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的“十中”篇和清华简《保训》中的“中“”

2013-12-12 23: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62| 评论: 3 |原作者: admin

简介:先给出两篇文章 清华简《保训》篇的“中”是指“中道”吗? 高嵩松 今年初,《文汇报·学林》刊登了吴从周先生《口戕口》一文,其中说道:   由于通假字的大量存在,给文本阐释的多样性带来了不少空间 ...
先给出两篇文章

清华简《保训》篇的“中”是指“中道”吗?
高嵩松
今年初,《文汇报·学林》刊登了吴从周先生《口戕口》一文,其中说道:



  由于通假字的大量存在,给文本阐释的多样性带来了不少空间,有时甚至的确是“好让想象力得以自由游戏”(was der Einbildungskraft freies Spiel l■sst,Laokoon)的……望文生义(au pied de la lettre)地解释往往是歧义纷呈的根源之一。



  数月以来,随着清华简《保训》篇的公布,我发现报刊网络上各家对该篇里“中”字的考释,恰可作为这段话的好注脚,于是想接着吴先生的话题谈一下,想不致有“续貂”之诮吧。







  《文物》月刊今年第六期刊登了《保训》的照片、释文,还有李学勤教授的论文。简文共十一枚简,三百馀字,现结合其他各家的意见,录文以便讨论。常见的通假字,如隹(唯)、女(汝)、才(哉)、旧(久)、解(懈)等,及假借字为字库所无者,径写本字,其他则将本字注于圆括号内。原简文字连写,笔者分了段落。



  唯王五十年,不豫,王念日之多鬲(历),恐述(坠)保训。戊子,自溃(沬)。己丑,昧[爽□□□□□□□□□王 ]若曰:



  “发,朕疾适甚,恐不汝及训。昔前人传保,必受之以詷。今朕疾允病,恐弗念终,汝以箸(书)受之。钦哉,勿淫!



  昔舜久作小人,亲耕于鬲(历)茅。恐,救(求)中。自诣(稽)厥志,不讳(违)于庶万眚(姓)之多欲,厥有施于上下远埶(迩),乃易立(位)埶(迩)诣(稽),测(则)阴阳之物,咸川(顺)不逆。舜既得中,言不易实变名,身兹备,惟允,翼翼不懈,用作三降之德。帝尧嘉之,用受厥绪。於呼!祗之哉!



  昔微矵(假)中于河,以复有易,有易伓(伏)厥罪。微亡害,乃追(歸)中于河。微寺弗忘,传贻子孙,至于成康(汤),祗备不懈,用受大命。於呼!发,敬哉!



  朕闻兹不旧(久),命未有所延。今汝祗备毋懈,其有所由矣。不及尔身受大命,敬哉,毋淫!日不足,唯宿不羕。”



  这篇简文记载了周文王的临终遗言,其中主要讲了有关舜和微的两个故事,有“求中”、“得中”、“假中”、“归中”等语,显然“中”是本篇的核心思想所在。







  既然“中”是理解此篇简文的关键,那么简文提到的四个“中”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各家说法可谓五花八门,莫衷一是。



  李学勤先生认为“中”是指思想观念而言,即“中道”。他的论文在谈及舜与中的问题时引了《论语·尧曰》篇第一章前几句: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



  此章文句不甚连贯,前人早就怀疑有阙文。而《尚书·大禹谟》中有舜帝对禹讲的一段话,与上引尧曰的内容相似,但多出不少内容:



  帝曰:“来,禹!……天之历数在尔躬,汝终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毋庸。可爱非君?可畏非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钦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论语》的“允执厥中”、《大禹谟》的“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后来被朱子称作道统。但众所周知,《大禹谟》已被清阎若璩等人辨为伪作,是所谓的“伪古文尚书”。虽然如此,李先生还是敏锐地指出:“现在看《保训》篇文,似乎尧舜以来确有‘中’的传授。”(《光明日报》4月13日)那么,舜故事中的“中”是否真如他讲的那样,与所谓“中道”思想有关,“对于研究儒家思想的渊源和传统,无疑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文物》2009年第6期)呢?



  我的回答倒是否定的。







  这必须要联系微故事方能讲清楚。从下文微“假中于河”、“归中于河”来看,显然这里的“中”绝非形而上的“中道”。很多学者也注意到这点,他们或是把“中”释为官府簿书,类似诉讼的判决书。或说“中”像旌旗,从而引申为军旅。而有个搞天文的学者,则一会儿把舜故事中的“中”释作测日影的立杆,说“求中”即求大地之中,地中即所谓“中国”;一会儿又将微故事中的“中”解为“建中立极”的祭坛。真让人有些无所适从了。还有几种解释更不着边际,就不再介绍了。



  虽然《保训》篇原文有许多假借字,但大多数研究者是把“中”读作本字的。不过,一位网上作者没有望文生义,而将“中”看成是假借字,读为“众”,他认为“求中”、“得中”于文献无征,而“求众”、“得众”则多有,特别是《礼记·大学》篇的“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一语,“几乎可以说就是《保训》舜事的天然注脚”。还进一步指出:



  《保训》之“中”可求、可得、可假、可归,自是实物而非虚辞,又证以《竹书纪年》“假师于河伯”,则《保训》之“中”正与《纪年》之“师”对应,而“师”之训“众”,典籍多有。



  他的这些意见与我初读简文时的想法不谋而合,但我绝无贪天之功之欲,只想在此再申论一下。



  案“中”是端母冬韵字,“众”则为章母冬韵,古音十分接近。虽然,古书中“中”与“众”直接通假之例尚未见到,但“中”与“终”、“终”与“众”则多有通假之例(见《古字通假会典》22-23页)。因此,“中”可通假为“众”,从音理上讲是可以成立的。这样解读,此篇内容无不文从字顺。众即民众,从简文不断提及“求众”、“得众”、“假众”、“归众”来看,周文王具有十分强烈的民本思想。







  吴从周先生那篇文章中还说过:



  虽然现在“清华简”中惊人的《尚书》篇章尚未公之于世,但即便将来这些先秦时代的真《尚书》可以进一步证明今传本《古文尚书》的确是伪书,也决不能否定其中蕴含的古人思想的精华……更何况《伪古文尚书》中确实存在许多有价值的内容,是尽可供人们搜讨以资论文、论学的。



  这确是见道之论,《保训》中所讲的舜、微等君后与众的关系,恰可作上引《大禹谟》“可爱非君?可畏非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的注脚。而《保训》“自稽厥志,不违于庶万姓之多欲,厥有施于上下远迩,乃易位迩稽”等语,也可与《大禹谟》“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毋庸”、“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相参证,两者思想可谓一脉相通。



  “微寺弗忘,传贻子孙,至于成汤”这句话中的“寺”,李先生录作“志”,其实“志”字前文已见,与此字形不同。即使有人认为“寺”、“志”二字可通假,此语所表达的也不过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意思,不能由此推测“中”是思想观念。既然“中”与形而上的意识形态无涉,那么就不能简单地将它与儒家思想中的“中道”、“中庸”等相比附了。



  或谓“寺”通“持”,“忘”通“亡”,意为持而不失。我则以为“寺”可读做“恃”,微所“恃”者,乃前文之“中”即“众”也,用现在的大白话讲,就叫“依靠群众”。舜在“得众”前是“恐”的,“得众”后也是小心“翼翼”、“不懈”怠的。而微则不仅在伐有易的过程中“假众”、“归众”,并能将 “一切依靠群众”的“优良传统”牢记在心、永远保持下去,当然他就能有“恃”而无“恐”, 无往而不胜了。永葆这种“走群众路线”的精神,大概就是所谓“保训”的真谛之所在吧。







  出土古文献很难释读,有时读如本字,有时则需按通假字来处理,而通假为何字又会人言言殊,读如本字的解释有时也是众说纷纭,上举《保训》“中”的考释便是一例。



  此篇中其他字的释读,各人见解也多不同。如“不豫”的“豫”字,原文从疒从余,而李先生释为“瘳”,不确。“亲耕于鬲茅”的“茅”,各家多根据上博简的“历丘”而释作“丘”,我则以为是“亩”的假借字。又如“身兹备”,李先生读为“身滋备”(备训为慎),我则疑“身兹”可读作“仁慈”,因为“仁”字在楚简中多写成从身从心,而战国玺印中常见一种箴言印曰“中身”,就读作“忠仁”。再如,与篇末“日不足,唯宿不羕”类似的话也见于一些传世文献。其中“羕”字,《逸周书》作“悉”,李先生据此将“羕”通假为“详”,其他学者则多据一些古书中的“宿善不祥”之语,把“羕”读为“祥”。而我则读作“永”,盖“日不足”与“宿不永”可互文见义。至于文献中“悉”字,则可能是由“羕”先错成“恙”,再讹作“悉”所致。



