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银雀山简本《将败》、《[将失]》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将败》之比较

2011-2-3 03: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5| 评论: 3 |原作者: 王洪武

简介:一、内容优劣对比 篇题 2459号简上有单独的“将败”2字,为简本的篇题。简本《》无标明篇题的简,汉简整理者说:“本篇文例字体与《将败》篇相同,疑原是一篇。《》篇之文字可能紧接在《将败》篇‘多败者多失’一句之 ...
一、内容优劣对比
        篇题
        2459号简上有单独的“将败”2字,为简本的篇题。简本《[将失]》无标明篇题的简,汉简整理者说:“本篇文例字体与《将败》篇相同,疑原是一篇。《[将失]》篇之文字可能紧接在《将败》篇‘多败者多失’一句之后。”
        检张藏本《将败》篇的内容与简本《将败》、《[将失]》两篇相合,再检韩信《孙武兵法•将败》序次语曰:“此篇简名皆曰《将败》,其容一、条一、数一也。齐、秦之简文为缩立简也,各条后有“〈”号也,是为约也。”又,银雀山汉简与齐安城简出于同一母本,因此简本《将败》、《[将失]》两篇实乃一篇。

        简本《将败》篇各简
        因简本《将败》篇与张藏本相应比较的内容较多,不再一简一简对比,而是按照相应内容进行对比。
        1.关于“将败1”:
        简本为“不能而自能”,张藏本为“自能”,两者有3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自能”的详细解释,“自能者。将者,不能不服,遇敌怼而自战。无应无收者,殴而崩也。此不能而自能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自能’,就是:为将者的能力低而且还不承认自己的能力低下,当遇到敌军来势汹汹时还要自不量力地与敌交战。因而无法有效应对敌军的进攻,亦无法有效地获得有利自己的战局,其结果是遭到重创而溃逃。这就是为将者自己无能又自持自己能力强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不能而自能”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不能而自能”理解虽然为“为将者自己本来没有能力却自认能力高强”,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不大,但缺少全面性,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2.关于“将败2”:
        简本为“骄”,张藏本为“骄狂”,两者有一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骄狂”的详细解释,“骄狂者。将者,骄而恃强,构战狂而不鐾,濒嚣人中上九,实为无能之辈。此骄而狂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骄狂’,就是:为将者骄傲自大而且自持自己的能力高强,谋划军事行动时表现得轻狂而且不进行任何充分的作战准备,却极度嚣张地以为自己的才能为人中之俊杰,实际上却是没有任何能力的鼠辈。这就是为将者自己骄傲自大而轻狂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骄”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骄”理解虽然为“为将者骄傲自大”,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不大,但缺少全面性,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3.关于“将败3”:
        简本为“贪于位”,张藏本为“贪位”,两者有一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贪位”的详细解释,“贪位者。将者,战而以为功,功而以为位。所以小功大报,无功谎报也。此贪于位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贪位’,就是:为将者指挥作战是为了获得功劳,而获得功劳是为了能够使自己的权位得以提升。所以,他们获得一点战绩时,就说成是获得了大的战绩;没有战绩时,却要谎称自己有诸多的战绩。这就是为将者贪婪地想获取更高权位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贪于位”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贪于位”理解虽然为“为将者贪图权位”,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不大,但缺少全面性,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4.关于“将败4”:
        简本为“贪于财”,张藏本为“贪财”,两者有一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贪财”的详细解释,“贪财者。将者,贱士而贵贝,因利而亡于命者也。所以因战而唯利,因利而是图也。此贪于财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贪财’,就是:为将者轻视士卒的生命而对钱财却情有独钟,为了自己获得更多的钱财而驱使士卒拼命战斗。因此,他们之所以指挥作战是想获得钱财,为了获得钱财才谋划军事行动的。这就是为将者贪图钱财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贪于财”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贪于财”理解虽然为“为将者贪图钱财”,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不大,但缺少全面性,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5.关于“将败5”:
        简本此处残损,张藏本为“贪色”,疑简本此补遗为“色”(见后文),两者有一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贪色”的详细解释,“贪色者。将者,因色而荒于事者也,所以色而夺心,色而移情,色而亡法也。此贪于色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贪色’,就是:为将者因为美色而使军机大事荒废,因此美色可以抢夺走人的心性,美色可以移走人的性情,美色可以使国法、军规消亡。这就是为将者贪图美色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色”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色”理解虽然为“为将者贪色”,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不大,但缺少全面性,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6.关于“将败6”:
        简本为“轻”,张藏本为“轻敌”,两者有一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轻敌”的详细解释,“轻敌者。将者,轻举而妄动也,预战而不察,预动而不备,所以动而㵒功也。此轻敌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轻敌’,就是:为将者不经慎重考虑就轻率地采取行动,进行作战准备时不查明敌情,准备军事行动前不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军队的作战行动是外表轰轰烈烈实则劳而无功。这就是为将者轻视敌人、草率行动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轻”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轻”理解虽然为“为将者轻敌”,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不大,但缺少全面性,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7.关于“将败7”:
        简本为“迟”,张藏本为“徲困”,二者字义完全不同。张藏本《将败》有对“徲困”的详细解释为“徲困者。将者,当决不决,当击不击,所至徲坐而困。以徲困之军而又战,必败也”,释义为:“所谓‘徲困’,就是:为将者该决断的时候不决断,该命令军队出击的时候不能下达出击命令,这样就导致军队长久地停留在原地不能及时捕获战时而造成困顿。以徲困之军再出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迟”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迟”理解虽然为“为将者反应迟钝”,与张藏本释义的差距完全不同,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8.关于“将败8”:
        简本为“寡勇”,张藏本为“寡勇”,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寡勇”的详细解释,“寡勇者。将卒皆强,猛而无离,弗识智取,权一力敌也。此寡勇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寡勇’,就是:为将者和士卒都具备无比的勇猛精神,然而他们的这种精神却不能形成合力,因为他们不能互相了解,不能互相借助,只能以将之勇猛或者士卒之勇猛中的一个与敌军对垒。这就是为将者与士卒不能形成合力抗敌的表现,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寡勇”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寡勇”理解普遍为“为将者缺少勇敢”,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甚大,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9.关于“将败9”:
        简本为“勇而弱”,张藏本为“勇弱”,两者有一字之别。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勇弱”的详细解释,“勇弱者。将强卒弱,交合,将勇而前,卒弱而后,所以各陷一方也。此勇而弱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勇弱’,就是:为将者的能力强,而士卒的战斗力弱,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为将者的智勇双全具备了较强的指挥作战能力,而士卒能力的缺乏则落后于军事行动的需求,因此为将者与士卒的能力均各自被埋没起来而不能发挥作用。这就是为将者智勇双全而士卒缺乏战斗力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勇而弱”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勇而弱”理解普遍为“为将者表面勇敢而实际懦弱”,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甚大,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0.关于“将败10”:
        简本为“寡信”,张藏本为“寡信”,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不走”的详细解释,“寡信者。将者,不能料敌之变,信私寡见而弗正者,以无正之见而动者。此寡信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寡信’,就是:为将者没有能力正确判断战场上敌人的机变,决策时只是相信自己亲信的一己偏见而不听从那些不偏颇的建议,而是用这种根本不正确的决定去指挥军队的作战行动。这就是为将者偏听偏信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寡信”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寡信”理解普遍为“为将者缺乏信誉”,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甚大,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1.关于“将败11”:
        简本此处残损,张藏本为“不走”,疑简本此补遗为“不走”(见后文),使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不走”的详细解释,“不走者。势钧,敌以地利,以一击吾之十,不可战也,走为上也。此不走者,必败也”,释义为:“所谓‘不走’,就是:敌我势均力敌,而敌军依赖有利的地形,可以以一抵挡我十,在这样的战场态势下我军是不能投入战斗的,应该以撤出战斗为上策。不能够及时命令军队撤出战斗,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不走”的详细解释,假使简本没有佚失“不走”2字,同时在人们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中的一篇的情况下,往往会单独从 “不走”的字面上将其理解为“不能及时撤退”或者“不能及时机动作战”,与张藏本的解释有较大的区别,而使对“不走”的解释发生错误,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2.关于“将败12”:
        简本此处残损,张藏本为“无锋”,疑简本此补遗为“无锋”(见后文),使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无锋”的详细解释,“无锋者。将者,不能料敌,不能以少合众者,不能以弱击强者,兵阵无锋也。以无锋之兵阵而战者,背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无锋,就是:为将者没有能力正确判断敌情,又不能把有限的兵力集中起来形成拳头,不能有效地完成以弱抗强的兵力部署,造成自己的军阵没有锐利的前锋部队。使用没有锐利前锋的军阵并且投入战斗,这样的做法是违背作战原则的,是必然要战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无锋”的详细解释,假使简本没有佚失“无锋”2字,同时在人们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中的一篇的情况下,往往会单独从“无锋”的字面上将其理解为“军队没有前锋”,虽与张藏本的解释无大的区别,但因其简约,而使对 “无锋”的解释不够全面。
        13.关于“将败13”:
        简本此处残损,张藏本为“寡从”,疑简本此补遗为“寡从”(见后文),使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寡从”的详细解释,“寡从者。卒强将弱,将令不行,法则俱弛,将寡而不从众者。此寡从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寡从’,就是:士卒的能力强,而为将者却懦弱无能,因此军法和将令的执行都松懈,为将者成为孤家寡人而不能使士卒服从他。这就是为将者在军队中成为孤独者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寡从”的详细解释,假使简本没有佚失“寡从”2字,同时在人们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中的一篇的情况下,往往会单独从 “寡从”的字面上将其理解为“士兵不能听从指挥”,与张藏本的解释有较大的区别,而使对“寡从”的解释发生错误,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4.关于“将败14”:
        简本为“寡决”,张藏本为“寡决”,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寡决”的详细解释,“寡决者。将者大事不明,兵情不报,四路不知何至,五动不知所置,决胜不知其道不可一,每战寡其一而不知从返者。此寡决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寡决”,就是:为将者对于军机大事的处理方法不甚了了,有了军事情报不向各级部队通告,军队的‘四路’进击方向不知该往何处,军队的‘五动’进击不知该将兵力指向何方,谋划决战决胜策略时不知道要根据战场态势而必须采取不同的谋略方法的道理,每次决战都运用同一种手段,而不知道变通地运用谋略。这就是为将者谋略方法单一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此释义与《孙武兵法•四五》篇所论述的“故善知四五者,四路必彻,五动必工。进而不可迎于前,退而不可绝于后,左右不可陷于阻,墨践迂处而荒加于敌之人。故善知四五者,使敌四路必穷,五动必忧。进则搏于前,退则绝于后,左右则陷于阻,墨践直处而军不免于患”的思想是一致的。而简本中没有对“寡决”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寡决”理解普遍为“为将者优柔寡断”,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甚大,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5.关于“将败15”:
简本为“缓”,张藏本为“缓失”,两者有一字之差。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缓失”的详细解释,“缓失者。兵不能亟入,敌之开阖,不能先夺其爱,不能阻敌之进退。此因缓而致失者,必败也”,释义为:“所谓‘缓失’,就是:为将者不能使自己的军队迅速地投入战斗,在敌军作战部署、战斗队形等出现有利于我军的战机时,不能首先打击敌军的要害,不能有效进击敌军的进退,这就是由于判断敌情过于迟缓而丧失了有利战机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缓”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缓”理解普遍为“作战行动迟缓”,与张藏本的释义虽差距不大,但是不够全面和细致,这种理解上的差别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6.关于“将败16”:
        简本为“怠”,张藏本为“怠时”,两者有一字之差。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怠时”的详细解释,“怠时者。将者,不知阴阳之周复相止。相于机而不可失,止于时而不可再。故失天时而遗者,此怠时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怠时’,就是:为将者不了解天气的循环变化规律。当判断出天气状况能够成为有利的作战时机时,不应当失去这样的有利时机;没有把握住天气状况的有利时机而使作战行动停止时,这样的机会也许不会再来。所以,因丧失了有利于作战的自然气候条件而贻误战机,这就是不重视气候条件对作战影响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怠”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怠”理解普遍为“为将得懈怠懒惰”,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甚大,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7.关于“将败17”:
        简本此处为残文,张藏本为“祈匄”,疑简本此补遗为“朕”(见后文)。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祈匄”的详细解释,“祈匄者。将弱而不能尽其力,遇战不察不算,而祈于鬼神;逢敌不谋不计,而匄于下卒。此祈匄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祈亡’,就是:为将者的能力低下并且又不能将其有限的能力充分施展,面临战争时,不慎重考查、不认真谋划,而是祈于鬼神以求胜利;战场上与敌交战时,不使用谋略、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而是乞求于士卒。这就是为将者求诸鬼神、依赖士卒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假使简本没有佚失“朕”字,同时在人们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中的一篇的情况下,往往会单独从“朕”的字面上将其理解为“为将者自以为是”,与张藏本的解释有较大的区别,而使对“朕”的解释发生错误,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8.关于“将败18”:
        简本为“贼”,张藏本为“虣贼”,两者有一字之差。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虣贼”的详细解释,“虣贼者。将者,无视禁令,因败而怒,因怒而虣,因虣而刻卒害民,此虣贼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虣贼’,就是:为将者无视国家和军队的法令,因为作战的失败就变得恼怒,因为恼怒而变得残暴,因为残暴就过于严厉地对待士卒、伤害百姓的利益。这是为将者因残暴而伤害兵众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贼”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贼”理解普遍为“为将者暴虐”,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虽不大,但是不够全面,这种理解上的偏差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19.关于“将败19”:
        简本为“自私”,张藏本为“自私”,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自私”的详细解释,“自私者。将者,亲大义小,不为三军安危而搏,每战功而自得,贝而自存,利而自有。此自私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自私’,就是:为将者私心重、品德低下,不为军队的生死存亡着想,每次的战功均自己独得,缴获的钱财自己私藏,战利品归为己有。这就是为将者自私自利的表现,这样的为将者领军作战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 “自私”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自私”理解普遍为“为将者自私自利”,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虽不大,但是不够全面,这种理解上的偏差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20.关于“将败20”:
        简本为“自乱”,张藏本为“自乱”,简本与张藏本内容上完全一致。然而,张藏本《将败》有对“自乱”的详细解释,“自乱者。将弱不严,令数糺环,五教不明,动而不屏,处阵纵横。此不战而自乱者也,必败也”,释义为:“所谓‘自乱’,就是:为将者的能力低下而且军令不严明,下达的命令若总是纠缠绞结夹杂不清,军事训练不严格,军事行动时没有自我保护措施,军阵的部署随意。因此这样的军队还没有投入战斗自己就乱了阵脚,是必然要失败的。”而简本中没有对 “自乱”的详细解释,目前人们尚且认为简本《将败》属于《孙膑兵法》的一篇,对“自乱”理解普遍为“为将者自己把事情搞乱”,与张藏本的释义差距甚大,这种理解上的错误是简本为缩立简造成的。

简本《[将失]》篇各简
        因简本《将败》篇与张藏本相应比较的内容较多,不再一简一简对比,而是按照相应内容进行对比。从总体上看,在论述“将有32种失败的情况”方面,简本比张藏本要简约得多。
