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以82篇对校佐证为银雀山简本《孙子》的篇章

2011-2-3 07: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9| 评论: 2 |原作者: 房立中

简介: 孙子曰:【黄帝南伐】赤帝,【至于□□】,战于反山之原,右阴,顺术,背冲,大灭有之。【□年】休民,熟谷,赦罪。东伐□帝,至于襄平,战于平□,【右】阴,顺术,背冲,大灭【有之。□】年休民,熟谷,赦罪。北 ...

黄帝伐赤帝

  孙子曰:【黄帝南伐】赤帝,【至于□□】,战于反山之原,右阴,顺 术,背冲,大灭有之。【□年】休民,熟谷,赦罪。东伐□帝,至于襄平,战于平□,【右】阴,顺术,背冲,大灭【有之。□】年休民,熟谷,赦罪。北伐黑帝, 至于武隧,战于□□,右阴,顺术,【倍冲,大灭有之。□年休民,熟谷,赦罪】。西伐白帝,至于武刚,战于【□□,右阴,顺术,倍冲,大灭有】之。已胜四 帝,大有天下,暴者......以利天下,天下四面归之。汤之伐桀也,【至于□□】,战于薄田,右阴,顺术,背冲,大灭有之。武王之伐纣,至于* 遂,战牧之野,右阴,顺术,【倍冲,大灭】有之。一帝二王皆得天之道、□之□、民之情,故......
  
    注:"黄帝伐赤帝"为篇题,在银雀山汉简中,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简文有"孙子曰"。本篇内容与今本《孙子》十三篇的"行军"篇有关。"行军"篇在张藏本《孙子兵法》十五篇中为"处军",此篇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一篇《启元》相合。


【和同】

    孙子曰:若欲知兵之情,弩矢其法也。矢,卒也。弩,将也。发者,主也。矢,金在前,羽在后,故犀而善走。前【重而】后轻,故正而听人。今治卒则后重而前 轻,阵之则辨,趣之敌则不听人,治卒不法矢也。弩者,将也。弩张柄不正,偏强偏弱而不和,其两洋之送矢也不一,矢虽轻重得,前后适,犹不中【招 也】......□□□将之用心不和......得,犹不胜敌也。矢轻重得,前【后】适,而弩张正,其送矢一,发者非也,犹不中招也。卒轻重得,前后适, 而将唯于......兵□□□□□□□犹不胜敌也。故曰,弩之中彀合于四,兵有功......将也,卒也,□也。故曰,兵胜敌也,不异于弩之中招也。此兵 之道也。
  
  注:银雀山汉简不见此篇篇题,汉简整理者曾拟为"兵情"。 简文有"孙子曰"。学者们曾怀疑它是某篇的一部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中有此段内容,其篇题为"和同",这里据抄本拟补简本篇题为"和同"。 韩信序次语称:"此篇简名皆曰《和同》。齐安城、秦宫郿邬二简又为缩立简。缩去国璋,立取兵璋,半璋也。"


【三算】

  ......此算也,然后功成而事立,此三算
  ......□主过者亡。夫乘威而制胜者,主
  ......之谋算,天下之财,则胜敌国之力。
  下莫敢御其令,德......
  ......谋胜,则□不用;力胜,则刑不用;威
  闻之曰,明王有□......
  ......主必恐而备,疑家......
  怨,而大臣乖,则......
  ......兵也,算天下之智......
  ......不乐怀,其德天下......
  胜则气............者,巧胜敌......
  ......信,则晦内莫......
  ......不用此三......
  ......则胜,敌国......
    ......胜者无敌之......

  注:银雀山简牍不见篇题,"三算"为整理者拟补的篇题。简文主讲"三算"。《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十篇篇题为 "三算"。


兴理

    注:兴理:此为篇题,见于银雀山出土的五号木牍,位于"分士"与"三乱"之间,但竹简中尚未辨识出属于该篇的简文。《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十一篇篇题为"兴理"。


持盈

    ......盈不务持盈偙(敌)司利兵不...

    注:"持盈"为篇题,书于该篇第一简正面上端。同时出土的三号木牍中亦有此篇题位于"国之......"之前。保存下来的残简中,只有1467号简文与"持盈"有关。《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十二篇篇题为"持盈"。


【民情】
  
    传曰,用众无得于八者,而欲徒以刑罚威之,难以用众
  ......而国力专,国力抟而民出于为上,民出于为上可与坚战固守,民之情也。
  ......胜民尽力致死,民之情也。
  ......士卒共甘苦,赴艰难,冒白刃,蒙矢石,民难敝。民之情也。
  ......所轻重之分,而俗高贤,俗高贤而民志,民志可与犯难,民之情也。
  ......民死分,民之情也。
  ......三曰,乡大夫、官吏士民,敬节高其义佴其......
  ......民之情也。
  ......俗,民之情也。
  ......□□其官民知分,民知分死,谊......
  四曰,卿大夫、官吏士民之守职也,固......
  五曰,知......
  八曰赏罚信,功贵劳利,所以致显荣逸乐之途狭,民劝赏畏罚,民之情也。
  ......行其......
  
    注:在银雀山汉简中此篇简策散乱,不见篇题,竹简整理者拟补为"民之情"。《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十六篇篇题为"民情"。这里据以拟补篇题为"民情"。


十官

  能为主内谋安国存社稷者,为一官,

  • 能明君□......十官,
  以闻敢直议名曰辅拂臣,此固社稷者,为一......
  ......官罪,各事其官,事其善,百......
  ......有存此十官中者,
  ......出十官中,国......
  ......□主用者,为一,......
  非其官事......
  ......稷者□,......
  ......一官,能......
  ......而言它,官罪各事......
    ......非其官事而......