  出土文献值得重视的原因之一,即在于它往往能纠正经历代传抄刊刻的古籍中许多不易察觉的错误。以《论语》为例,《述而》篇中孔子的名句“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據”,在郭店楚简中写作“柙”字的古文(与“據”字形近),在此应读为“狎”,就是一著例。前面提到,李先生已注意到《论语》等文献中尧舜所言“允执其(或作厥)中”的传统。我受《保训》的启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即把这个“中”也读作“众”。“執”(执的繁体)与“埶”在古文献中有形近致讹的现象,而“埶”即“迩”的假借字,见于上引《保训》等各种古文字资料。因此,“允执厥中”疑可读为“允埶(迩)厥众”,也是亲民的意思,这正与《保训》篇中要表达的民本思想有内在的关联。



  《保训》“传贻子孙,至于成汤”,可与《孟子·离娄下》“汤執中,立贤无方”联系起来看。朱熹认为这句话并不是讲“执中道以立贤”,而是“执中自是执中,立贤自是立贤。只这‘执中’,却与子莫之‘执中’不同”(见《朱子语类》卷五十七)。我则疑此“执中”也可读为“埶(迩)众”,能“与群众打成一片”,自然能从中不拘一格地选拔人才,这样读文义贯通,不必“执中自是执中,立贤自是立贤”了。当然,我并非要将古书中所有的“执中”都改读,如《孟子·尽心上》就有“子莫执中,执中为近之,执中无权,犹执一也”的话,两者应该区别对待。







  随着清华简的不断整理,相信一定还会有许多重要的发现,但也会面临如何阐释的棘手问题。这些古代文本中定会有不少“陷阱”,即使最权威的学者,想必也不能“有恃无恐”地保证自己的解释是最合理的,谁也不能够绝对做到“允执厥中”。但我相信,在相互讨论、不断切磋中,真理会越辩越明的。不过,首先得将这批“涉及到中国文化的核心内容”的宝贵资料尽快刊布,这样才好让大家来共同研究,共襄此学术盛事。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楼主热贴

    heatlevel语林之獬:何谓"仓颉独传者,壹也"
    heatlevel语林之獬:顾颉刚的志愿是什么?
    heatlevel篇章!篇章!——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heatlevel惠施十事的一点资料
    heatlevel从“自顾不暇”,“固步自封”和“全军尽墨”说起
    heatlevel语林之獬:何谓“慮有德色”?

社区热点
写朱陈村宝泉寺 写朱陈村宝泉寺

    拜新月
    南歌子---赠一苇老师
    月缺花残芳心移(5笔字一)大乔 中
    妇产科(称谓)三碗兄中
    千峰叠翠云蒸染
    【祭母诗】初稿修改后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0 顶顶0 踩踩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IAI

37
主题        

13
好友        

2851
积分

国子监博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消息

       
2#
发表于 2011-12-22 17:22:02 |只看该作者
李 零:说清华楚简《保训》篇的“中”字
2011-04-21 19:09
李 零:说清华楚简《保训》篇的“中”字

北京大学 李 零 《中国文物报》2009年5月20日7版

最近,清华大学入藏的战国楚简格外引人注目。我到清华开过两次会,看过两次简,得到清华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的热情接待。

目前,简文尚未公布,李学勤先生和赵平安先生分别撰文(李学勤《“清华简”研究初见成果:解读周文王遗言》,赵平安《解读清华简:〈保训〉的性质和结构》,并见《光明日报》2009年4月13日第12版“国学”),向学界介绍了其中的《保训》篇。有个学生拿他们两位的文章给我看,问该篇的“中”字是什么意思,我才注意到这个问题。我发现,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值得大家深入讨论。

李学勤先生说,“这篇简文完全是《尚书》那种体裁”,内容是“周文王遗言”,周文王向太子发(即后来的周武王)讲了两件史事,一件是关于舜的,一件是关于上甲微的。

赵平安先生说,“《保训》的体式与古文《尚书·伊训》相似……若参照《伊训》,《保训》也可以叫做《文王之训》。它极可能是《尚书》的佚篇。今天所能见到的《周书》,最早的莫过于周武王,这篇《文王之训》,无疑应踞于《周书》首篇的地位”,此篇有三个典故,一个讲黄帝,一个讲舜,一个讲上甲微,讲“中”的两段之前,还有讲黄帝的一段。

李先生引用的简文,主要属于后两段:

(1)“昔舜旧作小人,亲耕于历丘,恐求中,自稽厥志,不违于庶万姓之多欲。厥有施于上下远迩,乃易位迩稽,测阴阳之物,咸顺不扰。舜既得中,言不易实变名,身滋备惟允,翼翼不懈,用作三降之德。帝尧嘉之,用受厥绪。”

(2)“昔微假中于河,以复有易,有易服厥罪。微无害,乃归中于河。”

李先生提出的问题是:

大家都熟悉,《论语·尧曰》载尧命舜:“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并云:“舜亦以命禹。”这与《保训》周文王所说有所不同,不过孔子确实重视中道,其孙子思所作《中庸》就引述了孔子有关的话,然后做了专门的发挥:“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把“中”提高到哲理的高度上来阐述,同时与“和”的观念沟通结合,有很大的发展。无论如何,《保训》的思想与儒学有共通之处,很值得探索研究。

谈到这里,自然难免牵涉到宋儒的“道统”论。朱子撰《中庸章句》,序的开首即讲“道统”,他说:“道统之传有自来矣,其见于经,则‘允执厥中’者,尧之所以授舜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者,舜之所以授禹也。尧之一言,至矣尽矣,而舜复益之以三言者,则所以明夫尧之一言必如是而后可庶几也。”朱子说的舜授禹之言,见于东晋以下流传的《尚书·大禹谟》,号称“十六字心传”,阎若璩等已经明辨其伪。现在看《保训》篇文,似乎尧舜以来确有“中”的传授,相信会引起各方面的兴趣。《保训》简的图片和释文,不久也会公布,供大家研究。

这一材料应该怎么理解,我想讲一下我个人的理解。

第一,我认为,《保训》所述虽为西周之事,但从文辞风格看,应属战国讲述的西周故事,不是当时的典谟训诰,而是拟古之作。

第二,“道统”是宋儒虚构的儒学正统:孔子传曾子,曾子传子思,子思传孟子,唯此三子独得真传。这种说法并无历史根据,也不能反映早期儒学的丰富性。孔门最重要的人物是颜渊、子路和子贡,曾子只是最晚的学生。

第三,宋儒所谓“中”,《尧曰》之“中”也好,伪“十六字心传”之“中”也好,《中庸》之“中”也好,都是哲学概念,而简文的“中”是一种器物。两者是否有关,还值得讨论。但无论如何,宋儒并不知道简文所说的“中”。

什么是“中”,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我们不妨看一下“中”字的字形。

“中”字,从商代到战国,写法一脉相承。其原始写法,一般有三个要素:

(1)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一道竖画,像一根标杆。

(2)竖画的中间有个圆圈,表示这个杆子的中点(两端之中)。甲骨卜辞多用方笔,写成方框;铜器铭文多用圆笔,写成圆圈。无论方圆,都不把中间填实,因而有别于“十”字。

(3)圆圈的的上下皆有旗斿,上下两段的方向一致:向左飘,一律向左;向右飘,一律向右。 方人,即旗字的偏旁。

“中” 与“仲”、“方人”有关。“仲”无旗斿,只有竖画和圆圈,是从“中”字分化。“方人”是旗杆,也是字形、意义相似的一类(许慎以为“史”字从中(《说文解字·丨部》),但古文字的“中”与此不同,一竖所穿,不是两画上出的口字。王国维推测,“史”字所从的中乃“盛筴之器”(《释史》,收入《王国维遗书》,上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第一册,《观堂集林》卷六,1-6页) 。 方人,即旗字的偏旁。

“中”字到底指什么?学者有三说:(1)旗帜说(唐兰说);(2)圭表说(温少峰、袁庭栋说);(3)风向标说(黄德宽说)。(参看:于省吾主编《甲骨文字诂林》,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第四册,2935-2926页)

