能够做到呢?
+ |9 a( ~2 b: ?; i4 p
   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孙膑兵法】所谓的“势备”实际上是【孙武兵法】“四备”篇,也应该是属于齐安城简的再传简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齐安城简的篇名也是“势备”可见无论是齐安城简还是齐安城简的再传简将【孙武兵法】与【孙宾兵法】搞混淆了,首先到目前为止,银雀山汉墓竹简的所有残简并未发现真正的【齐孙子】即【孙宾兵法】八十九篇的残简,显而易见,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入所谓的【孙宾兵法】是错误的,这也是上世纪考古界和学术界最大的谎言!因为【孙宾兵法】八十九篇包含有“势备”主要论述的是“定、交、攻、分、合、变”六势之备。秦宫邬简的篇名为“事备”《军政》二十七行有“事备行”主要论述的是论“根、格、推、夺、盘、刑、习、货、阴、阳、内、外”十二事之备,不难看出秦宫邬简的整理着将【军政】与【孙武兵法】搞混了,或者是同名。# r7 p( ?: _& ?, \$ P
“麟凤”韩信序次语;此篇简名;皆曰;麟凤。以表而言;行逆兵容;实而究之;应顺病容;何人顺之;麟凤之才;富国强兵,善哉;善哉;牛隐而击;兵无殃灾,以信究之;麟凤简名者;名符其旨也;故定名麟凤。今以三简之长;车子重修元容。〈军政〉之道行曰;止道之灾曰五;曰耗;曰屈;曰陵;曰挫;曰疲;有灾而示原曰九;曰不知明;曰不知胜;曰不知会;曰不知过;曰不知心;曰不知机;曰不知殃;曰不知备;曰不知借;止道行;行必大灾也,信观天下败者;皆行止道也;止道者;逆天而行;逆地而行;逆人而行;逆法而行。天下胜者;皆行启道也。启道者;顺行也;顺行者;顺天而行;顺地而行;顺人而行;顺法而行,故而道行者;知顺知逆;兵胜也;启道止道;顺逆之道;麟凤之将;王霸之道。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麟凤’楚王韩信序词语;这一篇都称为‘麟凤’楚王韩信序词语;这一篇都称为‘麟凤’以表象而言,从军事运行和发展的实质来分析【即政治目的】,实际仔细研究,只有顺应、促进和科学推动军事实质,以便于更好的服从和服务与政治大局。这就是明白了‘麟凤’的基本概念,使国家富裕、兵众强大,妙啊、妙呀,改变敌军的战略意图,因敌而击,用兵作战就能够避免灾难的发生,所以我[信]在探究后以为,麟凤简名,名副其实,李左车重新整理,修复[恢复]其原来的容貌,【军政】其中的‘道行’上说,止道之灾;有五条;一是‘耗兵’二是‘屈兵’三是‘凌兵’四是‘挫兵’五为‘疲兵’有了灾难祸殃而再探究其原因,行动应该明白其缘故,共有九条;一是‘用兵的人不明白战略资源的重要性、不懂得战略资源的如何规划、利用才能够充分发挥战略资源的潜在优势;二是不知道军事必须服从和服务于政治、政治又必须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而经济建设又要必须服从和服务于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三是,用兵的人,不能洞悉军队在什麽情况下分散、在什麽情况下聚合,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即便不能完全取胜,但也不至于导致必败;四是;用兵的人不晓得不改正过失,会导致失去民心的利害关系、更不清楚在什麽情况下往往会失去民心的支持;五是;用兵的人不晓得导致祸殃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六是;用兵的人不懂得战略储备对于促进战争进程胜负有着举足轻重的特殊作用[关系];七是;用兵的人不善于利用天地万物大自然的无穷战略力量制衡敌人;八是,用兵的人未能真正明白只有行‘止道’才能得到天地万物大自然无穷战略资源的支助;九是;用兵的人没有真正的明白,行‘启道’随时会导致全军覆没的危险性;[信]我观天下,天下很多善于用兵的人,之所以攻必克、战必胜、取必得、发必昌就是因为善于行‘止道’之所以很多不善于用兵的人攻不能克、战不能胜、取不能得、发不能昌,就是因为他们行‘启道’所造成的原因,所谓的‘止道’就是,顺天地大自然的规律,顺应万民的利益诉求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所谓的‘启道’就是逆天地大自然得法则、逆万民的利益诉求,就一定会导致失败,所以懂得止、启、顺逆之道;用兵,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取无不得、发无不昌,这就是王霸的道理啊。
" N' n7 f+ Q) a2 T& A) u& Q$ q
