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张藏本中盘古历法论点大PK

2011-2-3 16: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41| 评论: 2 |原作者: 陈美东、tianzg

简介:反对者论点之八:历法问题 证据:张藏本《孙武兵法•阴纪》。 正方论点: 陈美东描述如下 陈美东论点:在现已知文献中,最早提到盘古者,是孙吴徐整的《三五历纪》言及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后萧梁任防在《 ...
反对者论点之八:历法问题

        证据:张藏本《孙武兵法•阴纪》。
       正方论点:
      陈美东描述如下
        陈美东论点:在现已知文献中,最早提到盘古者,是孙吴徐整的《三五历纪》言及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后萧梁任防在《述异记》中也提到盘 古,以为“盘古氏天地万物之祖也”。又言及盘古死后,其身体的各部位化为日月、山河、草木等。而且指出各地、各不同的时期还有不同的传说,如“秦汉间 说”、“先儒说”、“古说”等等,都是说盘古与地或天气相关。另有“吴楚间说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的说法。而上所引原文只说盘古与天有关“开天国,称天 皇”云云,似不与现已知文献的记载相协。再说孙武在吴国有年,其说与“吴楚间说”迥异,更令人生异。另,以天为一月的历法,是完全不与月亮的圆缺规律相协 调的,也就是说,它与月亮的圆缺无关,是一种随心所欲的历日安排,与世人共认的现象授时的准咐相背离,也与世人共认的“阴历纪年”格格不入。
      反方论点:  tianzg先生引用如下
春秋时期关于盘古的考证


        一、春秋时期就有盘古名号:
  
        宋人黄休复《益洲学馆记》所云:献帝兴平元年,高朕为益州太守,更葺成都玉堂石室……其壁上图上古盘古、李老等神及历代帝王之像,梁上绘 仲尼七十二弟子,三皇以来名臣……南宋人楼钥《秘涧大全文集》卷72有《汉文翁讲室画像》题跋云:“余读汉魏五书云:成都有汉文翁高朕石室壁间刻三皇五帝 以来贤人画像,太守张收笔也(汉献帝时人)。近过刘氏家壁,遂获其本。盖自盘古氏以下至仲尼七十二弟子百一十三人,极尽精妙简古,经千有余岁,无丝发剥 坏,非神物护持,畴克尔邪……令人有振缨希古之想,真奇迹也。”

        细读两文,所反映壁画的内容约略一致,明确地记载了壁画上的图像为盘古、李老、历代帝王、贤臣和孔子及七十二弟子,画像的作者为汉献帝时 蜀地太守张收(一说为西晋太康中益刺史)创作时间为汉献帝兴平元年。表面上看,两段文字表述了同一事情,似乎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我们稍做深入的观 察,就会发现壁画的创作年代很有考究和推敲的余味,对石刻壁画的作者,不能不产生怀疑了。从石刻壁画的内容看,汇集了儒家、道家、政界的代表人物,也就是 张扬各自的意识形态思想主张。这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代,在弘扬儒家道统、思想观念的学馆里,这样的安排很令人费解,如果说是为帝王歌德,何以没有汉 皇刘邦,如果说是为贤臣铭功,何以没有汉相萧何,身为汉朝太守的张收,不把汉代的开国皇帝与历代名君并列,恐怕有点说不过去了。由此我们是否可以推定,石 刻壁画不应是汉代的作品,那么,是秦代吗?秦朝重法轻儒,坑了不少的读书人,不可能会把一群他们认为摇唇鼓舌无是生非的腐儒刻像以祀之,更何况秦始皇自认 为德高三皇、功过五帝,又怎会把他看不上眼的人图之于壁呢?由此,我们也可以排除了石刻壁画的创作年代为秦的设定。继续上溯至战国时期,孟轲是战国时期儒 家的代表人物,他继承了儒家的思想学说,并使之发扬光大,声望和成就仅次于圣人孔子而被世人称之为亚圣,这样一位声名显赫的儒家代表人物,却被排除在石刻 画像之外,本为儒家张目的石刻壁画,这样做于情不合,于理不通,使人颇觉意外的是声望远远不及孟轲的孔门七十二弟子却无一遗漏的被画影图形,怎样的解释才 是较为合理和接近事实的呢?我们只能从壁画的创作时间上寻求答案。那就是壁画的创作年代应在春秋时期。此时,孟轲尚未出世,壁画中无孟轲,就不难理解了, 如此,石刻壁画创作的年代,界定在春秋时期,比较恰当。壁画创作的年代确定了,自然也否定了壁画作者为汉献帝时期的太守张收了。如果说到太守张收的创作活 动,也只不过是在“更葺成都玉堂石室”时对原有石刻壁画进行了一番描金涂彩而已,那么壁画的作者是谁呢?理应是孔门七十二弟子中的人物。解决了石刻壁画的 创作年代,我们可以了解到盘古在春秋时期已经受到人们的尊崇与敬奉,其形象被刻之于壁,位列三皇五帝之前,足见其影响之深之大,任何人无可比拟。盘古神话 在这一时期,于民间广泛流传,已是不争的事实。任昉《述异记》称盘古氏有秦汉间俗说自然是指盘古神话于秦汉时在民间的传承情况。那种以“盘古入籍晚”为由 来否定盘古神话的原始性和民族性的说法,是不客观的。盘古神话最早见之于徐整的《三五历纪》中。在这里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徐整的情况。