案此三说,似可折中于中国古书所说的“表”。“表”者,即今语所谓“标杆”,它可以是普通的标杆,也可以是有旗斿的旗杆。这种杆子有两个功能,一是“立竿见影”,当观测日影的圭表用,二是借助旗斿,观风向,测风力(殷墟卜辞卜“立中”,经常会问是否“亡风”。《三国演义》第四十八和第四十九回讲“借东风”的故事,周瑜吐血,是看旗,转忧为喜,也是看旗),三说并不矛盾。

古书所谓“表”,常与“旗”并说,是类似之物,如《左传》昭公元年“举之表旗”是也。

“表”常用于军中,用于合军聚众,教练士卒。如《周礼·夏官·大司马》《六韬·犬韬·分兵》《尉缭子》的《将令》《兵教上》《踵军令》都提到军中的“立表”,以及用表旗划分营垒,“战合表起”等等。

表有两大用:

一种用于集合,立表辕门,视日影消失,时当正午,全军集合于表下,迟到者斩,古人叫“日中期会”,如司马穰苴斩庄贾的故事就涉及这种制度(《史记·司马穰苴列传》)。

一种是用于阵法操练,每百步树一表,练习作坐进退,“及表乃止。”古人说,“古者逐奔不过百步,纵绥不过三舍”(《司马法·仁本》),就是这么训练出来的。

殷墟卜辞的“立中”就是古书常说的“立表”。

我们今天的升旗仪式,就是来源于军中。

“中”有表率之义、标准之义,就是从标杆的意义引申。

“中”有中间之义,中心之义,也是从标杆的意义引申。

表也是测量工具。

周公营建新邑于洛,“相宅”、“攻位”(《尚书·召诰》),是革故鼎新,一时之大事,据说就是用“表”作测量高下远近和四方八位的工具。

《尚书·召诰》提到“王来绍上帝,自服于土中”。什么叫“土中”?就是东南西北“四土”之中。司马迁的解释是“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复卜申视,卒营筑,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作《召诰》、《洛诰》”(《史记·周本纪》)。

何尊铭文说“宅兹中国”,有如西谚:条条大路通罗马。

“中国”之义立于此。

《周髀算经》是附会这一故事(“周髀”的“髀”就是指表),周公观景台也是附会这一故事(台在河南登封告成镇的周公庙)。它们都是附会周公立表观影,定鼎于洛的故事。

古之阴阳,阳字作双手捧日形,阴字则从云今声(云者蔽日,表示相反的意思),阴阳是以日影分。术家讲方位,例以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左前为阳,右背为阴,其说皆与日影有关。

简文说,“厥有施于上下远迩,廼易位迩稽,测阴阳之物,咸顺不扰”,“表”就是这样的东西。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诗·周颂·思文》。简文的“中”不是一般的表,而是一根可以“为民立极”的标杆。英文的pole庶几当之。pole既指杆,也指极,如今“南极”、“北极”的“极”就是这个词。它和“九鼎”一起,同样是权力的象征。

“中”代表什么?曰“四方之极”(《诗·商颂·殷武》),太一是宇宙之“中”,天子是天下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IAI

37
主题        

13
好友        

2851
积分

国子监博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消息

       
3#
发表于 2011-12-22 18:17:52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AIAI 于 2011-12-22 18:29 编辑

学术灾难的气味太浓厚了。

让我们从一些简单的事实入手:

1

    子曰:“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
    --礼记-中庸


2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舜亦以命禹。
    --论语-尧曰



3

    帝曰:“来,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贤。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不自满假,惟汝贤。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予懋乃德,嘉乃丕绩,天之历数在汝躬,汝终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可爱非君?可畏非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钦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四海困穷,天禄永终。惟口出好兴戎,朕言不再。”
    --伪古文尚书-大禹谟



根据1,我们知道,执两用中,推崇的是一个适度的观念。
执其两端,是指的过与不及两个极至,把握了两个极至,也就是全面的把握。
用中,是不走极端,把握一个合适的度。
2,只是1的缩写形式。
3又是对1,2 的化用。
这里的关键是1,2,3的一脉相承,限定了中的解释,只能确定为 对待事物的方式, 而不是一个可以触摸的实体。


而保训的诡异之处在于:

    昔舜旧作小人,亲耕于历丘,恐求中,自稽厥志,不违于庶万姓之多欲。厥有施于上下远迩,迺易位迩稽,测阴阳之物,咸顺不扰。舜既得中,言不易实变名,身滋备惟允,翼翼不懈,用作三降之德。帝尧嘉之,用受厥绪。呜呼!发,祗之哉!”

    “昔微假中于河,以复有易,有易服厥罪,微无害。迺归中于河。微志弗忘,传贻子孙,至於成汤。祗备不懈,用受大命。呜呼!发,敬哉!”


第一句通过尧舜,完全确立了此处的中即上举1,2,3的中。
这倒不奇怪,论语中就明说了舜亦以命禹,指出了一个由中连结的尧舜禹传承之链。
而上引段落的第二句,又构造出一个河--上甲微---成汤的传承之链。
而整个段落处于文王遗言之中,又构造出一个 文王--武王--以下的传承之链。

这里的问题在于,保训中的中,可求,可假,可归,完全是一个实体,这就推翻了传统文献1,2(3乃据1,2捏造出来)。

上面列举了两篇学者的讨论,
第一篇是高嵩松先生的,他认为保训的中,乃至允执厥中的中,都应解释成众。
这个看法的缺陷是,完全忽略了1对中的限定,以及1,2,3的一脉相承。
更重要的是,这样做的结果是为了一篇来历不明的东西抹杀了一个中国乃至世界思想史上的重要成果。
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中国的孔子,希腊的亚里士多德,都是这个时代的杰出人物,又不约而同的提出了中庸的价值标准。
在孔子那里,就不用多说了,礼记的执两用中,就是一个精准的表达。
无独有偶,

    Aristotle says, the virtues are no different from technical skills: every skilled worker knows how to avoid excess and deficiency, and is in a condition intermediate between two extremes. The courageous person, for example, judges that some dangers are worth facing and others not, and experiences fear to a degree that is appropriate to his circumstances. He lies between the coward, who flees every danger and experiences excessive fear, and the rash person, who judges every danger worth facing and experiences little or no fear. Aristotle holds that this same topography applies to every ethical virtue: all are located on a map that places the virtues between states of excess and deficiency.


亚里士多德理想的的度,the mean, 位于两个极端之中,位于多余(过)与缺乏(不及)之中。

第二篇是李零先生的,他说:

    简文的“中”不是一般的表,而是一根可以“为民立极”的标杆。


这种说法完全忽略了简文与1,2 的联系,也同样地抹杀了思想史上的重大贡献。
当然,在简文面前,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因为简文本身就是伪作,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里稍微要多提一下的是,简文中的第二句,其内容无非来自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这是甲骨文研究中最杰出的成就之一,作为一个有素养的作伪者,自然是读过的。
但是,观堂所考证出来的,其实是很朴实的故事:

    《大荒东经》曰:“有困民国,句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
    郭璞注引《竹书》曰:“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克之,遂杀其君绵臣也。”


王亥在有易的地盘牧牛,与有易的女子有淫而被杀害,其弟王恒之子上甲微向河伯借兵伐有易,报得血仇,并取回了王亥所放牧的牛群。
在这个朴素的故事里,存在的元素都是人类早期社会所习见的,中心无非是色欲(海伦),财产(仆牛),血亲复仇等等。
而在保训的简文中,按李零先生的解释,突然多出了一个中,一根可以“为民立极”的标杆,这东西对于战场杀伐有何用处?
上甲微是为了血亲复仇和夺回财产,还是为了为民立极?
在之前之后的多场战争中,黄帝战蚩尤,殷革夏命,武王伐周,可曾有这标杆的出现?