  韩信序次语:此篇简名,皆曰“军击一”齐秦两简大乱大悮也。故独依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兵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厩于九神之终始,民安国昌,不厩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信观上同之道,战者,伐之原也。伐者,逆之根也。〉击者,奇之本也。神击,神击兮参天度秘,审地影躋奇击奇击兮,顺其己彼,勠(lu)定格局。当击不击,反定胜局。故兵有三避三击:曰,避其锐气,击其昼暮;曰,避其围死,击其争重;曰,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三避三击,避实击虚。故兵有五勿。一曰,勿击雄城、雄军;二曰,勿击雄山雄军;三曰,勿击恶林雄军;四曰,勿击正正之旗;五曰,勿击堂堂之阵。审明五勿,变实虚分合,知强知弱,审明五勿,知雄牝强弱,以强击弱。故,知六明六、七,构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篇名的名称,在各简本《孙武兵法》中都称为《军击一》,齐安城简、秦宫郿邬简,存在比较严重的错乱,李左车修正、恢复了本来的原貌。《中平兵典》说“能够沉静而不盲目妄动,及时采取行动,也不绝至于被敌人所分化瓦解,驻军能够严谨有序防守得当,攻击能够变化莫测,称为“神”用兵有九种“神”第一种称为“神谋”第二种称为“神明”第三种称为“神要”第四种称为“神算”第五种称为“神治”第六种称为“神变”第七种称为“神心”第八种称为“神声”第九种称为“神击”遵循这九种“神”的用兵规律,能够始终贯彻,就可以国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不遵循这九种“神”的用兵规律的人,军队势必趋于灭亡,国家也会遭殃,这是天下用兵的至理名言以此推断,这就是阐述“九神”其一的“神击”的核心内涵的篇章。我{韩信}观察“上下齐心协力、左右同心同德”的道理,应该清楚,战争是攻伐的开端;攻击,只有出乎敌人的意料;出乎敌人的意料,是战术攻击的核心所在;战术攻击一定要奇、正相辅,运用恰当的战术攻击,效法自然界运行发展的规律和发展趋势的奥秘,审视大地阴阳的变换。出乎敌人意料的攻击,疏导我方的军队,佯顺敌人的意图,定夺战场的格局。应当进攻而不进攻,则会由于行动迟缓、错失良机。应当进攻而坚决进攻的,则能实现精确的把控战机、并把作战效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打击敌人有六种方法:伏击敌人从一个方向,称之为“冲击”从前方和后方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前后夹击”从左翼和右翼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左右夹击”从三个方向同时伏击敌人的情况,称之为“爵三夹击”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伏击敌人,称之为“四方夹击”。伏击敌人与险隘地形之处,称之为“形面夹击”所以不可以攻击的原因有六个,可以攻击的原因有七个。审视明白“五勿”善于掌握敌我军队的实虚分合,掌握什么是强大什么是虚弱;审视明白“五勿”知道什么样的城池和军队是强大或虚弱的,以强击弱。所以掌握打击敌人的“六种方法”,知道“不可以攻击的六个原因和七种可以攻击的情况”同时又能体会敌人的三种阶段情况和五种不要攻击的对象隐蔽奥妙的区别。这就是“军击之道”。攻击敌人没有不胜利的,是作为将领必需要知道的。! H8 V0 p! P/ r: w3 W4 N
  韩信“一将”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义将’秦宫郿邬简曰‘将义’景林简曰‘一将’【军政】之‘将行’曰一军弌将六根合一,立伐犄角存人亯依,顺化内外,阴阳易运,智决三元,能奇三畯军行;‘将行’行而应曰;安军弌将也,此应何也?齐民武子开篇觧曰;欲以安国而平天下者;多有中正谋事之才,欲以安军" 而使敌必败者;多有独当一靣之将,一将者;咊上而同下,内根三元,外根三畯,故六根合弌而咸事者;【军政】命曰‘一将’也,切乎!切乎!恉合名乎!此觧正所谓元於前贤、丞於前贤发於前贤而又妙於前贤,齐民武子实乃兵之奇才也: 信以为齐秦简名者;皆不妥也,景林简者;善简也故定名‘一将’何为之将‘六根’曰义、曰忠、曰仁、内根也;曰德、曰信、曰智、外根也,几此六者;将之俱备,独当一面者;此为弌将也,故六根不全,不能独当一面者;此不为一将也,何为弌军,六根曰首、曰心、曰腹、内根也;曰手、曰足、曰尾、外根也,几此六者军之俱备相为犄爵而捄应,可安可胜者;此为弌军也,故六根不全,不为犄爵而自应可危可败者;此不为一军也,何为犄爵对应?对应者;义为兵首,忠为兵心,仁为兵腹,德为兵手,信为兵足,智决为兵尾,犄爵者;▽角也,犄爵' 对应者;两角六点六面对应也,此虽分虽嶮然相为对应,实为弌也,所谓行嶮而顺者;一军一将,卫蛇之道也,行此道者,三军可安,天下可平。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篇齐安城简是为义将秦宫简名是义’简名是将’‘将行一支军队,一名优秀的将领,就在于根能够整合划一,绝不允许各行其是,征伐应该注意,着力形成犄,以便于相互策应,相互驰援、救急,不至于陷于困境,顺应阳运行、变化和发展的趋势,明智的处理“大义、忠国、仁爱”的命脉源泉能够科学的处理“德操、威信、明智”对于军队的关键所在;采取所有的行动,一切行为,必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怎么才能够做到、独当一面的干才的优秀将领呢?就需要能够咊上、且能够协同下属,做好一切的战争准备;无条件爱你的服从和服务于战争,只有上下能够齐心协力,左右能够同舟共济,内在外在三畯,才能够有效的协调配合,所以合一,所以弌才能够事事考虑周全切当切当!