        1.关于“将失1”:
        简本为“失所以往来,可败也”,张藏本为“失所往来。失所往来者,致使进退无路,应者断之,故孤军而作战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因“失所以往来”给军队作战带来的“致使进退无路,应者断之”的后果。
        2.关于“将失2”:
        简本为“收乱民而还用之,止北卒而还斗之,无资而有资,可败也”,张藏本为“收乱民还用之,止北卒还斗之,虚有而实无者,可败也”。简本“无资而有资”与张藏本“虚有而实无”在释义上的区别不大,均可释义成因用“乱民”和“北卒”虽使军队数量增加却“无战斗力可言”。
        3.关于“将失3”:
        简本为“是非争,谋事辨讼,可败也”,张藏本为“是非争,曲直论,谋事辩讼,兵锋止钝。故当决不决,四趄五趔,可败也”。简本中缺少“曲直论”、“兵锋止钝”这一原因,以及“当决不决,四趄五趔”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
        4.关于“将失4”:
        简本为“令不行,众不壹,可败也”,张藏本为“令不行,禁不止,法不严,众不次。故各行其恉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禁不止,法不严”这一原因,以及“各行其恉”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另,简本中的“壹”一般容易释义为因“令不行”而使军队“不能够统一行动”,与张藏本中对“次”的释义为因 “令不行,禁不止,法不严”而使军队“上级和下级之间关系混乱”,两者在释义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别。
        5.关于“将失5”:
        简本为“下不服,众不为用,可败也”,张藏本为“上不正一,下不服一,言不听一,计不从一。故众不为用者,可败也”。
        6.关于“将失6”:
        简本为“民苦其师,可败也”,张藏本为“兵不戒,卒行暴,毁井田,返其道。故民苦其师者,可败也”。简本中只谈到了“民苦其师”这一结果,而没有涉及到“兵不戒,卒行暴,毁井田,返其道”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7.关于“将失7”:
        简本为“师老,可败也”,张藏本为“久战野迥,三军气尽,师老,可败也”。简本中只谈到了“师老”这一结果,而没有涉及到“久战野迥,三军气尽”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8.关于“将失8”:
        简本为“师怀,可败也”,张藏本为“久战外留,三军思乡,师怀,可败也”。简本中只谈到了“师怀”这一结果,而没有涉及到“久战外留,三军思乡”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9.关于“将失9”:
        简本为“兵遁,可败也”,张藏本为“久战不胜,三军大伤,遇敌畏而自回避,师遁,可败也”。简本中只谈到了“兵遁”这一结果,而没有涉及到“久战不胜,三军大伤,遇敌畏而自回避”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0.关于“将失10”:
        简本为“兵□不□,可败也”,张藏本为“兵形不法,兵势不达,兵战不变,权战不拿。故兵道不一,可败也”。简本中“兵□不□”疑补遗为“兵战不变” (见下文),可见简本缺少论述“可败”的另三个原因“兵形不法”、“兵势不达”、“权战不拿”以及 “兵道不一”这一结果,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1.关于“将失11”:
        简本为“军数惊,可败也”,张藏本为“时恐惧,常不安,军数惊,可败也”。简本中只谈到了“军数惊”这一结果,而没有涉及到“时恐惧,常不安”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2.关于“将失12”:
简本为“兵道足陷,众苦,可败也”,张藏本为“篡涂不良,兵道足陷,众苦于行,可败也”。简本中缺少了“篡涂不良”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3.关于“将失13”:
        简本为“军事险固,众劳,可败也”,张藏本为“修固距险,沟深垒高,众劳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了“沟深垒高”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另,简本中“众劳”与张藏本“众劳者”相比,少一“者”字,两者在释义是无区别。
        14.关于“将失14”:
        简本为“……□备,可败也”,张藏本为“长兵不足,短甲不具,车器无易,非器不利。故兵甲无备者,可败也”。简本此处疑补遗为“〔兵甲无备〕,可败也”(见下文),可见简本只谈到了“兵甲无备”的结果,而没有涉及到“长兵不足,短甲不具,车器无易,非器不利”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5.关于“将失15”:
        简本为“日暮路远,众有至气,可败也”,张藏本为“日暮路远,三军劳顿。故众有至气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三军劳顿”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6.关于“将失16”:
        简本为“……可败也”,张藏本为“军未动,情先燮,失图者,可败也”。简本此处疑补遗为“〔军未动,失图者〕,可败也”(见下文),可见简本中缺少“情先燮”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7.关于“将失17”:
        简本为“……众恐,可败也”,张藏本为“众夜呼,梦㚔叫,众恐者,可败也”。简本此处疑补遗为“〔众夜呼〕,众恐,可败也”,可见简本中缺少“梦㚔叫”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