老实说,近年来的考古学,文字学界乱象迭出,把顾颉刚先生和唯物主义史学的成果丢失殆尽,基本在往旧史学的回头路上大步前行。
清华简保训的诠释,就是一个明证。
这东西一出来,无数的学者就有事干了,文章一篇篇出,成果一个个冒,连点起码的辨伪都不做。
在这个时候,不由得让人想起伟大的俞敏先生曾经说过的话。
他说,这么多年,只搞了这么多东西出来,实在惭愧,不过,
不要只看我确立了多少,还要看我挥笔抹杀掉了多少东西。

今天关于清华简的工作,辨伪的除外,都在将来被人抹杀之列。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3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admin 2013-12-12 23:11
    孫武兵㳒 第肆拾弌篇 拾中

    帛书原文:
    兵之生道者,以中為冓。中之冓者,國之浡也。中興則民富,民富則國實,國實則兵彊,兵彊則恆立于靝地之中。昔者,黄帝問道,倞于崆峒洞中,苦心孤詣,弎載而《中啇》理道,《中平》理兵。《中平》恀萬民之心而伐蜀禄,以擒蚩尤,立中國而濈靝下。

    简体翻译:
    兵之生道者,以中(1)为冓(gou)(2)。中之冓者,国之浡(3)也。中兴则民富,民富则国实。国实则兵强,兵强则恒立于天地之中。昔者,黄帝(4)问道,倞(5)于崆峒(6)洞中,苦心孤诣,三载而《中啇》理道,《中平》理兵。《中平》恀(shi)(7)万民之心而伐蜀禄(8),以禽蚩尤(9),立中国而濈(ji)(10)天下。

    白话翻译:
      善于寻找用兵打仗生成总结规律的人,凭借掌握“精妙诀窍”构建生成用兵的规律。掌握“精妙诀窍”隐奥之人,会使得国家兴旺。“精妙诀窍”运用的好,民众就富裕,民众富裕就会使得国库充实。国库充实就会使得军队强大,军队强大就可以永恒立于天地之间。古时,黄帝为了追索“道”前往崆峒山向广成子请教,苦心研究,造诣极深。花费了三年时间生成了《中啇》,阐述什么是“得道”, 生成《中平》 阐述什么是“用兵”。凭借《中平》书中的用兵道理统一民众的思想,在涿鹿山这个地方擒住蚩尤。建立了统一的中国而平定天下。
    释疑:
    中:在这里指事物的精华部分和中坚力量,据收藏者张敬轩先生介绍,黄帝时代,凡遇到国家大事,一般会先派三个人,每个人先摇出三个卦,一共九卦,然后开三次会议,每次各去掉2个依据事实判断最不可能的卦象,最后的这一个卦就称之为“中”,后来孟子把它理解为“中庸”,也就是“至正”。
    备注; 清华简《保训》简的释文大致内容是:周文王在位五十年的时候得了重病,他预感到自己将要离开人世,担心没有时间向其继承人传授宝训,戊子这一天,他自己洗了脸,第二天他把太子发(即后来的周武王)找来,对太子发说:“我的病已经很严重了,担心没有时间对你加以训告。过去人们传承‘宝训’,一定要把它背诵下来。现在我病得这么重,你一定要把我说的话记下来。要恭敬做 事,不要放纵自己。”“以前舜出身于民间,亲自参加劳动,舜就去求取‘中’,能够自我省察,将事情做好。舜获得了‘中’后,更加努力,毫不懈怠。舜的行为 得到了尧的赞赏,尧就把自己的君位传给了舜。”

    冓:结构的意思,《唐韻》古𠋫切《集韻》《韻會》《正韻》居𠋫切,𠀤音遘。《說文》交積財也。象對交之形。又《韻會》數也。十秭曰冓。又《韻會》邑名。又中冓,宮中構結深密之處。《詩·鄘風》中冓之言。《前漢·梁共王傳》聽聞中冓之言。《註》應劭曰:中冓,材構在堂中。顏曰:舍之交積材木,蓋閫內隱奧處。


    浡:旺盛的意思,《廣韻》《韻會》《正韻》蒲沒切《集韻》薄沒切,从音孛。《爾雅·釋詁》作也。《孟子》則苗浡然興之矣。 又《博雅》盛也。《左思·吳都賦》歊霧漨浡。 又浡潏,沸涌貌。《木華·海賦》天綱浡潏。 又滂浡,憤鬱貌。《馮衍·顯志賦》氣滂浡而雲披。 又《玉篇》渾也。 又海別名。與勃渤从通。

    黄帝:黄帝(英文:The huangdi;Yellow emperor)(公元前2697-公元前2599年)少典之子,本姓公孙,出生成长于陕西姬水,居轩辕之丘(在今陕西省武功县),故号轩辕氏,葬于陕西桥山黄帝陵。以土德王,土色黄,故曰黄帝。《易·系辞下》:“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孔颖达疏:“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也。”《史记·五帝本纪》:“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裴駰集解:“号有熊。”司马贞索隐:“有土德之瑞,土色黄,故称黄帝,犹神农火德王而称炎帝然也。” 黄帝与炎帝是华夏族的始祖。《国语·晋语》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陕西武功漆水河)成,炎帝以姜水(陕西宝鸡清姜河)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这是中国历史最早记载炎帝、黄帝诞生地的史料。因此,炎黄二帝都是起源于陕西省中部渭河流域的两个血缘关系相近的部落首领。后来,两个部落争夺领地,展开阪泉之战,黄帝打败了炎帝,两个部落渐渐融合成华夏族,华夏族在汉朝以后称为汉人,唐朝以后又称为唐人。炎帝和黄帝也是中国文化、技术的始祖,传说他们以及他们的臣子、后代创造了上古几乎所有重要的发明。

    倞:索取;求 。祊之为言倞也。——《礼记》。注:“倞犹索也,倞或为谅。


    崆峒:就是崆峒山,它位于甘肃省平凉市城西12公里处,东瞰西安,西接兰州,南邻宝鸡,北抵银川,是古丝绸之路西出关中之要塞 。景区面积84平方公里,主峰海拔2123米,集奇险灵秀的自然景观和古朴精湛的人文景观于一身,具有极高的观赏、文化和科考价值。自古就有“西来第一山”、“西镇奇观”、“崆峒山色天下秀”之美誉。

      由于崆峒山和伏羲文化遗存(包括大地湾遗址)处于同一地域范围,加之雄秀的景色以及独特的丹霞地貌,为其成为黄帝问道的圣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黄帝问道于崆峒山,最早的记载是战国时代《庄子·在宥》:'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崆峒山上,故往见之。'广成子居崆峒山石室之中,黄帝闻而造 访,说:'闻吾子达于至道,敢问至道之要?'广成子说:'尔治天下,云不待簇而雨,木不待黄而落,奚足以语至道哉!'黄帝退,筑特室,席白茅,闲居三月, 复往见之。广成子南首而卧,黄帝从下风膝行而前,再拜请问治身奈何而可长久?广成子蹙然起身曰:'善哉问乎!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 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尔形,无摇尔精,乃可长生。慎内闭外,多知为败。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千二百岁吾形未尝衰'。
      
    (7)恀:凭借的意思;  《廣韻》尺氏切《集韻》《韻會》敞于切《正韻》尺里切,从音侈。《玉篇》怙恃也。 又《廣韻》諸氏切《集韻》掌氏切,𠀤音紙。《爾雅·釋言》恀,怙恃也。或从氏。 又《廣韻》承紙切《集韻》上紙切,从音是。恃事曰恀。或亦从氏。