真是名实相符啊正是原于前贤、承前贤、前贤而又前贤齐民武子其实是洞悉战争的奇才啊齐国安城和秦国郿鄔簡名称都不是太妥当的很最完善的简本所以确定名称为将’为什么’为义、为忠、是内部根源、信、智慧、是外在的根本这六点;将领应该具备,能够独当一面的将领;才能称得上‘弌将所以不全,就不能独当一面;这是因为不具备作为‘弌将’的基本要求什么是军呢?根是;首、心、、是内部根源手、足、、是外部根原这六者,军队的都具备互为爵而相互回应怎么可以取得战胜呢?这是要求我们具备弌将的要求所以不全为犄角而自己陷于失败或危险境地危险这是因为一个将领不具备弌将的条件所造成什么相对好比是战争的头脑忠诚是就像是战争心脏是犹如战争地腰徳就像士兵的手是如同是战争脚智慧决定就相当于是兵的尾部,何为犄角呢椅实际上就是'相互对应的;就是说两个角、点、六面应该相互这不能完全排除有一定的风险存在,只要相互相对,实际上是相互关联的一个整体所谓险阻而顺从的的办法走这条路的人三军可天下可以。必银雀山汉墓竹简这一篇的篇名保留完整,为“一将”足见银雀山汉墓竹简其中的孙子,为齐安城简的再传简的又一明证!9 S$ r/ G1 Y3 d' W
  “将败”韩信序次语:
井井有条兮将败,二十条悦其多败兮内外。可调调其当兮善似江,珧江易兮胜之嶢嶢(yao)。田亩有数兮将失三十二条,失两翊(yi)兮两爻。可调调其当兮可比也,僬侥兮得之矫矫。此篇简名,皆曰“将败”。有容一,条一,数一也。齐秦之简文为缩立简也。各条后有“〈”号也。是为约其有约去数加之合于一也。此秦之今元之独之习也,此堕习也,不可长也。多败者多失也,多失者,多败也。反正论之,败失一体也,使可分也。兵典曰:败者,胜之误也,失者得之原也。败者胜之始;失者得之关。败者可免也,失者可免也” 此古之名理也。信以为为将者不可不知也,不可不察也。不可不败也,不可不胜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井然有序、井井有条失败,二十条失败干系内外、关乎成败,可调和的调和,就像像江河滔滔不绝!田地有几何?将领失去三十二条,失去两个爻。可调和的调和,是可比拟的,僬侥啊得到的矫矫。这篇简名都称,“将败”各条款后有“〈”称号的。齐国和秦国的简文为缩立简。各条款后有“〈”号的。这是就是只保留其中的核心、将具体的运作方法删节,结合在一起的。这是秦国的习惯,这是一种陋习的,是不可能长久的。很多过失的原因。反正在讨论的,一个整体的失败,使可分的。兵典说:造成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将军为一时的胜利所冲昏了头脑,对战局,产生严重误判、轻敌所致,所造成的失误,一定要吸取深刻的教训,总结有益的经验,万不可因一时的挫折而产生厌战、怕战情绪,只要能够以深刻的教训引以为戒,这也是为取得更大的胜利必然之路,只要败者,不自暴自弃,能够从深刻的教训中激励全军,这也是反败为胜利的开始,所有的失误,都是与得者息息相关,所以说,对于败者,没有必要过分追究,对于造成失误的,完全可以免责,这样,失误也极有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对于失败的而言,极有可能赢得决定性的胜利,因为,这有以雪前耻的重要因素所致“这古代的名理的。相信是为将的不可不知道啊,是不能不慎重周密地观察、分析、研究。不可不究失败的原因。
( ^* R/ Q  H4 h; M1 m5 D2 z
    韩信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孙武》之《六胜》曰:兵出以道,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因是而定,九变分三:曰数道,曰称道,曰胜道。数道者,兵容之变也。称道者,利害之变也。胜道者,势地之变也。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所以乱而误者,数称胜之变,封而不分也。故不考不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曰《变》。《变》与《九变二》同而一也。究而可见,《九变一》篇末,数发称之利害,而未论其所以然,故《九变二》理其道也。信观尽天下之言变理之髓者,唯齐民武子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种简名,齐安城简称为‘九称’秦宫郿邬简称为‘胜变’景林简称为‘九变二’从总体上看,韩信以为‘九变二’比较名实相符【孙武兵法】第四十篇‘六胜’上说,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务必要出师有名,决定胜败的因素,在于天时、地利、人才,谋略决定于通过度以知长短、利害,量能够权衡轻重得失、夺能够洞悉攻守进退、变通在于以数知称、以称知胜,所以要实事求是而定,取胜的关键在于政治清明,行军合乎规律,能够因地制宜,因敌而制胜,因敌情的具体变化而相应的变化,分析齐秦两种简本,实际上是十分烦乱错误的简本,之所以次序繁乱而失误,只知以数称胜的变通而缺乏称道、胜道,所以没有详细分条缕析的予以论述,因此对齐、秦两种简本没必要有加以考证,未加参酌,今天单独所依据的是景林简简本,李左车校正并回复了原貌。‘孙子’十三篇也有本篇,简名‘变’变与九变二实际上是大致相同的简本,【只是首尾略有出入】经过研究类比,显而易见‘九变一’篇末多次论述权衡的利害,却没有对权衡利害的由然起因,展开论述,所以‘九变二’论述的就是权衡利害的悠然起因。韩信盡覌天下的藏书,能够详尽阐释‘变通的精髓,也只有齐国的孙武子了。6 f$ W% V' k7 x4 L; S0 ?