      注:"十官"为篇题,书于该篇第一简简背。《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十九篇篇题为"十官"。


六举

    ......其道故劳
  • 六举
    ......里举孝,而实不在君......
    ......明于不能举士,不能
  
    注:"六举"为篇题,书于该篇篇末。《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二十篇为"六举",现今收藏者尚未公布全文,内容、字数不详。


【九道】

    ......首九道......
    九道曰木欲高,金伐之;金欲......

    注:"九道"在3707 和0671号残简中,两次见于简文。《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二十一篇篇题为"九道"。


【素教】

    注:在银雀山出土的简牍中未见此篇题和简文。"见吴王"篇提到"素教"。其文为:"长远近习此教也,以为恒命。此素教也,将之道也。"《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二十三篇篇题为"素教"。


官一

   孙子曰:凡处卒利阵体甲兵者,立官则以身宜,贱令以采章,乘削以伦物,序行以【□】□,制卒以州闾,授正以乡曲,辨疑以旌舆,申令以金鼓,齐兵以从迹, 庵结以人雄,邋军以索阵,茭肄以囚逆,陈师以危□,射战以云阵,御裹以羸渭,取喙以阖燧,即败以包□,奔救以皮傅,燥战以错行。用□以正□,用轻以正散, 攻兼用行城□地□□用方,迎陵而阵用到(圭+刀),险□□□用圜,交易武退用兵,□□阵临用方翼,汜战接盾用喙逢,囚险解谷以□远,草驵沙茶以阳削,战胜 而阵以奋国,而......为畏以山胠,秦(巾+弗) 以透迤,便罢以雁行,险厄以杂管,还退以蓬错,绕山林以曲次,袭国邑以水则,辨夜退以明简,夜警以传节,盾入内寇以棺士,遇短兵以必舆,火输积以车、阵刃 以锥行,阵少卒以合杂。合杂,所以御裹也。修行连削,所以结阵也。云折重杂,所权(走+臊-月)也。(飙-风)凡振陈,所以乘疑也。隐匿谋诈,所以钓战 也。龙隋陈伏,所以山斗也。□□乖举,所以压津也。□□□卒,所以□□也。不意侍卒,所以昧战也。遏沟□陈,所以合少也。疏削明旗,所以疑敌也。剽阵 (车+差)也。伪遗小亡,所以饵敌也。重害,所以菱□也。顺明到声,所以夜军也。佰奉离积,所以利胜也。刚者,所以御劫也。更者,所以过□也。□者,所以 御□也。□【者,所以】□□【也。序】者,所以厌门也。胡退□入,所以解困也。

 

* * *
  ......□令以金......
  ......云阵,御裹【以羸渭,取喙】以阖......
  ......荼以阳削,战......
  ......畏以山?l,秦(巾+弗)以透迤,便罢以雁......
  ......夜退以明简,夜警......
  ......舆,火输积以车,阵......
  ......龙隋陈......
  ......也。疏削明......
  ......也。简练□便,所以逆喙也......
  ......断藩薄,所以眩【疑也。伪遗小亡】,所以饵敌也。重害,所......
  ......奉离积,所以利......
  ......所以御□【也。□者,所以□□】也。序者,所以厌......

    注:" 官一"为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简文有"孙子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二十五篇篇题为"官一"。并有"官二"、"官三"。汉简整理者在整理时 发现,简文中有许多重复的内容,疑为甲、乙本。现依据八十二篇分析,当为三篇。三篇皆讲官,据收藏者称分别讲"官"的律令、编制、俸禄。银雀山简本,既 有"官一",就一定还会有官二,起码还要有官二,否则不会出现"官一"。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二十五篇为《官一》。


势备

   孙子曰:夫含齿戴角,前爪后距,喜而合,怒而斗,天之道也,不可止也。故无天兵者自为备,圣人之事也。黄帝作剑,以阵象之。翌作弓弩,以势象之。禹作舟 车,以变象之。汤、武作长兵,以权象之。凡此四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剑之为阵也?旦暮服之,未必用也。故曰,阵而不战,剑之为阵也。剑无锋,虽孟贲【之 勇】不敢□□□。阵无锋,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至也。剑无首挺,虽巧士不能进【□】□。阵无后,非巧士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情者。故有锋有 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无锋无后......□券不道。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发于肩膺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所道至。故曰,弓弩势也。何以【知舟 车】之为变也?高则......何以知长兵之权也?击非高下非......□卢毁肩,故曰,长兵权也。凡此四......所循以成道也。知其道者,兵有 功,主有名。□用而不知其道者,【兵】无功。凡兵之道四:曰阵,曰势,曰变,曰权。察此四者,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势者,攻无备,出不意......中 之近......也,视之近,中之远。权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战也。凡此四者,兵之用也。□皆以为用,而莫彻其道。
* * *
    ......□得四者生,失四者死,□□□□......