    (8)蜀禄:同“ 蜀鹿 ”。 银雀山 汉 墓竹简《孙膑兵法·见威王》:“昔者, 神戎 战 斧遂 , 黄帝 战 蜀禄 , 尧 伐 共工 。”意即 涿鹿 。相传 黄帝 诛 蚩尤 于此。 清 沉涛 《瑟榭丛谈》卷上:“《隶续·帝尧碑》‘然后 尧 迺受命 蜀鹿 ’,案 蜀鹿 , 独鹿 之省,即 涿鹿 也。古涿、独通字。”
      涿鹿被称为“中华文明第一古都”,“中华三祖圣地”,“黄帝城”。这一古老的地名,县名是得自城名,城名是得自山名,山名是以山下植物“竹”、动物“鹿” 而得名为“竹鹿”的。按“竹鹿”之音,曾经分别记之以涿鹿、独鹿、浊鹿、浊漉、独漉等许多名称。据考证,商末周初,寒冷期出现,竹子生长绝迹后,竹鹿山无 “竹”之后,山名、城名以“竹鹿”二字之音乱记了一个时期后,到了春秋之后,便逐渐统一到“涿鹿”二字上来。“竹鹿山”变成了涿鹿山,“竹鹿城”变成了 “涿鹿城”,“竹水”自然早被写作“涿水”了。
      至于“涿”字,当敲击讲。因击瓦鼓之声同流水下滴之声相似,后“涿流水下滴也。从水,涿声。” 远古的狩猎人要想捕到鹿,只得派一部人携弓箭埋伏起来,而另一部人在远处相对的地方涿(敲击)器具发出响声,使鹿子受惊向猎人埋伏地方奔跑,现今俗称“赶 坡”。皮肉俱佳的鹿实在难得,鹿死谁手谁就成了英雄。以后,“涿鹿”就有了其引伸之意——诸侯争霸天下的地方。
      涿鹿故城在今河北省涿鹿县南,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庄子.盗跖》:"然而黄帝不能致德﹐ 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成玄英疏:"涿鹿﹐地名﹐今幽州涿鹿郡是也。"清唐孙华《夏日园居杂咏》之九:"战垒荒凉余涿鹿﹐边关容易卖卢龙。"一 说﹐山名。 县因山得名。据《读史方舆纪要》载:“涿鹿山,州(保安州)西南九十里,一名独鹿山,涿水生焉,相传黄帝破蚩尤于此。”
      另有一说:古涿鹿城,其遗址在今涿鹿县城东南30多公里的矾山镇三堡村北。初以轩辕黄帝所居称为轩辕之丘、轩辕之台,约在夏商之际依山名称竹鹿,春秋之际普以“竹 鹿”二字之音,分别被记之以浊鹿、独鹿、蜀漉等不同名称。战国后期统一到涿鹿二字上来,西汉始置县、南北朝时其城即毁;今涿鹿城因处桑干河、洋河汇合处, 古为沼泽地带,所以建城较晚,北魏以后才逐渐修建完善。汉代始置县,称下洛,王莽更名下忠,三国魏时称广宁,北齐曰北燕,唐长安时名永兴,后唐为新州,石 敬瑭送予契丹后改名奉圣州,元更名保安州,1914年恢复使用古涿鹿县的名称,依县治所在称涿鹿。
    (9)蚩尤:蚩尤与炎帝有族裔的关系。《路史·蚩尤传》说:“蚩尤姜姓,炎帝之裔也”。
      炎帝与蚩尤均由神农氏族发展而来,同属农耕部落联盟。炎帝部落为神农氏族之直系后裔,仰成于其 先祖神农氏发明耒耜功绩之余烈,得以居逐耕部落联盟之首,而称“炎帝”。炎帝与神农氏既属于两个不同的历史阶段,故《史记·封禅书》例举封禅大典时,将神 农氏与炎帝分列先后。在《史记·五帝本纪》中,关于神农氏与炎帝的记叙非常贴近,但未予指明其间的关系。《帝王世纪》说:“神农氏作,是为炎帝”,已经注意到二者的亲缘关系。《汉书2古今人表》及《易·系辞》疏将为帝与神农氏合称呼为“炎帝神农氏”。
      《易·系辞》疏引《帝王世纪》云,“炎帝”之号,凡传八世:帝临魁、帝承、帝明、帝直、帝嫠、帝哀、帝榆罔。至帝榆罔之世,始见蚩尤部浇崭露头角。
      蚩尤部落是由神农氏族发展而来的一群农耕部落中实力最强的一个部落。其实力雄厚的原因,一是益于其居地产盐;二是在煮盐的生产过程中,发明了冶炼金属与制作兵器。
      《梦溪笔谈2卷三》记:“解州盐泽,方面二十里。久雨,四山之水,悉注其中,未尝溢;大旱未尝涸。卤色正赤,在版泉之下,俚俗谓之蚩尤血”。宋代解州治在今山西运城市解州镇。盐泽今名解池, 素有“国宝”之誉,有硫酸钠、氯化钠、硫酸镁等盐,含钙、碘、钾、硼、锂、铯、锶等稀有元素。《太平寰宇记·卷四六》客观存在邑县条下记:“蚩尤天在县南 一十八里”。故安邑县即今县,亦受辖于运城市。这里曾经是蚩尤部落的居地。得盐泽之富,蚩尤部落才有实力与黄帝抗争。如《史记·五帝本纪》云:“轩辕乃习 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
      《管子·地数篇》说:“葛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 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二十”。葛庐之山及雍狐之山具体所指无考。其地处当不会离今运城市太 远。或者就在其地。“金”泛指金属,不限于黄金。
      与今山西运城市相邻的今河南三门峡市,也是农部落的聚居中心。数千年之后,这里仍有神农氏后裔。《史记·本周纪》载,周武王伐纣成功,“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裴骃《史记集解》注释:“《地理志》弘农陕县有焦城,故焦国也”。《汉书· 地理志》弘农郡,首县弘农,治在今河南灵宝县。陕县今属三门峡市。《地理志》载弘农郡“有铁官,在黾池”黾池即今渑池县,亦属三门峡市。灵宝县有金矿,至 今仍有重大开采价值。其它如银、铜、铁、锌、铝等矿藏资源储量也很丰富,该地区具有金属冶炼的必备条件。相传黄帝采首山之铜铸鼎处,即在灵宝县境内 ,其相对历史年代在轩辕与蚩尤之战后。这一地区不仅矿藏丰富,而且土地肥饶,盛产五谷林果及紫胡、天麻、黄苓、丹参等中草药,宜于农耕部落居住。
      由史籍所载观之,蚩尤部落因得盐池之利,金属冶炼之法,成为以炎帝为首的农耕部落联盟中实力最雄厚的一个部落。蚩尤与炎帝同为神农氏后裔,显赫者称炎帝,失败者称蚩尤。
    关于蚩尤与黄帝之战,载籍所见,有三种说法:一说是黄帝胜炎帝之后,再胜蚩尤而巩固帝位,黄帝与蚩尤之战似为黄炎之战争的余波;另一说是蚩尤驱逐赤帝(即炎帝),赤帝求诉于黄帝,二帝联手杀蚩尤于中冀;三说是蚩尤作兵攻黄帝,兵败被杀。
    第一种说法
      如《史记·五帝本纪》载:“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 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依附杀蚩尤”。太史公言黄帝名轩辕,国号有熊 轩辕本意为车,应是指发明制作车的技术而得名的氏族及其首领的名称,如发明制作农耕工具技术称神农氏,发明制作捕捞工具技术而称伏羲氏,发明钻燧取火技术 称燧人氏然。有熊国号。当时的“国”,实为部落。熊、罴、貔、貅、貙、虎为六种兽名,应是有熊部落中六个氏族的名称,或谓图腾。阪泉,水名,在今北京市延庆县。涿鹿,山名,在今河北涿鹿县,与阪泉相距不远。
    第二种说法
      见于《逸周书· 尝麦解》:“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广平之地曰阿。争战发生在涿鹿山下的开阔地带,隅指角 落,“九”意指多,并不限于具体数目八加一。“九隅无遗”是说蚩尤驱逐赤帝(即炎帝)部落不留遗地。地冀指中原冀州。《尔雅·释地》:“两河间曰冀州”。 郭璞注:“自东河至西河”。当时把黄河入海处称为东河,河套向南流处称西河。《周礼·职方》记:“正北曰并州”,今山西太原、河北正定保定皆属之;“东北 曰幽州”,今北京市属之。上古冀州位于幽、并之南,地在今山西南部及河北西南部。传说蚩尤被杀之处,在今山西运城解州。
    第三种说法
      如《山海经·大荒北经》载:“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风伯雨师是农耕蚩尤部落专司气象的巫师,后为农业气象神,立有庙,岁时奉词。《韩非子·十过》说:“昔者黄帝俣鬼神于泰山之上……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反映了风伯雨师与蚩尤部落之密切关系,因为农业部落生产的丰收部是与风调雨顺分不开的。
      三说孰是,今已无考查之可能与必要。对于此类流传千年后才被记入载籍的史前传说,史学家注视的焦点,是其中透出的史影;而民族学者关心的问题,则是该传说反映出的族体的类型、文化特征及其形成和衍变的过程。
    蚩尤战败后的结果
       一说是被黄帝擒杀,如前引述《史记》《逸周书》《山海经》所记;另一说是受到黄帝重用,如《龙鱼河图》所言:“黄帝制服蚩尤,帝因使之主兵,以制八 方”。逮至秦汉,民间尚有以蚩尤为兵主行礼祠之俗。以致秦始皇东游及高祖刘邦起兵,皆从民俗礼祠蚩尤,见载于《史记·封禅书》及《史记·高祖本纪》。
      《管子·五行》亦有黄帝重用蚩尤的记载:“昔者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蚩尤明天道,故使为当 时”。“当时”是中原黄帝部落联盟的一种公职名称,其地位与职能约与《周礼》中的“天官”相类,亦近似于后世各朝之宰相,是辅佐部落联盟首领(帝)管理各 部落公共事务的部宰。此处所言之“天道”,是指天文历法岁时月令的经验知识。熟悉这些知识,是安排农业部落生产生活,管理好农业部落社会的关键。
      关于蚩尤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的记载,反映了黄帝与蚩尤关系的不同阶段与不同侧面。“蚩尤”本 是农部落的他称,既是对部落酋长的他称,也是对部落全体成员的他称。蚩尤部落的第一任酋长称蚩尤,第二任酋长亦称蚩尤;第一代部落成员称蚩尤,第二代部落 成员仍然被称为蚩尤。如同《大载礼记·五帝德》记“黄帝三百年”之类传言的实际内涵。把黄帝与蚩尤的战后关系放到原始部落战争的历史背景中去认识,杀戮是 不可避免的,斩尽杀绝又是不可能的,最终只能是让战败的部落在服从的条件下保持原状生活下去。