        徐整,三国吴人,做过地方小官后因战乱和对仕途的无望,弃官归隐,过起了闲云野鹤的道士生活,遍访天下名山古观。桐柏为当时的道教圣地, 徐整慕名而来,倾倒于桐柏山的秀丽景色,并为桐柏浓厚的道家文化所折服,深入民间传道布教,在与老百姓的接触中,他了解到盘古创世神话,并被瑰丽奇幻的神 话所吸引,把它记入《三五历纪》、《五运历年记》中,他在书中写到“盘古之君,龙首蛇身……死后骨节为山林,体为江海,血为渎……。”桐柏是淮河发源地, 为天下四渎之一,盘古死后,血为淮渎之说,正是盘古神话在当时民间广为流传的真实见闻。其实,春秋已有盘古名号,并不稀奇。早在商周交替时代,已有盘古名 号出现在典籍中。

        西周太公望作《六韬》时,已有盘古名号。据《路史·前纪一》记载,《六韬·大明》云:“召公对文王曰:……盘古之宗不可动也,动者必 凶。”召公,即周初的召公奭和太公望(即姜子牙)同保周文王。由此可见,商周之时,是有盘古在籍的书典,只是有人动了。故,召公才对文王建议,“不可动 也”。二、从古符号、古岩画看盘古名号有 “活的化石”之称的原始神话,不单纯是人类童年社会先民凭原始思维创作的“口头文学”,也具有原始先民向后世传递史料信息的意义。而古石初画、初文古字则 是原始神话的载体。往往一个古代石刻、一个原始符号,能充分地反映出原始先民的文化思维活动,为我们揭示早期人类文化思维活动提供了最直接、最可靠的素 材。在我国出土的铜器时代的一个方鼎上,有一个奇特别致的符号(见马卉欣着《盘古学启论》第11页)。它所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呢?

        根据郭沫若等学者对甲骨文中“盘”字的正确认识和先存在于中国又在世界上多处出现的十字崇拜之十字的原始含意,可以认定,符号的两边是 “盘”字的初文简刻,中间之空心十字图案,乃是十字崇拜的上神,是代表神祖的符号,这个符号应当念为“盘古”,有如中国文字中的单纯词尴尬、囹圄等一样是 不能分开使用的,只不过这个符号把盘古二字合而为一了。这种简朴古拙的作法倒也符合万物起始也简的道理。此符号虽见之于铜器之上,但不可以说它就产生于铜 器时代。其实,它在铜器时代之前就已经产生。由于生产力的限制,人们只能把这一神圣的符号记在心里。而进入铜器时代之后,人们才有能力把它形之于铜器。在 史前社会,既有盘古之名的记载,理应有盘古之事、盘古神话在史前社会的存在,已经不是问题了。还有一个更能说明问题的例证,那就是云南沧源岩画(见马卉欣 着《盘古学启论》第12页)。据专家考证,这幅岩画为二万年前原始人的作品,岩画的内容是:一人头上发出太阳之光芒,左手握一石斧,右手拿手一木把,两腿 直立傲视一切。这种形象与盘古立于天地之间,用斧头劈开混沌开天劈地的传说正相契合。至于人首所呈现的太阳之状,则是反映了原始先民对太阳神的崇拜,也是 对盘古把温暖送给人间的希望祈盼,对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把它看作是盘古神话的原始因子。据此信息,盘古神话在二万年前已经诞生。

一论:盘古历法:

   盘古历法是以女性生理周期为基准并同太阳回归年相配合使用的阴阳历。至今,彝族地区尚残存“一个月二十八天,一年十三个月共三百六十四天的历法。”而苗族 自称仡熊仡鬻,且其阴历以月亮头为月首,笔者在《中国苗族古历考》中也已披露。“重望”(即初一月圆)的遗风在傣族中仍有迹可循。傣人的祖先为濮傣族,以 前史书记为泰人,其构成是仡罗西家和扬越,“西双版纳”意即西家的田坝。当今傣人只晓其义,不知其读音的来源,实因年代久远和历史的变迁。
       我们知道女性周期标准月有28天/月,其生理现象称之为月信,若受孕后月信停止。对此,《黄帝内经》对女子“七七之象”有详细记载。一年十三个月,一月二 十八天,则一年364天。由此可知,此时的苗民尚未知道闰月。经若干千百年后,苗民认识了太阳回归年为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故女娲氏提出了24年一修 下之,即每24年多加一月(30天)(注:此乃28天加上天日、地日各一日。杨才玉文中记载有误,也许是杨文复原之误。),这样就把天补全了。至此,盘古 历法也就复原完毕,而非恒星月历及二十四年九闰。

       《张藏本孙武兵法》中的盘古与女娲之记载是确切可信的。盘古是苗族的始祖,而女娲氏(苗语称奶龙,即母龙之意),伏羲氏(苗语称为巴龙,即公龙之意)只是 盘瓠苗之始祖,而不是全部苗族的始祖。盘瓠蛮最先与游牧民族(羌)结合形成犬戎,因之也把苗族历法带去。盘瓠蛮与荆蛮的一支颛顼后来最先融入华族,史书 载:“颛项生灌兜,灌兜生苗民。”确凿无疑。

        那么,盘古历法的真正用途是用于星占,还是别的什么呢?盘古历法与古代苗民“跳星跳月”活动有关,“跳星跳月”汉语简称为“跳月”,起源 于母系社会的男女社交活动。盘古历法以“月园”之时为初一,此时女子“月事”已毕,最适于“跳月”偶合,繁衍人类。“跳月”之俗,据《续文献通考》载: “苗人仲春刻木为马,祭以中酒,老人并马箕踞,未婚男女吹卢笙以和歌词,谓之‘跳月’。”罗绕典在《黔南职方纪略》中载:“蚩尤代炎帝为政,尚利好杀,不 耻淫奔,民间化之,于是‘跳月’之风起矣。”“跳月”之俗在苗族《古老话》中有记载。“生界”“跳月”活动《永绥厅志》(今湖南花垣县)也有记载:“蜡花 锦袖摇铁铃,月场芦笙侧耳听;芦笙婉转作情语,铃儿心事最铃珑。”清朝诗人杜仲曾作诗颂道:“苗姑细眉如新月,黑裤蓝边飘柳叶。青帕重叠台重岭,十五跳月 燕飞来。” (此处为寅正农历十五)

       苗民进入种植农业阶段后,发现盘古阴历不便于指导农业生产,于是逐渐改为使用阳历和阴阳四季历,只保留“跳月”的遗俗。

综上所述:盘古历法的纪年是1年13个月,1个月28天,则1年364天,每24年多加1个月(30天)。这个历法在苗甲子(嘎进)中的运用更为普遍和完整。

二、再论盘古历法:

    关于苗族二十八宿,王凤刚先生在《苗族历法刍论》中作了具体的介绍。按照民国年间成书的《八寨县志稿》的说法:“黑苗婚丧择吉,推二十八宿十二支 而用之,谓之苗甲子”。故苗甲子应该包含有十二地支和二十八宿两个周期在内。十二这个数,配以十二生肖,是苗族历法中最基本的周期,他们习惯地把它称为 斗,例如:《浑河黑水》这部书中说:“十二时一日,十二辰一天。”“十二日一斗,十二天一轮。”“十二月一岁,十二月一年”。“十二年一斗,十二岁一 纪”。苗族无论在纪时、纪日、纪月、纪年时,均使用这个周期。

    作为历法应用的周期,十二这个数使用方便,但周期嫌短了。苗族有自己独特的周期,这就是苗甲子,苗语叫“嘎进”。它以二十八宿与十二生肖相配,二 十八宿从雷开始,十二生肖从虎开始,前者三轮,后者七轮,组成一个大的周期,以84个数顺序纪日、纪月、纪年。具体表述如下:

1、雷宿   虎  2、大龙宿  兔   3、竹猫宿  龙

4、野猫宿 蛇  5、太阳宿  马   6、大虎宿  羊

7、小虎宿 猴  8、蟹  宿  鸡   9、牛宿    狗

10、女宿  猪  11、鼠宿  鼠   12、燕宿   牛

13、猪宿  虎  14、小龙宿兔   15、螺宿   龙

16、狗宿  蛇  17、雉宿   马   18、鸡宿   羊

19、鹰宿  猴  20、猴宿   鸡   21、獭宿   狗

22、鹅宿  猪  23、鬼宿   鼠   24、蜂宿   牛

25、马宿  虎  26、蜘蛛宿   兔 27、蛇宿   龙

28、蚯蚓宿 蛇 29、雷宿   马   30、大龙宿 羊

31、竹猫宿 猴 32、野猫宿 鸡   33、太阳宿狗

34、大虎宿 猪 35、小虎宿 鼠   36、蟹宿   牛

37、牛宿   虎 38、女宿   兔   39、鼠宿   龙

40、燕宿   蛇 41、猪宿   马   42、小龙宿 羊

43、螺宿   猴 44、狗宿   鸡   45、雉宿   狗

46、鸡宿   猪 47、鹰宿   鼠   48、猴宿   牛

49、獭宿   虎 50、鹅宿   兔   51、鬼宿   龙

52、蜂宿   蛇 53、马宿   马   54、蜘蛛宿 羊

55、蛇宿   猴 56、蚯蚓宿鸡   57、雷宿   狗

58、大龙宿 猪 59、竹猫宿 鼠   60、野猫宿牛

61、太阳宿 虎  62、大虎宿 兔  63、小虎宿龙

64、蟹宿   蛇  65、牛宿   马  66、女宿   羊

67、鼠宿   猴  68、燕宿   鸡  69、猪宿   狗

70、小龙宿 猪  71、螺宿   鼠  72、狗宿   牛

73、雉宿   虎  74、鸡宿   兔  75、鹰宿   龙

76、猴宿   蛇  77、獭宿   马  78、鹅宿   羊

79、鬼宿   猴  80、蜂宿   鸡  81、马宿   狗

82、蜘蛛宿 猪  83、蛇宿   鼠  84、蚯蚓宿 牛

    苗族二十八宿以雷宿开头,十二生肖以虎开头。陈久金先生认为“雷宿相当于汉族的角宿。而以虎开头,也即以虎月为岁首。这个系统相当于汉族的农历系 统。”笔者以为这是苗族以十二生肖、二十八宿、八十四嘎进、1460年天狗周期循环的纪年周期,也就是盘古历法。因此,在苗族聚居中心地贵州,历史上每相 隔十三年,苗胞们都要举行一次隆重的“吃鼓脏”仪式,祭祀天、地、祖先。随着阴阳合历的进一步采用和简化,苗族先民使用成数“五”与十天干、十二生肖、二 十八宿相配,形成六十甲子,这就是《吕氏春秋·勿躬》所记:“大尧做甲子。”和《史记·历书·索隐》所云:“黄帝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大尧做甲子。” 这就是《浑河黑水》:“十二月一岁,十二月一年。”“十二年一斗,十二岁一纪。”大尧则是苗族的祖先。

1年13个月,1个月28天,则1年364天,每24年多加1个月(30天)。一个月28天配二十八宿,三个月配一个嘎进(84天),一年四个嘎进,加一 个月,即加一轮二十八宿;三年即配齐一轮嘎进。24年闰一个月,30天,刚好是一轮二十八宿,多余的二天为天日、地日、忽略不计。三个闰周配完三轮二十八 宿,为72年;四个闰周是96年,刚好配齐一个嘎进,再加十二年(12X7+12=96年)。180年转完全部嘎进,即96+(12X7)=180,与三 元甲子为180年吻合。84嘎进转十五轮为1260,1460-1260=200(年),200-180=20(年),20X9=180(年)。也就是说 六十甲子与八十四嘎进的共同周期是180年。一般的人不知道三元甲子,180年;人也活不了那么久,所以知道历法全面貌的人更少了。从古至今,人们便知道 太阳“出卯入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

    嘎进的实质是以十二生肖为基础,配以二十八宿的纪年纪月纪日方法,12(生肖)X7=84,28(宿)X3=84。苗族崇拜奇数,认为“数起于 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嘎进用的是盛数,六十甲子用的是成数,与十二生肖相配。关于十二生肖与二十八宿的相配,笔者在《苗族古历》一书中已有论 述,此处不再赘说。

    由此可见,盘古历法不仅用于苗族青年男女跳花跳月,更多的是用于指导农业生产(主要是水稻栽培),民间也用于星占。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2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admin 2020-2-2 19:00
    《孙武兵法》中的盘古历法辨析(三篇) (2012-02-12 20:13:28)转载▼
    李主任:

    新年好。现将贵州历法的文章发来,请查收。适当的时候我到贵州来看你。里面有二个体系,一个是一年十三个月,一个是一年十二个月。请注意分辨。

    唐代著名的天文学家李淳风认为:二十八宿是伏羲发明的;现代著名学者王大有认为伏羲历已经有1.4万多年的历史了。“嘎进”之数至少也有万年以上。



    吴心源

    2010年2月22日





    《孙武兵法》中的盘古历法辨析



    吴沁源


        【摘 要】:本文对《孙武兵法》中关于盘古历法的史料记载进行考证、辨析,认为盘古历法是以女性生理周期为基准并同太阳回归年相配合使用的阴阳历,一年十三个月,一月二十八天,一年364天,每24年一闰(30天)。盘古历法并非恒星月历及二十四年九闰。

    【关键词】:盘古历法 阴阳  辨析



    1996年10月20日,《光明日报》转载了《收藏》1996年第10期杨才玉撰写的《西安发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一文,文中末尾有一段关于盘古历法的记载:“在古历法方面,记载:‘昔者盘古开天国,称天皇,因以阴纪,家以母贵,’当时实行的阴历纪年,一修(年)为13个月,一月为28天,一年只有364天。后女娲氏提出24年一修下之,即每24年多加一月(28)天,这样就把天补全了。”(陈久金、杜升云、徐用武著《贵州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贵州出版社1999年3月第1版第104~108页)

    此文发表后,陈久金、李东生等人设想论证了以恒星月为周期的盘古历法以及二十四年九闰的置闰方法,而此论与《孙武兵法》中的盘古历法记载相去甚远,只能说是歧解。那么,盘古历法的真实面貌是什么?

    我们认为,盘古历法是以女性生理周期为基准并同太阳回归年相配合使用的阴阳历。至今,彝族地区尚残存“一个月二十八天,一年十三个月共三百六十四天的历法。”(刘尧汉著《中国文明源头新探》,云南人民出版社第50~55页1985年8月第1版;1993年6月第2次印刷)而苗族自称仡熊仡鬻,且其阴历以月亮头为月首,笔者在《中国苗族古历考》中也已披露。“重望”(即初一月圆)(李维宝、李海樱著《云南少数民族天文历法研究》,云南科技出版社2000年第1版第58页)的遗风在傣族中仍有迹可循。傣人的祖先为濮傣族,以前史书记为泰人,其构成是仡罗西家和扬越,“西双版纳”意即西家的田坝。当今傣人只晓其义,不知其读音的来源,实因年代久远和历史的变迁。

    我们知道女性周期标准月有28天/月,其生理现象称之为月信,若受孕后月信停止。对此,《黄帝内经》对女子“七七之象”有详细记载。一年十三个月,一月二十八天,则一年364天。由此可知,此时的苗民尚未知道闰月。经若干千百年后,苗民认识了太阳回归年为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故女娲氏提出了24年一修下之,即每24年多加一月(30天)(此乃28天加上天日、地日各一日。杨才玉文中记载有误,也许是杨文复原之误),这样就把天补全了。至此,盘古历法也就复原完毕,而非恒星月历及二十四年九闰。

    《孙武兵法》中的盘古与女娲之记载是确切可信的。盘古是苗族的始祖,而女娲氏(苗语称奶龙,即母龙之意),伏羲氏(苗语称为巴龙,即公龙之意)只是盘瓠苗之始祖,而不是全部苗族的始祖。盘瓠蛮最先与游牧民族(羌)结合形成犬戎,因之也把苗族历法带去。盘瓠蛮与荆蛮的一支颛顼后来最先融入华族。史书载:“颛项生灌兜,灌兜生苗民。”确凿无疑。

    那么,盘古历法的真正用途是用于星占,还是别的什么呢?盘古历法与古代苗民“跳星跳月”活动有关,“跳星跳月”汉语简称为“跳月”,起源于母系社会的男女社交活动。盘古历法以“月园”之时为初一,此时女子“月事”已毕,最适于“跳月”偶合,繁衍人类。“跳月”之俗,据《续文献通考》载:“苗人仲春刻木为马,祭以中酒,老人并马箕踞,未婚男女吹卢笙以和歌词,谓之‘跳月’。”罗绕典在《黔南职方纪略》中载:“蚩尤代炎帝为政,尚利好杀,不耻淫奔,民间化之,于是‘跳月’之风起矣。”“跳月”之俗在苗族《古老话》中有记载。“生界”“跳月”活动《永绥厅志》(今湖南花垣县)也有记载:“蜡花锦袖摇铁铃,月场芦笙侧耳听;芦笙婉转作情语,铃儿心事最铃珑。”清朝诗人杜仲曾作诗颂道:“苗姑细眉如新月,黑裤蓝边飘柳叶。青帕重叠台重岭,十五跳月燕飞来。”(此处为寅正农历十五)