   注:"势备"为篇题,写于该篇第一简简背。简文有"孙子曰"。八十二篇抄本第二十六篇篇题为"四备"。 韩信序次语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势备》,缩立简也,何人缩立,不考不参也。秦宫郿邬简曰《事备》。景林简曰《四备》。《孙膑兵法》八十九篇图四 卷有《势备》篇。言:定、交、攻、分、合、变六势之备也。"


行篡

    孙子曰:用兵移民之道,权衡也。权衡,所以选贤取良也。阴阳,所以聚众合敌也。正衡再累......既忠,是谓不穷。称乡悬衡,虽其宜也。私公之财一也。 夫民有不足于寿而有余于货者,有不足于货而有余于寿者,唯明王、圣人知之,故能留之。死者不毒,夺者不愠。此无穷......□□□□民皆尽力,近者弗 则,远者无能。货多则辨,辨则民不德其上。货少则□,□则天下以为尊。然则为民赇也,吾所以为赇也。此兵之久也,用兵之国之宝也。
  
    注:"行篡"为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简文有"孙子曰",并论及"正衡"。《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二十七篇篇题为"正衡"。


【九天】

    注:简牍中未见该篇篇题和简文。"形"篇有" 藏九地之下,动九天之上",他篇也常提到"九天"的概念。简牍中又有"九地"一篇。作为古代军事百科全书的《孙子兵法》,既收"九地",必收"九天"。其篇题和简文很可能在被损坏的简牍之中。《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三十二篇题为"九天"。


程兵

    将受命□□□□......程兵

  注:"程兵"为篇题,书于该篇第一简简背。"九夺"篇也有:"程兵之极也"一语。《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三十四篇篇题为"十发"。韩信序次语称:"十发"篇安城简曰《程兵》。


兵之恒失

   欲以敌国之民之所不安,正俗......难敌国兵之所。长,耗兵也。欲强多国之所寡,以应敌国之所多,速屈之兵也。备固不能难敌之器用,陵兵也。器用不 利,敌之备固,挫兵也。兵不......□者也。善阵,知背向,知地形,而兵数困,不明于国胜兵胜者也。民□......兵不能昌大功,不知会者也。兵失 民,不知过者也。兵用力多,功少,不知时者也。兵不能胜大患,不能合民心者也。兵多悔,信疑者也。兵不能见福祸于未形,不知备者也。兵见善而怠,时至而 疑,去非而......之兵也。欲以国......内疲之兵也。多费不固......□□见敌难服。兵尚淫天地②......而兵强,国 □□□......□兵不能......
见敌难服,牛引以制敌,见敌难服,兵尚淫天地......

  注:"兵之恒失"为篇题,见于3号木牍。应是此篇篇题。银雀山汉简中不见本篇第一简,因此也未见篇题。整理者曾拟篇名为"兵失",无据。该篇内容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三十五篇"麟凤"相合。


亡地

  亡地
  ......□亡地,一曰......
......亡地......
□□山崩地......

    注:"亡地"为篇题,书于该篇第一简正面上端。并有两枚残简涉及"亡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三十六篇为"天地二"韩信序次语称:"天地二" 安城简曰《亡地》。


【军击】
  
   城在淠泽之中,无高山名谷,而有附丘于其四方者,雄城也,不可攻也。军食流水,......也。城前名谷,背高山,雄城也,不可攻也。城中高外下者,雄 城也,不可攻也。城中有附丘者,雄城也,不可攻也。营军取舍,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城背名谷,无高山其左右,虚城也,可击也。尽烧者,死壤也,可 击也。军食汜水者,死水也,可击也。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附丘者,牝城也,可击也。城在高山间,无名谷附丘者,牝城也,可击也。城前高山,背名谷,前高后下 者,牝城也,可击也。
     
    注:此篇前部竹简残损,故未见篇题。银雀山汉简整理者拟补为"雄牝城"。此段文字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的第三十七篇"军击一"中。故据拟补为简本篇题为"军击"。


【九夺】

  古之善用兵者,分走而后战,战而矞,矞 而变,各张其主,各唯其令,各备其用,各居其方,各挡其面,存惠度力,不以相救以为量矣。

...... 矣。救者至,又重败之。故兵之大数,五十里不相救也。况近......数百里,此程兵之极也。故《兵》曰,积弗如,勿与持久。众弗如,勿与接 和。......与攘长。习弗如,毋当其所长。五度既明,兵乃横行。故兵......趋敌数:一曰取粮,二曰取水,三曰取津,四曰取涂,五曰取险,六曰取 易,七曰......曰取其所独贵。凡九夺,所以趋敌也。

    注:该竹简策上半全部残断,故不见篇题。整理者拟为"五度九夺",不确。《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三十九篇为"九夺"。与银雀山汉简内容相合。这里据以拟补为"九夺"。 韩信序次语称:"此篇简名皆曰《九夺》。"


【六胜】

   ......胜疏,盈胜虚,径胜行,疾胜徐,众胜寡,佚胜劳。积故积之,疏故疏之,盈故盈之,虚......之,行故行之,疾故疾之,......之, 寡故寡之,佚故佚之,劳故劳之。积疏相为变,盈虚......,疾徐相为变,众寡相......为变。毋以积当积,毋以疏当疏,毋以盈当盈,毋以虚当虚, 毋以疾当疾,毋以徐当徐,毋以众当众,毋以寡当寡,毋以扶当佚,毋以劳当劳。积疏相当,盈虚相......相当,佚劳相当。敌积故可疏,盈故可虚,径故可 行,疾......