    (10)濈:意思是聚集的样子,如《诗经》中“尔羊来思,其角~~。”

    二、帛书原文:
    故道有中者,《中平》之道;天旹有中者,中春(1)、中夏、中秌、中冬是也;地有中者,侹迤之地。人有中者,人中麟風;數有中者,弍、弎、肆也;方圓有中者,中極點也;貨取中者,日中有市;《伍典》有中者,《中平兵典》;明晻有中者,弌威弌詭也;靝地有中者,空也。此拾中之憺國威兵,用也。故善用兵者,恀萬民而合靝地,傃十中而通《五典》。

    简体翻译:
    故道有中者,中平之道。天时有中者,中春(1)、中夏、中秋、中冬是也。地有中者,侹(2)迤(3)之地。人有中者,人中麟凤(4)。数有中者,二三四也。方圆有中者,中极点(5)也。贷取中者,日中有市(6)。五典(7)有中 者,《中平兵典》。明暗有中者,一威一诡也。天地有中者,空也。此十中之儋(dan)(8)国威兵,用也。故善用兵者,恀(9)万民而合天地。傃(su)(10)十中而通《五典》。
    白话翻译:
    所以“道”的“精妙诀窍”是“中平”之道。天文立法中的“精妙诀窍”的月份是,仲春(农历二月)、仲夏(农历五月)、仲秋(农历八月)、仲冬(农历十一月);地理条件中“精妙诀窍”的地势是平直而长又能够顺着延伸的。人类中“精妙诀窍”的人是像麒麟凤凰一样才智出众的人;数字中“精妙诀窍”的数字是,二、三、四;方形和圆形的“精妙诀窍”是中间的“极点”;做生意的“精妙诀窍”的时候是在中午的时候形成集市,让天下所有的人都来进行交易,这样能聚集天下的财物,交易后了就能离开,都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五典》典籍中“精妙诀窍”是《中平兵典》,孙武兵法中《明暗》篇的“精妙诀窍”是一方面使用威慑,另一方面使用诡诈;天地之中的“精妙诀窍”是“空”。这十种“精妙诀窍”可以承担管理国家的重任,加强军队的威慑力,但关键在于恰当的使用,所以善于用兵的人,聚合万众的民心而与天地同道,遵守这十种“精妙诀窍”并且通晓《五典》的精髓。

    释疑:
    中夏:一年十二个月依次为:孟春、仲春、季春,孟夏、仲夏、季夏,孟秋、仲秋、季秋,孟冬、仲冬、季冬。
    侹:意思是平直而长;《集韻》待鼎切《韻會》他頂切《正韻》徒鼎切,𠀤汀上聲。《說文》長貌。一曰著地,一曰代也。《揚子·方言》𨻰楚之閒謂之侹。 又敬也。 又平也。《韓愈·答張徹詩》石梁平侹侹,沙水光泠泠。 又《集韻》《韻會》《正韻》𠀤他定切,音聽。義同。
    迤:意思是延伸;《集韻》《韻會》演爾切《正韻》養里切,𠀤音以。與迆同。《爾雅》註:迤邐,旁行連延也。 又《集韻》余支切《正韻》延知切,𠀤音移。委迤,自得貌。 又《集韻》《正韻》𠀤唐何切,音駝。逶迤,行貌。本作迱。
    麟凤:麒麟和凤凰。《文选·汉武帝<贤良诏>》:“麟凤在郊藪, 河 洛 出图书,呜呼,何施而臻此乎?” 李善 注引《礼记》:“圣王所以顺,故凤凰騏麟,皆在郊藪。” 南朝 梁 刘勰 《文心雕龙·知音》:“夫麟凤与麏雉悬絶,珠玉与砾石超殊,白日垂其照,青眸写其形。”《旧唐书·文苑传上·杨炯》:“而云麟凤有四灵之名,玄龟有负图之应。” 周咏 《杂诗》:“荆棘满中原,麟凤絶郊藪。”在这里指比喻才智出众的人。 南唐 陈陶 《闲居杂兴》诗之二:“中原莫道无麟凤,自是皇家结网疎。” 宋 苏轼 《司马温公神道碑》:“公如麟凤,不鷙不搏。” 清 钱谦益 《南京光禄寺少卿冯若愚授奉政大夫制·继妻姚氏赠宜人》:“螟蛉有子,闺门聿著其恩勤;麟凤多才,邦家犹藉其长养。”
    极点:方形的对角线的焦点;球体上一个圆的轴的两端之一 。 
    日中有市:通“日中为市”;释义:日中:太阳当头,指正午;市:做买卖。中午进行交易做生意。原指古代物物交换的集市方式。后也形容偏僻地区的商业活动情形。 出处:《易经·系辞下》:“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五典:在中华民族的记忆中,先夏时期中国有四部非常著名的著作,它们分别被称为《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左传。昭公十二年》记有楚灵王称赞左 史倚相:“是良史也,子善视之,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也就是说,在公元前530年,楚国的左史倚相就以能够读懂上古名著而闻 名于朝,遗憾的是《左传》没有说明这些上古名著的内容和形式。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首次提出了《五典》之一就是《中平兵典》。     “典”字的含义有:常规,法典,典章,主其事也,质物(典当),姓(太昊娶少典氏),典籍(原特指五帝之书,我们今天知道其内容的只有尧典和舜典)。那 么,这种被称为“典”的书,到底是一种什么模样呢?这就要从典字的象形来追溯了。在汉字里,典、共、供、具、兵、其、六等字,以及冀、黄、翼和异的原形正 体字,都有一种共同的符号,即一横下面加两个支撑状的点,这种符号的象形含义乃是一个陈列架或陈列物品的有腿的桌几;当然,这不是普通的桌几,而是用于陈 列重要物品的器具,通常都用于重大仪式或宗教巫术仪式上。 因此,“典”的原义是指一种陈列或安置在桌几上的具有重要意义的文书,它的作用相当于公告牌、 公约板、神谕碑、法规文书和行为规范告示。它可能是从契约演化来的,即把小巧的便于收藏的契约大型化、公开化、庄严化,其材质可以是木板、竹板、石板或金 属材料,也可能是皮革、丝帛(附着在硬质材料上)。典这种文书的发明者,应当就是少典氏部落。典的进一步演化就是册,史载殷先人“有典有册”,册就是后来 的竹简或木简,它们是由典的不断小型化、轻便化、折叠化、卷曲化而形成的。此外,典可能也是鼎(铸有重要文字)的前身或雏形。
    儋:担(擔)的古字。肩荷、用肩挑 [carry on a shoulder pole]令婢路上担粪。——《世说新语·规箴》;又如:儋石(容器名。儋容一石;一说二石为儋。也作担石,檐石);儋负(担负。肩挑背负);儋何(担荷。肩负责任)
    恀:《廣韻》尺氏切《集韻》《韻會》敞𠇍切《正韻》尺里切,从音侈。《玉篇》怙恃也。 又《廣韻》諸氏切《集韻》掌氏切,从音紙。《爾雅·釋言》恀,怙恃也。或从氏。 又《廣韻》承紙切《集韻》上紙切,从音是。恃事曰恀。或亦从氏。
    傃:意思是遵守;《廣韻》桑故切《集韻》《韻會》《正韻》蘇故切,从音素。向也。《蕭子雲歲暮直廬賦》日臨圭而易落,晷中臬而南傃。《蘇軾·放鶴亭記》縱其所如,暮則傃東山而歸。 又循其常分曰傃。

    三、帛书原文:
      計於廟堂之中,善發國於中,詭行於道中,軍齣以律,而威於朙中。察靝地於埜中,击敵於晻中,善戰於弌拾陸中。弌曰空中,弍曰城中,弎曰陳中,肆曰营中,伍曰水中,陸曰火中,柒曰山中,捌曰名榖中,玖曰林中,拾曰沙中,拾弌曰霧中,拾弍曰雨中,拾弎曰風中,拾肆曰雪中,拾伍曰洞中,拾陸曰宮廷中。