    苗民进入种植农业阶段后,发现盘古阴历不便于指导农业生产,于是逐渐改为使用阳历和阴阳四季历,只保留“跳月”的遗俗。



    (本文系第六次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宁夏国际会议参会论文,收录于《盘古研究文集》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再论《〈孙武兵法〉中的盘古历法》



    吴心源



    笔者在《〈孙武兵法〉中的盘古历法辨析》一文中,论述了盘古历法是以女性生理周期为基准并同太阳回归年相配合使用的阴阳历,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和认同。盘古历法的纪年是1年13个月,1个月28天,则1年364天,每24年多加1个月(30天)。这个历法在苗甲子(嘎进)中的运用更为普遍和完整。

    关于苗族二十八宿,王凤刚先生在《苗族历法刍论》中作了具体的介绍。①按照民国年间成书的《八寨县志稿》的说法:“黑苗婚丧择吉,推二十八宿十二支而用之,谓之苗甲子”。故苗甲子应该包含有十二地支和二十八宿两个周期在内。十二这个数,配以十二生肖,是苗族历法中最基本的周期,他们习惯地把它称为斗,例如:《苗族贾理》这部书中说:“十二时一日,十二辰一天。”“十二日一斗,十二天一轮。”“十二月一岁,十二月一年”。“十二年一斗,十二岁一纪”。苗族无论在纪时、纪日、纪月、纪年时,均使用这个周期。②

    作为历法应用的周期,十二这个数使用方便,但周期嫌短了。苗族有自己独特的周期,这就是苗甲子,苗语叫“嘎进”。它以二十八宿与十二生肖相配,二十八宿从雷开始,十二生肖从虎开始,前者三轮,后者七轮,组成一个大的周期,以84个数顺序纪日、纪月、纪年。具体表述如下:

    1、雷宿虎;2、大龙宿兔;3、竹猫宿龙;4、野猫宿蛇;5、太阳宿马;6、大虎宿羊;7、小虎宿猴;8、蟹宿鸡;9、牛宿狗;10、女宿猪;11、鼠宿鼠;12、燕宿牛;13、猪宿虎;14、小龙宿兔;15、螺宿龙;16、狗宿蛇;17、雉宿马;18、鸡宿羊;19、鹰宿猴;20、猴宿鸡;21、獭宿狗;22、鹅宿猪;23、鬼宿鼠;24、蜂宿牛;25、马宿虎;26、蜘蛛宿兔;27、蛇宿龙;28、蚯蚓宿蛇;29、雷宿马;30、大龙宿羊;31、竹猫宿猴;32、野猫宿鸡;33、太阳宿狗;34、大虎宿猪;35、小虎宿鼠;36、蟹宿牛;37、牛宿虎;38、女宿兔;39、鼠宿龙;40、燕宿蛇;41、猪宿马;42、小龙宿羊;43、螺宿猴;44、狗宿鸡;45、雉宿狗;46、鸡宿猪;47、鹰宿鼠;48、猴宿牛;49、獭宿虎;50、鹅宿兔;51、鬼宿龙;52、蜂宿蛇;53、马宿马;54、蜘蛛宿羊;55、蛇宿猴;56、蚯蚓宿鸡;57、雷宿狗;58、大龙宿猪;59、竹猫宿鼠;60、野猫宿牛;61、太阳宿虎;62、大虎宿兔;63、小虎宿龙;64、蟹宿蛇;65、牛宿马;66、女宿羊;67、鼠宿猴;68、燕宿鸡;69、猪宿狗;70、小龙宿猪;71、螺宿鼠;72、狗宿牛;73、雉宿虎;74、鸡宿兔;75、鹰宿龙;76、猴宿蛇;77、獭宿马;78、鹅宿羊;79、鬼宿猴;80、蜂宿鸡;81、马宿狗;82、蜘蛛宿猪;83、蛇宿鼠;84、蚯蚓宿牛。