      注:该篇第一简上部残断,故不见篇题。整理者拟为"积疏",不确。《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四十篇篇名为"六胜"。两本内容相合。这里据以拟补简本篇题为"六胜"。


【方圆】

    注:简牍中未见该篇的篇题,也未识别出简文。但是,其它篇章里多次出现方圆、中极的概念。如:
    抄本《孙武兵法》"奇正"篇:"五形相胜,而方圆不同"
银雀山汉简《孙子》"奇正"篇:"制之以五行,斗之以【方圆】"。
银 雀山汉简《孙子》"八阵"篇:"其势者,相为犄爵,方圆变之"。"方圆相为变","中极握机""中极握时""中极握称""中极握极融""中极握决"。抄本 《孙武兵法》"十中"篇:"方圆有中者,中极点也。"抄本《孙武兵法"八阵"篇:"将坐中极,井周八方""将坐中极,四周八圆"。抄本《孙武兵法》"方 面"篇:"中极者,中点六面八方也。""中极生太极","中极,太极者,令图以分战也。"银雀山汉简《孙子》"十问"篇:"材士练兵,期其中极"。
    作为一部军事百科全书的《孙子》,收入"方圆"一篇的可能性大。《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四十三篇篇名为"方面"。韩信序次语称:"方面",安城简曰"方圆"。


奇正

   天地之理,至则反,盈则败,□□是也。代兴代废,四时是也。有胜有不胜,五行是也。有生有死,万物是也。有能有不能,万生是也。有所有余,有所不足,形 势是也。故有形之徒,莫不可名。有名之徒,莫不可胜。故圣人以万物之胜胜万物,故其胜不屈。战者,以形相胜者也。形莫不可以胜,而莫知其所以胜之形。形胜 之变,与天地相敝而不穷。形胜,以楚越之竹书之而不足。形进皆以其胜胜者也。以一形之胜胜万形,不可。所以制形一也,所以胜不可一也。故善战者,见敌之所 长,则知其所短;见敌之所不足,则知其所有余。见胜如见日月。其错胜也,如以水胜火。形以应形,正也;无形而制形,奇也。奇正无穷,分也。分之以奇数,制 之以五行,斗之以□□。分定则有形□□□□则□□,同不足以相胜也,故以异为奇。是以静为动奇,佚为劳奇,饱为饥奇,治为乱奇,众为寡奇。奇发而为正,其 未发者,奇也。奇发而下报,则胜矣。有余奇者,过胜者也。故一节痛,百节不用,同体也。前败而后不用,同形也。
  故战势,大阵□断,小阵□ 解。后不得乘前,前不得然后,进者有道出,退者有道入。赏未行,罚未用,而民听令者,其令、民之所能行也。赏高罚下,而民不听其令者,其令、民乏所不能行 也。使民唯不利,进死而不旋踵,孟贲之所难也,而责之民,是使水逆流也。故战势,胜者益之,败者代之,劳者息之,饥者食之。故民见□人而未见死,道白刃而 不旋* 。故行水得其理,漂石折舟。民得其性,则令行如流。四百八十六
故兵不能用奇正,敌难伏矣,民难用矣。

  注:"奇正"为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正面上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四十五篇篇名为"奇正"。两版本文字基本一致。


义将

    将者不可以不义,不义则不严,不严则不威,不威则卒弗死。故义者,兵之首也,将者不可以不仁,不仁则军不克,军不克则军无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将者不可 无德、无德则无力,无力则三军之利不得。故德者,兵之手也,将者不可以不信,不信则令不行,令不行则军不专,军不专则无名。故信者,兵之足也。将者不可以 不智胜,不智胜则军无□。故决者,兵之尾也。

  注:"义将为篇题,见子该篇第一简简背。篇末又写作"将义"。《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第四十七篇篇名为"一将"。两本简文相合。韩信序次语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义将》,秦宫郿邬简曰《将一》,景林简曰《一将》。"


十问

  兵问曰:交和而舍,粱食钧足,人兵敌衡,客主惧,敌人圆阵以肯,因以为固,击之奈何?曰:击此者,三军之众,分而为四五,或傅而佯北,而示之惧。彼见我惧,则队分而不顾,因以乱毁其固,驷鼓同举,五队俱傅,五队俱至,三军同利。此击圆之道也。
  交和而舍,敌富我贫,敌众我少,敌强我弱,其来有方,击之奈何?曰:击此者,□阵而□之,规而离之,合而佯北,杀将其后,勿令知之。此击方之道也。
  交和而舍,敌人气众以强,劲捷以刚,锐阵以胥,击之奈何?击此者,必三而离之,一者延而横,二者......恐而下惑,下上气乱,三军大北。此击锐之道也。
  交和而舍,敌气众以强,延阵以横。我阵而侍之,人少不能,击之奈何?击此者,必将三分我兵,练我死士,二者延阵长翼,一者财士练兵,期其中极,此杀将击横之道也。
  交和而舍,我人兵则众,车骑则少,敌人十倍,击之奈何?击此者,当葆险带隘,慎避光易。故易则利车,险则利徒。此击车之道也。
  交和而舍,我车骑则众,人兵则少,敌人十倍,击之奈何?击此者,慎避险阻,决而道之,抵诸易,敌虽十倍,便我车骑,三军可击。此击徒人之道也。
  交和而舍,粱食不属,人兵不足恃,绝根而攻,敌人十倍,击之奈何?曰:击此者,敌人气□而守阻,我反而害其虚。此击争□之道也。
   交和而舍,敌将勇而难惧,兵强人众自固,三军之士皆勇而无虑。其将则威,其兵则武,而吏强粱接,诸侯莫之或待。击之奈何?曰:击此者,告之不敢,示之不 能,坐拙而待之,以骄其意,以随其志,使敌弗识,因击其不□,攻其不御,压其怠,攻其疑。彼气贵气武,三军徒舍,前后不相堵,故中而击之,若有徒与。此击 强众之道也。
  交和而舍,敌人藻山而带阻,我远则不接,近则无所,击之奈何?击此者,彼敛阻移......则危之,攻其所必救,使离其固,以揍其虑,施伏设援,击其移庶。此击葆固之道也。
交和而舍,客主两阵,敌人形箕,计敌所愿,欲我陷覆,击之奈何?击此者,渴者不饮,饥者不食,三分用其二,期于中极。彼气□□,财士练兵,击其两翼,□皮□□□□,三军大北。此击箕之道也。七百一十九