  “四五”韩信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善者》;秦宫郿邬简曰《六能》;景林简曰《四五》。观其旨,信以为《四五》益之。《孙子兵法》之《九地》篇有曰:四五者,一不知,不可也。正相合也。故定名《四五》。用我之四路以必彻,发我之五动以必工;致敌之四路以必穷,击敌之五动以必忧。此四路五动之旨要也。实王霸之兵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篇有三种简名齐安城简是《善者秦宫简是简是《四看他的旨意,韩信我认为《四五》是比较贴贴的《孙子兵法》地》‘四五者,如果其中以一条不知道,也是不可以的相结合所以定名为《四。运用我路以一定使其畅通无阻打开我五个行动就可以运如裕如使敌人的路陷于困窘攻击敌人的五动会使敌人敌人处处受到干扰这就是四五动要领实际上是霸王的军队啊!这一篇齐安城简的简名为“善者”而银雀山汉墓竹简的这一篇篇名保留完整,恰为“善者”有一次证明,银雀山汉墓竹简只能属于齐安城简的再传简。
2 N9 W) A# ^' |: \
‘火攻’篇韩信序次;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道典〉曰:兵道六常:曰形天,曰势地,曰法人,曰军争,曰兵战,曰心变。此六者,命曰常节;兵道三过;曰动火,曰动水,曰动耆。此三者,命曰“过极”信以为,常节胜,戒之戒之,上天好生,不可过极。故火人火队者,不可轻发,不得已而为之也,实而一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火攻篇,韩信次语这篇齐安城简是秦宫郿简是火”简是火攻前后参考左右研究,韩信以为还是火攻更加符合所以定名为《火攻三中简本异曲而同工,都有论述现在依据比较这三中简本选取完备的车子集中其中善简重新制定。《孙子兵法》十三也有这一篇简名叫火攻。我观察两种简本,韩信认为;缩节了具体的方法法,只是论述了一般的原则,将精神贯穿于始终,这就是《孙子兵法》的重要基本原则这也是《孙子兵法优势尽其用兵的具体法则方法贯穿始终,精神贯穿始终这就是《孙武兵法》的妙处一句话,概括本立道有六有‘形天’有‘势地’有法人、有争、有兵战,有心变,这六条,称为‘节’用兵之道有;有,有水、有动妇孺老人,这三条,称为过分。韩信以为,如果节能够取得胜利,就尽可能不运用火攻,所以希望将领要引以为戒上天好生不可过分所以运用火攻击敌人军营、攻击敌人队伍的人可轻举妄动,【只要能够运用火攻击敌人的积蓄、辎重、粮食、仓库,就尽可能避免运用火攻击敌人的军营、队伍,敌人的战斗力和生存力其实已经耗尽,他们一般情况下不会采取困兽犹斗】实际上只有在势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可以考虑运用火攻击敌人。* e8 N/ ^: }+ g& D% s
  《八阵篇》韩信序次语;此篇皆曰‘八阵’齐、秦二简又为缩立简,缩去八阵之经,立取八阵之地要,以信观之,即称八阵,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此缩立简之谬误也,信以为不可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兵典》曰;井田八阵,八五相应,显显堂堂,立险立生;此言八阵是也。信以四图谋之,深哉!深哉!不可穷哉!八阵之变玄之,玄而顺之,顺而成之,成之兮!成之兮!天时不得,不可用也;地利不宜,不可立也;众心不一,不可斗也;敌情不知,不可变也;无锋无后,不可胜也。六十有四变兮!玄贯天地之理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八阵篇》韩信序次语;这篇文章都称为‘八阵‘齐、秦两种简本又为缩写的简本,这个简本缩去了八阵的主题内涵,只保留了八阵地形的要点,以韩信观点,说是论述八阵,只不过是只论述了关于八阵的一些基本原则而已,并没有对八阵的具体法则展开论述,这就是缩写简本的错误了,韩信以为是不值得参考的。现在只有依据景林简本,【李左车】车纠错、并恢了复八阵的原貌。《兵典》说;井田八阵,八五相适应,显堂堂,敢于担冒一定风险,以寻求树立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就是真正的八阵。韩就是信依据这四种真图策划的,深奥啊!深奥!是不可以穷尽的!八阵的变化真是玄妙,玄妙而又能够顺从大自然的法则,就一定能够成功的,成功啊!成功!如果错过有利战机、又丧失了有利的自然条件,八阵也就无法发挥其能量;地形不适宜,就很难立足就更难以图发展了;民众心理所向如果不统一,就不能真正的发挥八阵的战斗力啊;不知道敌人的具体情况,又不了解自己的,就无法适时顺应战局的千变万化的;没有先锋不对、又缺乏殿后回应的部队,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六十有四个的变化无穷啊!这个就是玄妙贯通天地的规律。 * g% E% h$ w5 N: H1 O/ c
   韩信序次语;此篇二简名,齐安城简、秦宫嵋邬简皆曰;七情,景林简曰‘宜约’七情者,素计之七情也。