    简体翻译:
      计于庙堂(1)之中,善发国于中,诡行于道中,军出以律,而威于明中。察天地于埜中,击敌于暗中,善战于一十六中。一曰,空中。二曰,城中。三曰,阵中。四曰,营 中。五曰,水中。六曰,火中。七曰,山中。八曰,名谷中。九曰,林中。十曰,沙中,十一曰,雾中。十二曰,雨中。十三曰,风中。十四曰,雪中。十五曰,洞 中。十六曰,宫廷中。

    白话翻译:
      在朝廷内部制定计谋,善于在国内发动民众,在行军途中秘密的隐蔽自己的踪迹,出兵作战严格遵守军队的纪律,这样做自然可以明显的获得威严。观察天地的分界线,了解天地的奥秘,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攻击,善于用兵作战的人从十六个方面发动攻击。
      一是,空中。二是,城中。三是,阵中。四是,营 中。五是,水中。六是,火中。七是,山中。八是,名谷中。九是,林中。十是,沙中,十一是,雾中。十二是,雨中。十三是,风中。十四是,雪中。十五是,洞 中。十六是,宫廷中。

    释疑:
    (1)庙堂:太庙的明堂。是古代帝王祭祀、议事的地方。 借指朝廷。 《岳阳楼记》: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语出 《楚辞·九叹·逢纷》:“始结言于庙堂兮,信中涂(途)而叛之。”,王逸注:“言人君为政举事,必告于宗庙,议之于明堂也。” 苏颋《送朔方大总管张仁亶》诗:“老臣帷幄算,元宰庙堂机。” 《庄子·在宥》:“故贤者伏处大山嵁岩之下,而万乘之君忧栗乎庙堂之上。”《淮南子·主术训》:“君人者,不下庙堂之上而知四海之外者,因物以识物,因人以知人也。”
      
    四、帛书原文:
      空中之戰,始戰也。敵我均衡而兩懼。各居數高,䪢而雲䠶,寔誂攻也。
      城中之戰,火弎兵弎,奡騎泆而開路,步卒相迄。分則角弎,多為畧甲,陾陾慓悍,居高張纛,啇亾中極,敵可屈也,城可破也。
      陳中之戰,人厄多弩,居陽威陳,陳軍弎分,左右後也。弌閗弍收,車騎併舉,將戰中局,兵戰格局,居生击死。
      营中之戰,有陰陽之分也。多為陰戰,吾坐守則刓,勿惊以恜,勿恟以諍,勿齣以閗,多為彊弓,多伏鉤繩,喊殺不攻,居晻击朙,吾攻則倞。吾軍弎分,弍閗弌收,弌騎弌短,騎击短阻。騎內短外,騎分左右,弌焚弍殺,放隃殺睍,謋然决之,威加於敵。
      简体翻译:
      空中之战,始战也,敌我均衡而两惧。各居数高、䪢(1)而云射,实誂攻也。
      城中之战,火三兵三,奡骑泆(yi)而开路。步卒相迄, 分则角三,多为略甲。陾(er)陾慓(piao)悍(han),居高张纛(dao),啇亡中极,敌可屈也,城可破也。   
      阵中之战,人厄多弩,居阳威阵,阵军三分,左右后也。一斗二收,车骑并举。将战中局,兵战格局,居生击死。
      营中之战,有阴阳之分也。多为阴战,吾坐守则刓。勿惊以恜,勿恟以诤。勿出以斗。多为强弓,多伏钩绳,喊杀不攻,居暗击明。吾攻则倞,吾军三分,二斗一收。一骑一短,骑击短阻。骑内短外,骑分左右,一埜二杀,放隃杀睍,謋然决之,威加于敌。
      白话翻译:
       空中作战,通常是战争最先开始的攻击行为,敌我双方都会仔细的比较双方的情况,彼此互相之间畏惧且谨慎【由于不知对方虚实】,各自占据数处位置较高的地点,使用弓弩面向天空整齐划一的发射【凭借重力呈抛物线自由落体可以射程较远】或由上往下发射,这实际上是一种挑逗敌人的攻击行为【其目的是测试敌人的虚实】。
      城中作战,火攻部队分成三个进攻方向【左路,中路,右路】,保护火攻部队的士兵也分成三路【左路,中路,右路】搭配火攻部队发动攻击,矫健有力的骑兵如同大水溢出一般作为开路先锋发动攻击,步兵与骑兵互为犄角之势相互配合。前三种部队军阵配置上好比三角形的三个顶点,一般多使用畧甲阵的精锐部队【畧甲:是一种由17个人构成的一种阵型,分别由“田”字型和“各”字型上下累加而成,也可以是170人构成的大型“畧甲”阵型的精锐部队】,好比锋利的尖刀,人数众多而轻捷勇猛,占据地势较高的地方挥舞军队的大旗,发动极限攻击摧毁敌人的指挥中心,使得敌人屈服,城池可被攻破。
      两军设阵对垒,一定要在关口险要之处安置弩弓手,占据向阳的地理位置设置威武的军阵,军阵布兵可分成三个部分【左路,右路,后路】,使用一路发动攻击,另外两路迂回包抄收降敌人,车兵骑兵同时进攻。将领居于军阵的中心核心位置,士兵则按照军阵的格局或为奇兵或为正兵,占据“生地”向居于“死地”的敌人发动攻击。
      在军营中作战,分成偷袭和正面作战。军营作战的样式大部分都是敌我互相偷袭,我在原地不动进行被动防守就会损耗。不要惊慌失措导致军心恐惧,不要嘈杂不休互相指责别人的过错。不要轻率的离开营地发动攻击避免无谓的损失。在军营周围通过绳索作为触发机关设置强弓,在暗处埋藏一些脚绊钩绳,遇见敌人进攻,虚张声势的喊杀,但是并不真正随便机动发动攻击,我们藏在暗处,向处于明处的敌人发动攻击。如果是我们进攻敌人的军营,我们的军队要分成三个部分,二个部分发动攻击【正兵】,一个部分迂回包抄【奇兵】。设置一路骑兵一路使用短兵器的部队,骑兵发动攻击,而使用短兵器的部队则打阻击。骑兵在敌人军营内部横冲直撞杀伤敌人,使用短兵器的敌人则在敌人军营外围阻击突围的敌人。【进行二次杀伤,不使得有漏网之鱼】。骑兵还可以再分成左路和右路,一个部分四处纵火,另外两个部分诛杀敌人。放掉那些已经逾越过我们设防的敌人,诛杀那些恐慌而畏惧的敌人,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敌人决战,军威所到之处的敌人束手就擒。

    五、帛书原文:
      水中之戰,敵我𤽤難。中極肆方,角伍𠘕閗。沉氣併力,相互為恀,速齣水中,居生𨊥死。𨊥水者,令半以圖,以雲䠶而𨊥,敵可絕也。
      火中之戰,我傃敵背。以角伍為陳,以水瀽身,居生𨊥死,洫火而戰。
      山中之戰,多為輕騎。輕甲多備,輕弩多崩,𦣞石生灰,弌居弌備,弌戰弌收,居高𨊥下,以少𨊥多。
      榖中之戰,死地之戰,視為不活。輕騎在前,死戰敚生,甲兵佸中,角弎會敵,輕車居後,刌伏居兵左右,各一云隊,偫強弩射忺陳角,速齣名榖居生地也。
      林中之戰,殺地之戰也。火𨊥為訏,諰火𨊥以為訏,多為武者旌旗,以空而愊敵也。戰則多甲兵輕騎於林外為惾,多鉤繩,分眾為角弎,中極肆方而憺敵。
      沙中之戰,閗慓悍也。多為輕騎,多崩彊弓硬弩,𤽤侍令而働。弎軍弎分,輕騎在先,中極於䪢,畧甲訆誂。甲兵居中,車騎在後,彊弩硬弓𨧰亓上,肆方匒匌不亂,殺敵亾去者勝。
      霧中之戰,惛戰也。惛而不亂者,申令以鉦皷也。陳中高地,左周右周。殺士在惕,畧甲於中,長兵在後,居生叕中,能攻能戰能守,勝而不追,敗而不亾。
      雨中之戰,輕車為陳,各戰亓所。遍在中極圓方。敵退於高下者,不可進也;敵退於平川者,輕騎可𨊥也。
      風中之戰,恟戰也。順風居生則戰,逆風居死則守。遇死敵,死戰死退也。死退者,殺士死戰,輕騎畧甲齣,積車居中,甲兵斷後,速迻屾陰。
      雪中之戰,車上鏈釘,馬上掌釘,卒上鞋釘,弩上松油。居生而𨊥。雲射而不追,奔捄以輕騎,中極肆方不离。
      洞中之戰,暮戰也。晻中沕兵,侍機而取。晻居勿倓,不得意則戰。戰者,居晻𨊥朙,以死相閗,甲兵弎弌而列,起圓兩半,敵可亾也。
      宮中之戰,倞戰也。先居庉起圓抈敵旗,揃庢殺士,甲兵撝各閈,以取𨧳貴,許禽不許焚,許生不許亾,勝而則定矣。此拾陸之戰,𤽤囙請勢而變,無定理也。唯拾中之道,弆於諔詭之中,不可不朙察也。
     