    注:"十问"为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十问"内容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中为第四十九篇"军击二"。两本简文相合。


将败

  将败:一曰不能而自能。二曰骄。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六曰轻。七曰迟。八曰寡勇。九曰勇而弱。十曰寡信。十......十四曰寡决。十五曰缓。十六曰怠。十七曰□,十八曰贼。十九曰自私。廿曰自乱。多败者多失。
   将失:一曰,失所以往来,可败也。二曰,收乱民而还用之,止北率而还所之,无资而有资,可败也。三曰,是非争,谋事辩讼,可败也。四曰,令不行,众不 一,可败也。五曰,下不服,众不为用,可败也。六曰,民苦其师,可败也。七曰,师老,可败也。八曰,师怀,可败也。九曰,兵遁,可败也。十曰,兵□不□, 可败也。十一曰,军数惊,可败也。十二曰,兵道足陷,众苦,可败也。十三曰,军事险固,众劳,可败也。十四【曰】,□□□备,可败也。十五曰,日暮路远, 众有至气,可败也。十六曰......可败也。十七【曰】,......众恐,可败也。十八曰,令数变,众偷,可败也。十九曰,军淮,众不能其将吏,可败 也。廿曰,多幸,众怠,可败也。廿一曰,多疑,众疑,可败也。廿二曰,恶闻其过,可败也。廿三曰,与不能,可败也,廿四曰,暴路伤志,可败也。廿五曰,期 战心分,可败也。廿六曰,恃人之伤气,可败也。廿七曰,事伤人,恃伏诈,可败也。廿八曰,军舆无□......下卒,众之心恶,可败也。卅曰,不能以成 阵,出于夹道,可败也。卅一曰,兵之前行后行之兵,不参齐于阵前,可败也。卅二曰,战而忧前者后虚,忧后者前虚,忧左者右虚,忧右者左虚。战而有忧,可败 也。
  
    注:"将败"为篇名,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银雀山汉墓出土的3号木牍中有"将败"篇名。"将败"与"将失"为一篇。银雀山汉简整理者,曾将其分为两篇,并加拟篇题为:"将失",不妥。《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五十篇篇名为"将败"。两本文字相合。


【九称】

  ......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令有【所不行】。
  途之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信,深入则后利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
  军之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和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獾其将。远计之,有奇势巧权于它,而军......□将,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
  城之所不攻者,曰:计吾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不】足,城必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若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
  地之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无能生者,□□□而□□......虚。如此者,弗争也。
君令有所不行者,君令有反此四变者,则弗行也。□□□□□□□□□行也。事......变者,则知用兵矣。

    注:银雀山汉简不见此篇第一简,因此未知该篇篇题。简牍整理者曾拟补为"四变",无据。《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五十一篇篇名为"九变二"。两本简文相 合。韩信序次语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郿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 这里据以补为"九称"。韩信序次语又说:"《孙子》十五篇,亦立此篇,简名曰《变》。《变》与《九变二》同而一也。"在银雀山出土的简策中,有两个相同的 讲变的残本。除以上所引"九称"之外,又有以下一篇:" ......衢地......地则战,......攻,地有所不争,□......于九......能得地......利,故务可信;杂于害,故忧患 可......不攻□【□□□】不可攻。故将有五【□□□□】杀。必生,......洁廉,可辱。爱民,可......危,不可不察也。"在同一批残简中 有两个相同的兵法残篇,有力地证明了:银雀山出土的简牍中,有两个简本。一个十五篇本;一个杂"孙子"本 。

 


善者

    善者,敌人军□人众,能使分离而不相救也,受敌而不相知也。故沟深垒高,不得以为固,车坚兵利,不得以为威,士有勇力而不得以为强。故善者制险量阻, 敦三军,利屈伸,敌人众,能使寡;积粮盈军(库?),能使饥;安处不动,能使劳;得天下,能使离;三军和,能使猜。故兵有四路五动:进,路也;退,路也; 左,路也;右,路也。进,动也;退,动也;左,动也;右,动也;默然而处,亦动也。善者四路必彻,五动必工。故进不可迎于前,退不可绝于后,左右不可陷于 阻,默□□□□□于敌之人。故使敌四路必穷,五动必忧,进则傅于前,退则绝于后,左右则陷于阻,默然而处,军不免于患。善者能使敌卷甲趋远,倍道兼行,倦 病而不得息,饥渴而不得食,以此迫敌,战必不胜矣。我饱食而待其饥也,安处以待其劳也,正静以待其动也。故民见进而不见退,蹈白刃而不还踵。二百□十□

    注:" 善者"为篇题,写于该篇第一简简背。《孙子兵法》中常用"善"字。如"善战者"、"善守者"、"善用者"、"善攻者"、"善之善者"。《孙武兵法》八十二 篇抄本第五十一二篇篇名为"四五"。两简本相合。韩信在的序次语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善者》,秦宫郿邬简曰《六能》,景林简曰《四五》。"


地葆

    孙子曰:凡地之道,阳为表,阴为里,直者为纲,术者为纪。纪纲则得,阵乃不惑。直者毛产,术者半死。凡战地也,日其精也,八风将来,必勿忘也。绝水、迎陵、逆流、屠杀地、 迎众树者,均举也,五者皆不胜。南陈之山,生山也。东陈之山,死山也。东注之水,生水也。北注之水,死水。不流,死水也。五地之胜曰:山胜陵,陵胜阜,阜 胜陈丘,陈丘胜林平地。五草之胜曰:藩、棘、据、茅、莎。五壤之胜:青胜黄,黄胜黑,黑胜赤,赤胜白,白胜青。五地之败曰:溪、川、泽、斥。五地之杀曰: 天并、天宛、天离、天隙、天柖。五墓,杀地也,勿居也,勿□也。春毋将,秋毋登。军与阵皆毋政前右,右周毋左周。地葆   二百
    注:"地葆"为篇题,见于该篇篇末。简文有"孙子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五十三篇篇名为"九地二"。两篇内容相合。