求效是宜约者,宜其大事、大理、大数,是故七七、宜宜、容约宜约,约算情返约七所在,胜负环沦者,何主有道、将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中奠七情计十宜四十九约理惎宜兮、宜约不迻,知胜知负,歧宜约者,效兮军门,大事之根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两种简名,齐安城简、秦宫郿邬简均称作‘七情’景林简名称为‘宜约’七情是通常计算的七种情况,以求效正宜约所定的规制,为了适宜大事、大理大数,所以一再的重复论述这七种情况,不厌其烦的阐释约定成规的道理,主要约定敌我双方的各类主客观情况在于反复验证这七种情况下的处置的方法或手段,科学对比分析其中的详细数据,计算出具体的系数和参数,分析那一方君主施行的政治纲领更民主;哪一方的将领更有卓越才干;哪一方的天时、物候【自然战略资源、经济基础更雄厚、有利地形】谁能够率先实际控制;哪一方的法律、命令能够更加认真执行;哪一方的投入作战兵力、民众更强大;哪一方的士卒训练得更加有素;哪一方的赏、罚能够更加明确,明确奠定这七种情况的的条件,计划其中事宜,四十九种适宜的约定成规,要宣传已经形成的规制,这样对于军队就有了节制的法律依据,不能随意的频繁变更已经约定成形的规制,军队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意志,应始终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大局意识,约定成规要始终与与时代俱进步的时代要求发展相适宜,这就是军队国家的根本命脉所在。
8 ?# A( ^% A. B9 {, S% ~
“十中”韩信序语:
古贤人之决事也,卜之问者也。卜之问者,谓之预测其情、而划其第者也。每現大事不决,卜者三人各测三而共九划也。一次庙算,去亟缓之第各二,留玉为中,此谓九五之遵而行中也;序次庙算,再去亟缓各二,留一为平,此谓五一之定而行平也;决次庙算,唯一定之行而划策也。故措之一觚,措置裕也。中者,至正也。平者,至稳也。以至正至稳之則行事:理道中平,理兵中平也。故武子之十六战,皆以至正至稳之大則,实无大眚。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凡是古代贤能的人在做重大决定之前,是非常慎重的,是一定要经过不断深入的深入社会实践,在吸取前人的有益经验和深刻教训的基础上,立足自身所处的特定历史条件和具体的社会环境,深入最基层,向不同阶层、群体咨询、征求意见和具有建设性的科学建议,之所以一定要不断深入的深入社会实践,在吸取前人的有益经验和深刻教训的基础上,立足自身所处的特定历史条件和具体的社会环境,深入最基层,向不同阶层、群体咨询、征求意见和具有建设性的科学建议,就是为了准确的预测和有效的管控具体情况的变化和发展趋势,凡是每每出现有大事不能决断,科学计算的人,各拿出三个预备方案,总计九个预备方案,在商议决策的过程中,把过于急功近利或者有可能错失良机的缓慢方案删去,只保留其中可信度和可行性科学的方案,这就是犹如九宫格中的五行遵循其自身运行的特点和发展走向而行的规律。事有轻、重、缓、急,所以采取具体的军事行动,也必须遵循又先后次序,计算其中的先后次序,经过相互科学比较,再删其中去过于急功近利或者有可能错失良机的缓慢方案,保留其中相比较而言平稳的方案,这就是从五种预备方案中、选择其中一种的科学方案,在决定最终方案的时候,也是唯一一种行之有效的科学方案。所以,采取具体的军事行动就好像觚一样,恰如其分、恰到好处,有余就势必溢出来,是浪费,不足,也是浪费,什么才是“中”呢?难道不就是恰到好处,着力做到不偏不倚吗?什么才是“平”呢?指的是稳健、妥当,科学方案只有做到恰到好处、恰如其分,稳健妥当,所采取行动,才能够得心应手、运用自如,所采取的方案才能够显示其卓有成效的科学性,人、事、物运行所具有的特性、规律和发展趋势,其核心就在于能够把握恰到好处、恰如其分,稳健妥当所在,所采取的军事行动其核心价值所系,也无外乎于恰到好处、恰如其分。所以孙武子所经过的十六次战役,都是以把握恰到好处、恰如其分,稳健、妥当所在为基本原则,只要能够将把握恰到好处、恰如其分,稳健、妥当所在的基本原则,能够深入落实、贯彻到底,即便不能够获得全胜,但也不至于出现偏差。! E6 l/ b- p0 S" m
   不难看出,韩信在序次语中,对于缩立简,在多篇序次语中不耐其烦的指出:比如他在“和同”篇指出:
此篇简名皆曰“和同”齐安城、秦宫邬二简为缩立简。缩去国璋,立取兵璋,半璋也。《军政》之“同行”曰:立于不败之政者,国之和同。立于不败之地者,三军和同。和同行,行应曰:天下无有胜于得道之军也”此言中道也。信以为,国不和,民不同者,兵不胜也。故缩立简半去半取,实大谬大误也。简上半璋谈兵,有方而无圆,不可取也。故信不考不参也。今独依景林简,车子丕其元容。大意是:这一篇的篇名均称为”和同"齐国的安成简、秦国的郿邬简这两种简本又是被删节缩立的简本,删除缩节了关于政治方面治国理政的重要章节,实际上只是论述了其中的一半重要内容,在【军政】"同行”篇上说,为什么能够立于不至于衰败的政治环境,就在于国家在与政治上能够做到君主、臣僚、与广大的民众和谐同一,为何能够立于不至于陷于败亡的尴尬境地的原因,就是在于三军君主、将领与士卒能够齐心协力,同仇敌忾,和谐同一,如果能按照和谐统一运行变化和发展的轨迹运行发展,就能够始终做到未有任何敌人能够战胜、始终遵循其自身运行、变化和发展所具有的特征、规律、趋势的军队,这就是有所延伸、发展的道理了。信认为,国家政治一旦不能实现和谐,不能与民众同心同德,用兵作战就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胜利。所以,缩立删节的简本,是去掉了一半,保留了一半,实际上是很大的失误,简上只论述了半章,只保留了有关直接论述用兵作战的方法,而忽略了政治方面治国理政对于用兵做作战的特殊重要辩证关系,实际上只是论述了方,而将圆疏漏了,所以,信认为,没有必要深入的加以考证,也没有必要作为参考。今天我所依据的简本只是景林简,李左车经过反复斟酌,恢复了原有的容貌。2 F5 J4 _1 `4 X& ~