     简体原文:
     水中之战,敌我皆难,中极四方,角五𠘕斗。沉气并力,相互为恀。速出水中,居生击死,击水者,令半以图,以云射而击,敌可绝也。
     火中之战,我傃敌背,以角五为阵。以水瀽身,居生击死,恤火而战。
     山中之战,多为轻骑轻甲,多备轻弩,多崩𦣞石生灰,一居一备。一战一收。居高击下,以少击多。
     谷中之战,死地之战。视为不活。轻骑在前,死战夺生。甲兵佸中,角三会敌。轻车居后,刌伏居兵,左右各一云 队,偫(zhi)强弩射攻阵角。速出名谷居生地也。
      林中之战,杀地之战,火击为訏。諰火击以为訏物,多为武者,旌旗以空,不愊敌 也。战则,多甲兵,轻骑于林外为悛,多钩绳。分众为角三,中极四方。而儋敌。
     
     沙中之战,斗慓悍也。多为轻骑,多崩强弓硬弩,皆待令而动。三军三分,轻骑在 先,中极于䪢。略甲訆誂,甲兵居中,车骑,在后,强弓硬弩,于其上。四方搭合,不乱杀敌,亡去者胜。
     雾中之战,昏战也。昏而不乱者, 申令以金鼓也。阵中高地,左周,右周。杀士在惕,略甲于中,长兵在后,居生叕(zhuo)中。能战能守,胜而不追,败而不亡。
     雨中之战轻车为阵,各战 其所,遍在中极圆方,敌退于高下者,不可进也。敌退于平川者,轻骑可击也。
     风中之战,恟战也。顺风居生则战,逆风居死则守。遇死敌,死战,死退也。杀士死 战,轻骑略中,出积车居中,甲兵断后,速移山阴。
     雪中之战,车上链钉,马上掌钉,卒上鞋钉,弩上松油,居生而击,云射而不追,奔救以轻骑。中极四方不离。
      洞中之战,暮战也。暗中沕(fu)兵,待机而取。暗居勿倓,不得意则战。战者,居暗击明,以死相斗,甲兵三一而列,起圆两半,敌可亡也。
      宫中之战,倞 (jing)战也。先居庉(tun)起圆,抈(yue)敌旗,揃(jian)厔(zhi),杀士,甲兵撝(wei)各閈(bi),以取读贵。许禽不许焚,许 生不许亡,胜而则定矣,此十六之中,战皆因情势而变,无定理也,唯十六中之道弆(qu)于諔诡之中,不可不明察也。一千一百三十九
     
     白话翻译:
     在水中作战,敌我双方都处于困难的境地,把军队设置成方阵,按照五人为一组的编制与敌人作战。沉住气息,积蓄力量,突然发力,相互依靠。快速的离开水中,占据岸边有利地形(生地)攻击处于水中(死地)的敌人,如果打击水中的敌人,要等待敌人渡水渡到一半的时候才能图谋发动攻击,凭借使用弓弩居于高处面向天空整齐划一的发射【凭借重力呈抛物线自由落体可以射程较远】攻击敌人【亦可翻译成:或者由上往下攻击敌人】,敌人可以被完全歼灭。
     在火中作战,我方要从敌人的背后发动攻击,按照五人为一组的编制与敌人作战。把水倒在身上淋湿自己,占据有利的地势【生地】打击处于劣势地形的敌人【死地】,穿越于火的空隙之处与敌人作战。
      在山中作战,较多使用的是轻骑兵,需要多准备些穿着轻装甲胄的士兵(行动方便),制高点处需要埋伏弓弩手,多准备巨石然后使其崩塌从而攻击敌人,把敌人打的如同粉末一般。一边占据(有利地形)一边(谨慎的)防备,一边与敌人作战一边又注意控制进攻的节奏。占据高处攻击处于低处的敌人,则能够以较少的兵力进攻较多的敌人。
      在山谷中作战,是居于“死地”的作战,要有必死的决心。轻骑兵居于军阵之前,拼死作战才能获得生存的机会,穿着甲胄的士兵汇聚于军阵中心,设置成三角形阵型以御敌,轻型兵车居于军阵后面,截断敌人的伏兵。军阵的左右,各设置一“云队”【使用“云阵”攻击敌人的弓弩手】,准备强弩射发攻击敌人的阵角。快速的离开山谷居于“生地”。
      在森林中作战,“杀地”之战,可以依托诡诈的策略实施火攻,但要如履薄冰,谨慎的使用火攻策略。可以大张旗鼓的使用作战的旗帜迎风飘扬,凭借气势不战而胜,使得敌人心悦诚服投降认输。如果对敌作战,则配备足够的甲胄兵士、轻骑兵。多使用钩绳布置于森林之外阻击敌人的进攻方向。把军队设置成三角形,分三路攻击敌人,指挥中心则居于方阵中央实施防护,而预防敌人的攻击压力。
      在沙漠中作战,争斗的是看谁矫捷勇猛。多使用轻骑兵,多预设强弓硬弩,统一命令伺机而动。前、中、后军按照三个部分,轻骑兵在前,击中敌人的要害指挥中心好比把酱菜剁成齑粉,使用畧甲阵,大声呼叫挑逗敌人。穿着甲胄的士兵位于军阵的中间,车兵居于后方军阵,持强弩硬弓的士兵居于战车之上。四方交接配合,不糊乱杀敌,快速离开沙漠者获得修整。
      在大雾中作战,是处于混乱的作战。处于视线不清的情况却能不乱者,靠的是依托金鼓申明作战命令。军阵需要设置在地势较高之处,左右侧翼需要保护周备。使用敢死队在前面,穿着甲胄的士兵在中间,最后设置长兵器的士兵殿后,部队要保持队形连续没有空隙。这样就既能作战又能防守,战胜敌人也不做过远的追击,打了败仗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大雨中作战以轻型战车为主要阵型,安置在各自作战的位置,作战始终以敌人要害之处进行进攻和防守,如果敌人退却到地势相对较低之处,则不可跟进,如果敌人退到广阔平坦之地,使用轻骑兵进行攻击。
      大风之中作战,是处于嘈杂纷乱的环境中作战。顺着风并居于“生地”则与敌作战,逆着风而居于“死地”则防守。遇到必死决心的敌人,只有用必死的意志与其作战,死亡才能使敌人退却。(作战要领)在于使用必死之士拼死作战,使用轻骑兵攻击敌人的中心,安排
    积车居于军阵正前方,穿着甲胄的士兵断后,快速移动至山的阴影之处(防避风雨)。
     大雪之中作战,车轮上用金属环节连套而成的索链,马蹄上打上防滑的掌钉,士兵穿上防滑的钉鞋,弩箭的头部涂抹上松油(实施火攻),居于“生地”打击敌人,朝天整齐划一的放箭攻击敌人而不亲自追击,互相奔跑救援依靠轻骑兵。我方军阵中央的要害,四面都要设置重兵防御,不能随意离开。
      在洞穴中作战,是在昏暗之中作战【墓,暮通假,也可以翻译成在“坟墓中作战,意指不抱生还的希望”】。暗地中隐没埋伏士兵,等待机会而取得胜利。暗地中埋伏不要疑虑,不能实现自己的企图才能主动出击。如果作战,埋藏在暗处攻击明处的敌人,拼死作战,穿着甲胄的士兵,三份为主攻部队,一份作为预备队或者奇兵,呈半圆形包围敌人,敌人就可以被消灭。
      在宫廷中作战,目的是为了索求。先以圆形包围室外的楼墙,折断敌人的旗帜,消灭室内的必死之士,穿着甲胄的士兵封闭各个巷口的大门,为了占领敌人最为重视的要害之处。只允许士兵制服敌人但不能任意杀戮。那么胜负就可以确定了。
      以上十六中作战情况最为精妙的诀窍在于,作战都是根据具体的情况和形势来随机应变,没有固定的规则,十六种作战情况的根本规律在于奇异(出乎敌人的意料),这是不可不明察的。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3-12-13 15:41
    拜读大作,获益良多!
  • 引用 admin 2015-8-18 19:44
    值得再思考,里面的“中”,博大精深,还希望网友们多多参与。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