客主人分
  
    兵有客之分,有主人之分。客之分众,主人之分少。客倍主人半,然可敌也。负......定者也。客者后定者也。主人安地抚势以胥夫客犯隘逾险而至。夫犯 隘......退敢刎颈,进不敢拒敌,其故何也?势不便地不利也。势便地利,则民自□......自退。所谓善战者,便势利地者也。带甲数十万,民有余粮 弗得食也,有余......居兵多而用兵少也,居者有余,而用者不足。带甲数十万,千千而出,千千而继之,□......□□万万以遗我。所谓善战者,善 翦断之,如□会说者也。能分人之兵,能案人之兵,则铢而有余;不能分人之兵,不能案人之兵,则数倍而不足。众者胜乎?则投算而战耳。富者胜乎?则量粟而战 耳。兵利甲坚者胜乎?则胜易知矣。故富、未居安也,贫、未居危也,众、未居胜也,少......以决胜败安危者,道也。敌人众,能使之分离而不相救也,受 敌者,不得相......以为固,甲坚兵利不得以为强,士有勇力不得以卫其将,则胜有道矣。故明主知道之将,必先□可有功于未战之前,故不失可有之功于已 战之后,故兵出而有功,入而不伤,则明于兵者也。五百一十四
焉。为人客则先人作□......兵曰:主人逆客于境□......客好争则 □......使劳,三军之士可使异,失其志,则胜可得而据也。是以案左* 右,右败而□弗能救。案右* 左,左败而右弗能救。是以兵坐而不起,避而不用,近者少而不足用,远者疏而不能......

  注:"客主人分"为篇题,写于该篇第一简简背。《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六十二篇篇名为"己彼"。两篇内容相合。八十二篇抄本与银雀山简本篇题相比,义同,字不同。两相对照,可推知八十二篇本是经过"次序"的。


火队

    注:银雀山简牍中出现两个关于火战的篇名:一是火攻;一是火队。按手抄本十五篇对校,火攻当属十五篇本。按韩信批注,火队当属杂《孙子》本。但是,1号木牍所记似乎相反。这里仍有未解之谜。
    除火攻一篇完整的简文以外,还有3757 号简"...... □火有□火有......",好像也是讲五火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六十四篇篇名为"火攻"。韩信在的序次语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 队》,秦宫郿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 而复位之。《孙子》十五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 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从现有篇题来看,银雀山简属齐安城简系列。如果银雀山有此篇,其篇题当称"火队"。


【水攻】

    注:按逻辑推论,银雀简牍中应该有"水攻"一篇。各本《孙子》皆水、火并重。
    银雀山简本、手抄本"火攻",火攻、水攻并重:

"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得"。

 

手抄本《孙子》十五篇"火攻", 火攻、水攻并重:

"故以火佐者明,故以水佐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火可以亡,亦可以得。夫水攻、火攻者,战胜必取也。"


    银雀山简本和手抄本中"十阵""火战"、"水战"并重:
    "‘火战'之法,沟垒已成,重为沟渐五步,积薪必均疏数,从役有数,令之为属枇,必轻必利,风辟......火气自覆,与之战弗克,坐行而北。‘火战'之 法,下而衍以苁,三军之士,无所出泄,若此则可火也。陵飙蒋* ,薪荛既积,营窟未谨,如此者可火也。以火乱之,以矢雨之,鼓噪敦兵,以势助之。‘火战'之法。水战之法,必众其徒而寡其车,令之为钩、楷、苁、(木+ 且)、贰、辑、□、绛,皆具。进则必逐,退则不戚,方戚从流,以敌之人为召。水战之法,便舟以为旗,驰舟以为使,敌往则逐,敌来则戚,椎攘因慎而饬之,移 而革之,阵而支之,规而离之,故兵有误,车有御徒,必察其众少,击舟(豕+页)津,示民徒来,水战之法也。"


    《孙武兵法》抄本"十中"篇水战、火战并重:
    "水中之战,敌我皆难,中极四方,角五凞斗。沉气并力,相互为恀。速出水中,居生击死,击水者,令半以图,以云射而击,敌可绝也。火中之战,我傃敌背,以角五为阵。已水瀽身,居生击死,迎火而战。"


    《孙武兵法》抄本"南北"篇,水战、火战并重:

" 南北夹击,有名有实,有时有地,有火有水,须算实备周矣。军在名水南,军南有阜丘屾林者,雄山、雄林、雄水、雄军也,不可冞也。可熸者,情备势备,上下协 力,火水夹击也。其谞佴数曰:中军勼阵,倍在旍旗;左军待变,沕于战阵之外;右军三分,火队发火,火器备之,旝车助之,偃旗息鼓,沕于山林之中;水队发 水,夜行,睪于名水汭节之处挖河道三三。"

  
    韩信序次语,水战、火战并重:
"火攻"篇韩信批注:"道典曰:‘兵道六常:曰形天,曰势地,曰法人,曰军争,曰兵战,曰心变。此六者,命曰常节;兵道三过;曰动火,曰动水,曰动耆。此三者,命曰过极'"。从这里看汉简中应有"水战"一篇。
    《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六十五篇篇名为"水攻"。