  在四备’篇韩信序次语指出;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势备》,缩立简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秦宫邬简曰《事备》。景林简曰《四备》〈孙膑兵法》八十九篇,图四卷有《势备》篇。言:定、交、攻、分、合、变六势之备也《军政》二十七行有《事备行》论:根、格、推、夺、盘、刑、习、货、阴、阳、内、外十二事之备也。信参之而曰,齐、秦二简名实不妥也,乃传之谬误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个篇名,齐国的安城简的篇名称为“势备”这个简本是被缩立删节的简本,究竟是什么人删节缩立的,因年深久远,已经无法考证了,秦国的郿邬简简名称为“事备"吴国的景林简简名称为"四备”【孙膑兵法】八十九篇图四卷,有“势备'篇,主要论述的是应该制定的战略目标,明确政治纲领,制定中长远的科学发展规划、战略部署、作战计划、所采取的外交手段、实施科学有效的谋攻方略、分和应变的对策六种不同势态。周西伯侯姬昌所著的【军政】二十七行有”事备"篇,该篇主要论述的是,争取决定战争胜利的各类主客观因素、制定好战略目标、做好战争科学战略格局部署、推行具有现代化海、陆、空诸兵种多位一体联合防御和作战的科学体系,夺取对于战争具有决定性的各类战略要素【笔者暗语,具有纵深的战略资源】,立足能否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通盘考虑、着眼全局,认真做好战前、战中、战后的预算工作,做好战争的预算费用以及能从战争中所获取的战略资源,不断的健全、规范完善和发展具有新的历史条件下军事法规、和相关章程的科学体系,进行定期和不定期贴近实战的各类军事演习,进一步的完善具有现代化的市场科学发展体系,以以确保战时的军需物资能够得到切实科学保障,也应特备注意充分保障市场的供求所需,着力维护社会稳定,充分尊循人、事、物阴、阳的客观存在的科学依据、充分尊重其运行变化和发展的规律、特性和趋势,充分尊重和调动人的一切内在主观能动性,充分发挥和发展客观外在的客观自然资源优势,十二种战事应该做的必备要求。信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做了相互的科学对比工作,以作为参考,信认为,齐国的安城简和秦国的郿邬简篇名,篇名与实际内容是不相符的,这是因为在相互传抄过程中所造成的失误。
! e# y0 W1 B8 c5 I
   韩信在“军击一”序次语:此篇简名,皆曰“军击一”齐秦两简大乱大悮也。故独依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篇名的
名称,在各简本《孙武兵法》中都称为《军击一》,齐安城简、秦宫郿邬简,存在比较严重的错乱,李左车修正、恢复了本来的原貌。《八阵篇》韩信序次语;此篇皆曰‘八阵’齐、秦二简又为缩立简,缩去八阵之经,立取八阵之地要,以信观之,即称八阵,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此缩立简之谬误也,信以为不可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八阵篇》韩信序次语;这篇文章都称为‘八阵‘齐、秦两种简本又为缩写的简本,这个简本缩去了八阵的主题内涵,只保留了八阵地形的要点,以韩信观点,说是论述八阵,只不过是只论述了关于八阵的一些基本原则而已,并没有对八阵的具体法则展开论述,这就是缩写简本的错误了,韩信以为是不值得参考的。现在只有依据景林简本,【李左车】车纠错、并恢了复八阵的原貌。“将败”韩信序次语:井井有条兮将败,二十条悦其多败兮内外。可调调其当兮善似江,珧江易兮胜之嶢嶢(yao)。田亩有数兮将失三十二条,失两翊(yi)兮两爻。可调调其当兮可比也,僬侥兮得之矫矫。此篇简名,皆曰“将败”。有容一,条一,数一也。齐秦之简文为缩立简也。各条后有“〈”号也。是为约其有约去数加之合于一也。此秦之今元之独之习也,此堕习也,不可长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井然有序、井井有条失败,二十条失败干系内外、关乎成败,可调和的调和,就像像江河滔滔不绝!田地有几何?将领失去三十二条,失去两个爻。可调和的调和,是可比拟的,僬侥啊得到的矫矫。这篇简名都称,“将败”各条款后有“〈”称号的。齐国和秦国的简文为缩立简。各条款后有“〈”号的。这是就是只保留其中的核心、将具体的运作方法删节,结合在一起的。这是秦国的习惯,这是一种陋习的,是不可能长久的。
7 ]& C, A5 Y$ r! M0 n, |4 j3 F
   韩信序“九变二”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孙武》之《六胜》曰:兵出以道,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因是而定,九变分三:曰数道,曰称道,曰胜道。数道者,兵容之变也。称道者,利害之变也。胜道者,势地之变也。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所以乱而误者,数称胜之变,封而不分也。故不考不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种简名,齐安城简称为‘九称’秦宫郿邬简称为‘胜变’景林简称为‘九变二’从总体上看,韩信以为‘九变二’比较名实相符【孙武兵法】第四十篇‘六胜’上说,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务必要出师有名,决定胜败的因素,在于天时、地利、人才,谋略决定于通过度以知长短、利害,量能够权衡轻重得失、夺能够洞悉攻守进退、变通在于以数知称、以称知胜,所以要实事求是而定,取胜的关键在于政治清明,行军合乎规律,能够因地制宜,因敌而制胜,因敌情的具体变化而相应的变化,分析齐秦两种简本,实际上是十分烦乱错误的简本,之所以次序繁乱而失误,只知以数称胜的变通而缺乏称道、胜道,所以没有详细分条缕析的予以论述,因此对齐、秦两种简本没必要有加以考证,未加参酌,今天单独所依据的是景林简简本,李左车校正并回复了原貌。! A1 C& }" j2 S9 }( k8 F