    苗族二十八宿以雷宿开头,十二生肖以虎开头。陈久金先生认为“雷宿相当于汉族的角宿。而以虎开头,也即以虎月为岁首。这个系统相当于汉族的农历系统。”③笔者以为这是苗族以十二生肖、二十八宿、八十四嘎进、1460年天狗周期循环的纪年周期,也就是盘古历法。因此,在苗族聚居中心地贵州,历史上每相隔十三年,苗胞们都要举行一次隆重的“吃鼓脏”仪式,祭祀天、地、祖先。随着阴阳合历的进一步采用和简化,苗族先民使用成数“五”与十天干、十二生肖、二十八宿相配,形成六十甲子,这就是《吕氏春秋·勿躬》所记:“大尧做甲子。”和《史记·历书·索隐》所云:“黄帝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大尧做甲子。”这就是《浑河黑水》:“十二月一岁,十二月一年。”“十二年一斗,十二岁一纪。”大尧则是苗族的祖先。

    1年13个月,1个月28天,则1年364天,每24年多加1个月(30天)。一个月28天配二十八宿,三个月配一个嘎进(84天),一年四个嘎进,加一个月,即加一轮二十八宿;三年即配齐一轮嘎进。24年闰一个月,30天,刚好是一轮二十八宿,多余的二天为天日、地日、忽略不计。三个闰周配完三轮二十八宿,为72年;四个闰周是96年,刚好配齐一个嘎进,再加十二年(12×7+12=96年)。180年转完全部嘎进,即96+(12×7)=180,与三元甲子为180年吻合。84嘎进转十五轮为1260,1460-1260=200(年),200-180=20(年),20×9=180(年)。也就是说六十甲子与八十四嘎进的共同周期是180年。

    一般的人不知道三元甲子,180年;人也活不了那么久,所以知道历法全面貌的人更少了。从古至今,人们便知道太阳“出卯入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

    嘎进的实质是以十二生肖为基础,配以二十八宿的纪年纪月纪日方法,12(生肖)×7=84,28(宿)×3=84。苗族崇拜奇数,认为“数起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嘎进用的是盛数,六十甲子用的是成数,与十二生肖相配。关于十二生肖与二十八宿的相配,笔者在《苗族古历》一书中已有论述,此处不再赘说。

    由此可见,盘古历法不仅用于苗族青年男女跳花跳月,更多的是用于指导农业生产(主要是水稻栽培),民间也用于星占。



    注释:

    ①王凤刚:《苗族历法刍论》,《苗侗文坛》(贵州省黔东南州文艺研究所编),1992年第2期。

    ②③陈久金、杜升云、徐用武:《贵州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贵州科技出版社,1993年3月第1版,第127、128页



    《孙武兵法》82篇中的历法质疑



    陈美东



    观象授时,是古代中国乃至世界各地制订历法的基本准则,也是历法所具备的基本待征。所谓观象授时,是指观测太阳、月亮或恒星位置的某种周期性变化,以满足人们在生产、生活中所必须的对时间方面的需求。太阳、恒星位置的周期性变化,与自然界的寒暑雨旱、植物的荣谢、动物的出没等变化的周期性是同步的,而月亮的圆缺变化,愈是在古代,对人们在夜间的活动愈是至关重要。因为,月光是夜间极其重要的光源。所以,观象以授时是人类十分明智的抉择。非但如此,观象以授时,还是一种科学的抉择,因为这是一种有客观标准可以依循、可时时加以检验的方法,与那些随心所欲、胡乱作出时间安排的想法截然不同。实际上,我们也还没有看到完全随心所欲、胡乱作出时间安排的古代历法,古人总是严格地或基本严格地遵循观象授时的准则。

    基于上述关于古代历法背景的认识我们可以来考察《孙武兵法》中的历法间题。据光明日报1996年10月20日《西安发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一文载:“在古历法方面,记载‘昔者盘古开天国,称天皇,国以阴纪,家以母贵。'当时实行的阴历纪年,一修年为个13月,一月为28天,一年只有364天。后女祸氏提出24年一修正之,即每24年多加一月(28天),这样就把‘天'补全了。”这里,该文作者并未完全引“《孙武兵法》82篇”中的原文,即只引一句原文,其他则为该文作者的理解和铺述。

    先看所引的这句原文(因为我们尚不知道原文中是否还有关于盘古的其他说法,故仅就此句作些讨论)。在现已知文献中,最早提到盘古者,是孙吴徐整的《三五历纪》言及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后萧梁任防在《述异记》中也提到盘古,以为“盘古氏天地万物之祖也”。又言及盘古死后,其身体的各部位化为日月、山河、草木等。而且指出各地、各不同的时期还有不同的传说,如“秦汉间说”、“先儒说”、“古说”等等,都是说盘古与地或天气相关。另有“吴楚间说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的说法。而上所引原文只说盘古与天有关“开天国,称天皇”云云,似不与现已知文献的记载相协。再说孙武在吴国有年,其说与“吴楚间说”迥异,更令人生异。