八阵

  孙子曰:智,不足将兵,自恃也。勇,不足将兵,自广也。不知道,数战,不足将兵,幸也。夫安万乘国,广万乘王,全万乘之民命者,唯知道。知道者,上知天之道,下知地之理,内得其民之心,外知敌之情,阵则知八阵之经,见胜而战,弗见而净,此王者之将也。
孙 子曰:用八阵战者,因地之利,用八阵之宜。用阵三分,海阵有锋,海锋有后,皆待令而动。斗一,守二。以一侵敌,以二收。敌弱以乱,先其选卒以乘之。敌强以 治,先其下卒以诱之。车骑与战者,分以为三,一在于右,一在于左,一在于后。易则多其车,险则多其骑,厄则多其弩。险易必知生地、死地,居生击死。二百一 十四八阵

  注:"八阵"为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简文有"孙子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六十七篇为"八阵"。两本内容相合。当属"孙武"兵法。


十阵

   凡阵有十:有方阵,有圆阵,有疏阵,有数阵,有锥行之阵,有雁行之阵,有钩行之阵,有玄襄之阵,有火阵,有水阵,此皆有所利。方阵者,所以* 也。圆阵者,所以转也。疏阵者,所以吠也。数阵者,为不可掇。锥行之阵者,所以决绝也。雁行车阵者,所以接射也。钩行之阵者,所以变质易虑也。玄骧之阵 者,所以疑众难故也。火阵者,所以拔也。水阵者,所以涨固也。
  方阵之法,必博中厚方,居阵在后。中之博也,将以吠也。重□其□,将以吞也。居阵在后,所以□......其甲寡而人之少也,是故坚之。武者在施旗,是人者在兵,故必疏距间,多其旌旗羽旄,砥刃以为旁。疏而不可戚,数而不可军者,在于慎。车毋驰,徒人毋趋。
  凡疏阵之法,在为数丑,或进或退,或击或* ,或与之征,或要其衰,然则疏可以取锐矣。
  数阵之法,毋疏距间,戚而行首积刃而信之,前后相葆,变不□,□甲恐则坐,以声坐□,往者弗送,来者弗止,或击其迂,或辱其锐,笄之而无间,(车+反)山而退,然则数不可掇也。
   锥行之阵,卑之若剑,末不锐则不入,刃不溥则不利,本不厚则不可以列阵。是故末必锐,刃必溥,本必鸿。然则锥行之阵,可以决绝矣。......中,此谓 雁阵之任,前列若□,后列若狸,三......阙罗而自存,此之谓雁阵之任。钩行之阵,前列必方,左右之和必钩,三声气全,五彩必具,辨吾号声,知五旗, 无前无后,无......玄骧之阵,必多旌旗羽旄,鼓翡翡庄,甲乱则坐,车乱则行,已治者□,(木+盍)(木+盍)啐啐,若从天下,若从地出,徒来而不 屈,终日不拙,此之谓玄骧之阵。
  火战之法,沟垒已成,重为沟渐五步,积薪必均疏数,从役有数,令之为属枇,必轻必利,风辟......火气 自覆,与之战弗克,坐行而北。火战之法,下而衍以(艹+外),三军之士,无所出泄,若此则可火也。陵(飙-风)蒋(艹+外),薪荛既积,营窟未谨,如此者 可火也。以火乱之,以矢雨之,鼓噪敦兵,以势助之。火战之法
    水战之法,必众其徒而寡其车,令之为钩、楷、苁、(木+且) 、贰、辑、□、绛,皆具。进则必逐,退则不戚,方戚从流,以敌之人为召。水战之法,便舟以为旗,驰舟以为使,敌往则逐,敌来则戚,椎攘因慎而饬之,移而革 之,阵而支之,规而离之,故兵有误,车有御徒,必察其众少,击舟(豕+页)津,示民徒来,水战之法也。七百八十七

    注:"十阵"为篇题,书于该篇第一简简背。简文中无"孙子曰"字样,但书体与款式与有"孙子曰"的各篇类似。《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六十八篇为"十阵"。两个版本相合。当属"孙武"兵法。


略甲
  
    略 甲之法,敌之人方阵□□无□......欲击之,其势不可,夫若此者,下之......之以国章,欲单若狂,夫若此者,少阵......□反,夫若此者, 以众卒从之,选卒因之,必将......选卒因之......左右旁伐以相趋,此谓(钅畟) 钩击。......之气不臧于心,三军之众□循之知不......将分□军以修其□,人卒寡而民......□威□□其难将之□也。分其众,乱 其......阵不厉,故死不......□远揄之,敌券以远......治孤其将,汤其心,击......其将勇,其卒众,......彼大众将 之......卒之道......
  
    注:"略甲"为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六十九篇为"略甲"。两个版本相合。当属"孙武"兵法。


五名   

    兵有五名:一曰威强,二曰轩骄,三曰刚至,四曰助忌,五曰重柔。夫威强之兵,则屈软而待之。轩骄之兵,则恭敬而久之。刚至之兵,则诱而取之。* 忌之兵,则迫其前,噪其旁,深沟高垒而难其粮。重柔之兵,则噪而恐之,振而捅之,出则击之,不出则围之,五名

    注:"五名"写在篇末。"五名"、"五恭"原名分别写在两段文字末尾,整理者拟合为"恭名"。依银雀山汉简文例,似有道理。八十二篇抄本中有此篇,篇名为"恭名",列在第七十一篇,也似"序次"后的篇名,反映了两本的渊源关系。