   关于世传本【孙子兵法】与【孙武兵法】的关系,汉楚王韩信在“火攻”篇可谓一语点破,不失为一语中的、言简意赅他在‘火攻’篇韩信序次中指出的;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汉楚王韩信在火攻篇,韩信次语这篇齐安城简是秦宫郿简是火”简是火攻前后参考左右研究,韩信以为还是火攻更加符合所以定名为《火攻三中简本异曲而同工,都有论述现在依据比较这三中简本选取完备的车子集中其中善简重新制定。《孙子兵法》十三也有这一篇简名叫火攻。我观察两种简本,韩信认为;缩节了具体的方法法,只是论述了一般的原则,将精神贯穿于始终,这就是《孙子兵法》的重要基本原则这也是《孙子兵法优势尽其用兵的具体法则方法贯穿始终,精神贯穿始终这就是《孙武兵法》的妙处一句话,概括:是繁简不同的简本而已。这一篇齐安成简的简名称为“火队”银雀山汉墓竹简这一篇篇名左边为H“火”右边为“
”右半部分残缺,李零等人认为“火坠”通观汉楚王韩信序次语,我们不难发现,应该是“火队”而且证明银雀山汉墓竹简其中的孙子,实际上是齐安成简的再传简罢了!这里反映出李零等对于兵学学术的何等无知!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与【孙武兵法】的关系,韩信在“九变二”篇序次语中,说明了这一点,例如;《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曰《变》。《变》与《九变二》同而一也。究而可见,《九变一》篇末,数发称之利害,而未论其所以然,故《九变二》理其道也。信观尽天下之言变理之髓者,唯齐民武子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孙子’十三篇也有本篇,简名‘变’变与九变二实际上是大致相同的简本,【只是首尾略有出入】经过研究类比,显而易见‘九变一’篇末多次论述权衡的利害,却没有对权衡利害的由然起因,展开论述,所以‘九变二’论述的就是权衡利害的悠然起因。韩信盡覌天下的藏书,能够详尽阐释‘变通的精髓,也只有齐国的孙武子了。汉楚王韩信“四五”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善者》;秦宫郿邬简曰《六能》;景林简曰《四五》。观其旨,信以为《四五》益之。《孙子兵法》之《九地》篇有曰:四五者,一不知,不可也。正相合也。故定名《四五》,用我之四路以必彻,发我之五动以必工;致敌之四路以必穷,击敌之五动以必忧。此四路五动之旨要也。实王霸之兵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篇有三种简名齐安城简是《善者秦宫简是简是《四看他的旨意,韩信认为《四五》是比较贴贴的《孙子兵法》地》‘四五者,如果其中以一条不知道,也是不可以的相结合所以定名为《四。运用我路以一定使其畅通无阻打开我五个行动就可以运如裕如使敌人的路陷于困窘攻击敌人的五动会使敌人敌人处处受到干扰这就是四五动要领实际上是霸王的军队啊!   齐安城、秦宫邬二简为缩立简。缩去国璋,立取兵璋,半璋也。故缩立简半去半取,实大谬大误也,简上半璋谈兵,有方而无圆,不可取也。故信不考不参也,今独依景林简,车子丕其元容;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势备》,缩立简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信参之而曰,齐、秦二简名实不妥也,乃传之谬误也,二四相生,二四相通,解备不离其旨者,信以为景林简名符其旨也;齐秦两简大乱大悮也。故独依景林简;信以为齐秦简名者;皆不妥也,景林简者,善简也车子正其元容;皆曰“将败”有容一,条一,数一也,齐秦之简文为缩立简也,各条后有“〈”号也,是为约其有约去数加之合于一也,此秦之今元之独之习也,此堕习也,不可长也,多败者、多失也,多失者,多败也,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所以乱而误者,数称胜之变,封而不分也,故不考不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齐、秦二简又为缩立简,缩去八阵之经,立取八阵之地要,以信观之,即称八阵,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此缩立简之谬误也,信以为不可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的篇名均称为”和同"齐国的安成简、秦国的郿邬简这两种简本又是被删节缩立的简本,删除缩节了关于政治方面治国理政的重要章节,实际上只是论述了其中的一半重要内容,所以,缩立删节的简本,是去掉了一半,保留了一半,实际上是很大的失误,简上只论述了半章,只保留了有关直接论述用兵作战的方法,而忽略了政治方面治国理政对于用兵做作战的特殊重要辩证关系,实际上只是论述了方,而将圆疏漏了,所以,信认为,没有必要深入的加以考证,也没有必要作为参考。今天我所依据的简本只是景林简,李左车经过反复斟酌,恢复了原有的容貌;这一篇有三个篇名,齐国的安城简的篇名称为“势备”这个简本是被缩立删节的简本,究竟是什么人删节缩立的,因年深久远,已经无法考证了,信认为,齐国的安城简和秦国的郿邬简篇名,篇名与实际内容是不相符的,这是因为在相互传抄过程中所造成的失误;齐国安城和秦国郿鄔簡名称都不是太妥当的很最完善的简本所以确定名称为将;国和秦国的简文为缩立简。各条款后有“〈”号的。这是就是只保留其中的核心、将具体的运作方法删节,结合在一起的。这是秦国的习惯,这是一种陋习的,是不可能长久的。很多过失的原因。反正在讨论的,一个整体的失败,使可分的;因此对齐、秦两种简本没必要有加以考证,未加参酌,今天单独所依据的是景林简简本,李左车校正并回复了原貌;这篇文章都称为‘八阵‘齐、秦两种简本又为缩写的简本,这个简本缩去了八阵的主题内涵,只保留了八阵地形的要点,以韩信观点,说是论述八阵,只不过是只论述了关于八阵的一些基本原则而已,并没有对八阵的具体法则展开论述,这就是缩写简本的错误了,韩信以为是不值得参考的。