    至于“国以阴纪”,据该文作者的理解当是实行“阴历纪年”之意,姑从之。所谓"阴历纪年",应是说采取以月亮与太阳的会合周期为准的历法,也就是以月亮一圆缺为一月朔望月的长度,我们知道其值约为29.5306日。如果依该文作者所说,其“阴历纪年”规定一月为28日,则在1个月后的初一日,人们大约还能在东方看到残月在5个月后的初一日,人们显然可见到下弦月,在10个月后的初一日,人们更可见差不多是满月挂于天空之上。这就是说,以天为一月的历法,是完全不与月亮的圆缺规律相协调的,也就是说,它与月亮的圆缺无关,是一种随心所欲的历日安排,与世人共认的现象授时的准咐相背离,也与世人共认的“阴历纪年”格格不入。

    我们又知道,一年(回归年)的长度约为365.2422日。如果依该文作者所说,其"阴历纪年规定一年只有364日,则每经12年以后的正月初日,其相应的节气均要提前一个节气。长此以往势必要造成有的年份的正月是冬天、有的年份的正月是夏夭等等错乱不堪的状况。所以,这种"阴历纪年"又与太阳运动的回归周期不合,同样背离了观象授时的准则。

    于是,我们看到了关于“女娲提出24年一修正之,即每24年多加一月(28天)”的说法,以此与一年13个月、一月28天相配合,这就含有阴阳合历的意义。依之可算得其所取一回归年长度为(24×364+28)/24=365.1667日。我们来看看经修正后的“阴历合历”会是什么祥子。其一,它并没有改变月的安排与天上月亮圆缺不相一致的状态其二,它虽然纠正了每年正月可能是一年中的任一节气的情况,但还是容忍在节气变化为两个节气时(即24年)才作一次调整。

    也许有人会说,在古代,相差两个节气是可以容许的误差。可是,它却又造成了新的矛盾,其主要问题仍在于“其一”所论。女娲既然能提出在今天看来也是相当不错的回归年长度值,去纠正前人的历法,“把‘天'补全了”,那么,女娲理当首先纠正前人历法中以一月为28天的更为显而易见的失误,但是女锅却对此无动于衷。这种只补“天”的小孔,而忽略"天"的大洞的补“天”法,怎么能说“把‘天'补全了”呢?

    由甲骨文可知,至迟到殷商时期,人们已经知道一月的长度略大于29.5日,因为其时的历法在安排月份的日数时,一般是大月(30天)、小月(29天)相间,并偶或有连大月的安排。也由甲骨文知,殷商时人们对一年长度的认识远没有把握,这从当时历法闰月设置的无规则性可以得见。在《尚书·尧典》中也还只是说“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这说明人们对一月长度的认识要比对一年长度的了解容易得多这是因为月相变化的周期短而且明显易见,而对与一年长度相关的太阳或恒星位置周年变化的观侧,则要困难得多。由此看来,在只知道一月的长度为28天的同时,却已经知道一年的长度为365.1667日,不是符合历法史所揭示的人类认识发展状况的,是完全不能想象的。

    以上提到的诸疑点或在逻辑上不能讲通的地方,希望能对关于“《孙武兵法》82篇”真伪的讨论有所帮助。孙武当年著说时就是这样漏洞百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不能不考虑今人伪作的可能性这就是先让盘古出面设定一个想当然的一年13个月、一月28天的圈套,又依对近代天文知识的一知半解对于天文历法史则无所知,再让女蜗出面去自我解心,这就难免捉襟见肘,产生出诸多疑点和逻辑混乱来。



    陈美东(1942年2月19日—2008年12月30日),福建省连江县人。1964年毕业于武汉测绘学院天文大地测量系,1967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后历任该所副研究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该所副所长、所长、所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国际东亚科学技术与医学史学会副主席,国际科学史与科学哲学联合会理事等职。

    主要作品:著有《古历新探》、《中国科学技术史》(天文卷)、《中国天文学史大系》(中国古代天文学思想卷),主编《简明中国科学技术史话》、《中国古星图》、《自然科学发展大事记·天文学卷》,参与编著《中国古代科技成就》、《中国科学技术史稿》、《中国天文学史》、《中国古代科技史话》、《中国古代科学家传记》等著作,发表中国天文学史和科技通史方面的论文200多篇。

    令人遗憾的是,陈美东先生因患癌症晚期医治无效,于2008年12月30日4时46分在北京市海淀医院逝世,享年67岁。
  • 引用 谁园弟子 2011-3-10 23:01
    他们为何哑了,理亏吧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