五恭
 
    兵有五恭五暴。何谓五恭?入境而恭,军失其常。再举而恭,军无所粱。三举而恭,军失其事。四举而恭,军无食。五举而恭,军不及事。入境而暴,谓之客。再举 而暴,谓之华。三举而暴,主人惧。四举而暴,卒士见诈。五举而暴,兵必大耗。故五恭五暴,必使相错也。五恭  二百五十六

  注:"五恭"为篇题。写在篇末。"五名"、"五恭"原名分别写在两段文字末尾,应是篇名,银雀山汉简整理者曾拟合为一个篇名。《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七十一篇为"恭名"。也似"序次"后的篇名,两相对照,反映了两本的渊源关系。


【官二】

    注:据"官一"推定,银雀山简本《孙子》一定有"官二"。其篇题和简文很可能在被损坏的简牍之中。《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七十二篇为"官二"。


吴问

    吴王问孙子曰:"陆将军分守晋国之地,孰先亡?孰固成?"孙子曰:"范、中行氏先亡。""孰为之次?""智氏为次。""孰为之次?""韩、魏为次。赵毋失 其故法,晋国归焉。"吴王曰:"其说可得闻乎?"孙子曰:"可。范、中行氏制田,以八十步为畹,以百六十步为畛,而伍税之,其□田狭,置士多,伍税之,公 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故曰先【亡】。......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故为范、中行氏次。韩、魏制田,以百步为碗, 以二百步为亩,而伍税【之】。其□田狭,其置士多,伍税之,公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故为智氏次。赵氏制田,以百廿步为畹,以二百四 步为亩,公无税焉。公家贫,其置士少,主佥臣收,以御富民,故曰固国。晋国归焉。"吴王曰:"善。王者之道,□□厚爱其民者也。"二百八十四

  注:"吴问"篇题,写在该篇第一简简背。他本未见此篇。《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第八十二篇为"终语

  • 预 示"。"终语"载:"周敬王七年,伍员荐吾于吴,吾以《孙子兵法》晋见吴王阖闾。阖闾曰:‘古今之皆言治国之道。有道者善治,善治者固成。孰有道,孰无 道?孰善治,孰无治?孰固成,孰先亡?,吾对曰:‘明君之问也,古之天下者,民之天下也。故民大君小有道也,君大民小无道也。故义大亲小善治也,亲大义小 无治也。民富者,国强也,国强则民善用,善用则不乱,不乱则固成。故古今亩大税小固成也,亩小税大先亡也。"两文在思想上的相合,说明新发现的八十二篇与 银雀山汉简《孙子》确有渊源关系。


【见吴王】

  ......□于孙子之馆,曰:"不毅好 □□□□□□□□□□兵者欤?"孙......乎?不毅之好兵□□□□之□□□也,适之好之也。"孙子曰:"兵,利也,非好也。兵,□【也】,非戏也。君 王以好与戏问之,外臣不敢对。"阖庐曰:"不* 未闻道也,不敢趣之利与......□孙子曰:"唯君王之所欲,以贵者可也,贱者可也,妇人可也。试男于右,试女于左,□□□□......曰:"不毅愿 以妇人。"孙子曰:"妇人多所不忍,臣请代......畏,有何悔乎?"孙子曰:"然则请得宫□□......之国左后玺囿之中,以为二阵 □□......回曰:"阵未成,不足见也。及已成......□□不辞其难。"君曰:"诺。"孙子以其御为......参乘为舆司空,告其御、参乘 曰:"□□......□妇人而告之曰:"知汝右手?""......之。""知汝心?"曰:"知之、""知汝背?"曰:"知之。""......左手。 谓汝前,从汝心。谓汝......□不从令者也。七周而释之,鼓而前之......【三告而】五申之,鼓而前之,妇人乱而【□□】金而坐之,又三告而五申 之,鼓而前之,妇人乱而笑。三告而五申之者三矣,而令犹不行。孙子乃召其司马与舆司空而告之曰:"兵法曰:弗令弗闻,君将之罪也;已令已申,卒长之罪也。 兵法曰:赏善始贱,罚......□请谢之。"孙子曰:"君□......引而圆之,圆中规;引而方之,方中矩。......阖庐六日不自 □□□□□......□□□□孙子再拜而起曰:"道得矣。......□□□□长远近习此教也,以为恒命。此素教也,将之道也。民......□莫贵于 威。威行于众,严行于吏,三军信其将威者,乘其敌。"千□十五

  * * *
  ......而用之,□□□得矣。若□十三篇所......
  ......【十】三篇所明道言功也,诚将闻□......
  ......【孙】子曰:"姑试之,得而用之,无不□......
  ......□而试之□得□......
  ......□□□之孙子曰:"外内贵贱得矣。"孙......、
   ......【孙】子曰:"唯............□也,君王居台上而待之,臣............□至日中请令............人主 也。若夫发令而从,不听者诛□□............□也。请合之于□□□之于............阵已成矣,教□□ 听............□不穀请学之。"为终食而□............将军□不穀不敢不□......
  ......者□□也。孙子......
  ......孙子曰:"□......
  ......孙子......
  ......□□孙子□□......
  ......阖庐......
......阖庐......

    注: 见吴王:此篇题为整理者拟补。此篇前部简脱,故不知原篇题。《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抄本"终语"篇中有一段类似文字:"汝之十三篇,寡人尽观之矣,可以小试 勒兵?'吾答曰:‘可'。吴王阖闾曰,‘可试妇人呼?'吾曰:‘可'。吾即勒兵,杀目,姬以服。吴王授命于备而伐楚。"在八十二篇中,这段内容与"孰先 亡?孰固成?"的问答在同一篇即第八十二篇中。而在银雀汉简《孙子兵法》却分为两篇。说明两简本既有联系又有差别。

        计39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2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