现在只有依据景林简本,【李左车】车纠错、并恢了复八阵的原貌。综上所论,齐安城、秦宫邬二简均为缩立简,名实不妥也,乃传之谬误也;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所以乱而误者,数称胜之变,封而不分也,故不考不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齐、秦二简又为缩立简,缩去八阵之经,立取八阵之地要,以信观之,即称八阵,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此缩立简之谬误也,信以为不可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也就是说,银雀山汉墓竹简其中的孙子,科学的说只能属于齐安成简的再传简而已,也就是说,就算银雀山汉墓竹简保留完整,也只是齐安成简的再传简,其中“五称”就是明证!不要说,齐安成简的再传简、银雀山汉墓竹简,就算是齐安成简,或秦宫邬简,也只是属于缩立简而已,被韩信认为的“大谬、大误、大乱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说:齐安成简、秦宫邬简其中存在许多非常大的错失、误解、乱简的情况,至于是什么人缩立的,因为年代久远,已无法考证了,也就没必要加以考证了。
5 q" ?, U/ n8 f! ?   兵圣孙武之子孙驰在{孙武兵法}的缩立简十五曰的立言篇、开明宗义地指出:天机不可泄漏,泄漏者,阳寿减;阴气不可重复,重复者,身有殃杀,杀气不可凶,愚者心不安,故吾子恸揥,天机阴杀,去步图、而留大则,缩立成简一曰计、二曰谋、三曰形、四曰势、五曰争、六曰战、七曰变、八曰实虚、九曰处军、十曰地形、十一曰九地、十二曰火攻、十三曰用间此为十有三篇也,定名《孙子兵法》。所示前者,天机玄,阴气獟,杀狏狓。故非圣明之君,不可传也,非智者、贤士,不可传也,庸者,不要传也,膠腥者不可传也。故定为家传简也。所示后者,百句取精,大则一脉相承,一目了然,小则一是、一非,思所费解也,费解则变,故百世而争变者,变则通也,通则有发也,故定为传世简也此五年所定三简,吾之后世子民明传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天机不可泄露,一旦天机泄漏,就会影响到自己的阳寿,阴杀的气息,也千万不可一再的重复,一再的重复,就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祸及亲属、殃及无辜的百姓,杀生的气息不可过度的凶险,以免使民众惶惶不可终日,所以,我的儿子【孙驰】一直有所担忧,天机阴杀,所以删除了其中关于相关具体的用兵作战步骤、方法和阵图,缩节成新的简本,一是计、二是谋、三是形、四是势、五是争、六是战、七是变、八是实虚、九是处军、十是地形、十一是九地、十二是火攻、十三是用间,这就是兵法十三篇,定名为【孙子兵法】,所出示前者【即孙武兵法】,天机玄奥,阴杀的气息太重,干系到万千生灵的命脉所在,所以,如果不是圣明的君主,不可以相传;如果不是智谋、贤达的人,不可以相传;庸俗贪婪的人,不可以相传;生性暴戾的人,不可以相传,所以我定为“家传简”所出示后者【即孙子兵法】十三篇,这不过是对于【孙武兵法】八十一篇、百句所提取的精华所在,从大的原则上,两者是一脉相承的,读之能够一目了然,从小的、及具体的用兵方法,其中的一是一非,还是很难洞悉其中的关键在,如果很难洞察其中的关键所在,就不应该为现成的兵法教条所局限,应该不断顺应时势的变迁要求,不断的调整、变化和创新,所以,百世之所以一再的争取、谁更能够不断的适应时势变迁的要求,调整、变化和创新,谁才能永远的立于不败之地,只有能够不断的适应时势变迁的要求,调整、变化和创新,这也是够实现可持续的健康科学发展的必然要求,这就是传世简的真正用意所在,我父子先后用了五年时间,修定了三次简本。为我的后世儿子“孙明”所传承。      张公联甲先生在【孙子兵法】书理说明中指出:汉名将韩信子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可知【孙武兵法】与【孙子兵法】是繁简不一、而法则相同之两种简本,【孙子兵法】因其内容散见於【孙武兵法】之中,故韩信不序、班固未录。这段文字的大意是:缩节了具体的方法法,只是论述了一般的原则,将精神贯穿于始终,这就是《孙子兵法》的重要基本原则这也是《孙子兵法优势尽其用兵的具体法则方法贯穿始终,精神贯穿始终这就是《孙武兵法》的妙处一句话,概括:性质相同,同的简本而已。【孙子兵法】因散落于【孙武兵法】之中,所以韩信没有予以序次,班固也没有将其收录。张公联甲先生的评语,可谓中肯的结论。从残存的三种简本来看,汉楚王韩信、汉留侯张良序次语时,指出的,集善而重修定之,也就是说三种简本,相比较而言,景林简,是比较完善的,但是也存在某些不足,比如从“十发”篇序次语中就能管窥一二!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 e1 W# e3 P( ?3 t5 J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
1 u' ]& ^4 O& S7 c, W9 s, Q4 h         鬼谷洞俗家弟子、原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推广者戴文手启
2 }6 v" _4 [/ E0 g. Q! o* P) q
+ ?, ~; h* z3 H: C

2 Y7 U& u% P4 b3 c, A* q/ a
: E7 a0 \8 c$ T$ I; A" C3 m0 s8 e6 S( H. Q#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