        18.关于“将失18”:
        简本为“令数变,众偷,可败也”,张藏本为“令数变,期复臽,众偷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期复臽”这一原因,论述上缺少全面性。另,简本中“众偷”与张藏本“众偷者”相比,少一“者”字,两者在释义是无区别。
        19.关于“将失19”:
        简本为“军淮,众不能其将吏,可败也”,张藏本为“军湛战,卒散臽,众不能卫其将吏,可败也”。对简本中的“军淮”的“淮”字的理解目前有两种:一是,汉简的整理认为“读‘淮’为‘乖’”。二是,张震泽先生认为“疑为‘溃’,‘淮’、‘溃’古音同部……此句谓军心溃散,士卒不耐其将吏”。二者皆误! “淮”字有“淮雨”即“淫雨”之义,《尚书大传》卷二:“久矣天之无别风淮雨,意者中国有圣人乎?”郑玄注:“淮,暴雨之名也。”而张藏本“军湛战”的 “湛”字与“霪”字通,亦为“暴雨”、“久雨”之意,与简本完全相通。另,从张藏本“卒散臽”中的“臽”字与“陷”字相通,“军湛战,卒散臽,众不能卫其将吏,可败也”释义为“军队在大雨中作战,士卒散乱而陷入泥中,士众不能护卫军队的将领和官吏,可能要失败”。简本中的“众不能其将吏”与张藏本中的“众不能卫其将吏”相比,少一个关键的“卫”字,再加上简本中缺少“卒散臽”,致使对简本“众不能其将吏”的误解为“士兵不信任他们的将领和长官”,因此可以断定简本的抄写中少抄写了一个“卫”字。
        20.关于“将失20”:
        简本为“多幸,众怠,可败也”,张藏本为“将多孚,卒多幸,众怠者,可败也”。二者在释义上的差别较大。对简本“多幸”的释义一般为“为将者存在侥幸心理”,而张藏本的论述则将“将”与“卒”分开,“将多孚”释义为“为将者非常浮躁”,“卒多幸”释义为“士卒想得到更多的好处”。对简本“众怠”的释义一般为“士兵懈怠懒惰”,而对张藏本“众怠”的释义为因“将多孚,卒多幸”而造成“军队作战松懈”。由此可见,简本的简约性,造成了对兵法条文释义的错解。
        21.关于“将失21”:
        简本为“多疑,众疑,可败也”,张藏本为“将多疑,众多疑,多悔者,可败也”。简本中“多疑,众疑”与张藏本“将多疑,众多疑”相比,缺少“将” 字、“多”,但二者在释义上基本没有什么区别,然而简本中却缺少因“将多疑,众多疑”而造成“多悔者”这一结果。
        22.关于“将失22”:
        简本为“恶闻其过,可败也”,张藏本为“恶闻其过,好大喜功者,可败也”。简本缺少“好大喜功”论述是不全面。
        23.关于“将失23”:
        简本为“与不能,可败也”,张藏本为“事举不能,失任者,可败也”。二者在释义上的差别较大。对简本“与不能”的释义一般为“任用的下级官吏无能”,这似乎是为将者可能导致失败的原因之一。然而,张藏本中“事举不能,失任者”的释义为“为将者没有能力具体办理军机事务,这是不能胜任其职务的表现”。由此可见,简本的简约性,造成了对兵法条文释义的错解。
        24.关于“将失24”:
        简本为“暴露伤志,可败也”,张藏本为“涂遇伏,路遇扰,死其多,伤其重。故暴路伤志而又战者,可败也”。简本中没有“暴露伤志”的原因,即“涂遇伏,路遇扰,死其多,伤其重”,同时又缺少“暴露伤志”的递进行为——“又战”,在论述上全面性较差。
        25.关于“将失25”:
        简本为“期战心分,可败也”,张藏本为“期战心分,胜志扰纷,一而二者,可败也”。二者在“期战心分”上的释义上区别不大,均为“为将者临战分心”,但是张藏本提出“胜志扰纷”这一与“期战心分”并列的原因,同时强调了“一而二者”,亦即作为将领存在着“期战心分,胜志扰纷”并不可怕,只有当将领“一而再、再而三”地“期战心分,胜志扰纷”时才是“将失”的真正原因。
        26.关于“将失26”:
        简本为“恃人之伤气,可败也”,张藏本为“恃人之伤气,返激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返激者”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具体。
        27.关于“将失27”:
        简本为“事伤人,恃伏诈,可败也”,张藏本为“事伤人,恃伏诈,返和同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返和同者”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具体。
        28.关于“将失28”:
简本为“廿八曰,军舆无□……”,张藏本为“军舆无图,失其元者,可败也”。简本此处疑补遗为“军舆无〔图〕,〔可〕败也”(见下文),可见简本中缺少“失其元者”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具体。
        29.关于“将失29”:
简本为“群下卒,众之心恶,可败也”,张藏本为“降罪下卒,众之心恶,献上欺下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献上欺下”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具体。另外,简本中的“群”字,异为“罪”字之误,否则“群下卒”无法释义。
        30.关于“将失30”:
        简本为“不能以成阵,出于夹道,可败也”,张藏本为“不能所以成阵。不能所以成阵者,出于夹道,又逢名水、险川,阵弗成之,时遇击,可败也”。简本中“又逢名水、险川”这一递进式的条件,以及“阵弗成之,时遇击”这一结果,简本之简约可见一斑。
        31.关于“将失31”:
        简本为“兵之前行后行之兵,不参齐于阵前,可败也”,张藏本为“兵之前行后行之兵卒,不参齐于阵前,故兵阵不威者,无势也。无阵势者,可败也”。简本中缺少“兵阵不威”这一结果,论述上不够全面、具体。
        32.关于“将失32”:
        简本为“战而忧前者后虚,忧后者前虚,忧左者右虚,忧右者左虚,战而有忧,可败也”,张藏本为“战而实前者后虚,实后者前虚,实左者右虚,实右者左虚。故战而有忧者,可败也”。两者在文字上的差异较大简本为以“忧”字来形容军队部署中前与后、左与右之间的关系,目前一般的释义为“由于担心前锋致使后卫空虚,或者由于担心后卫致使前锋空虚,或者由于担心左翼致使右翼空虚,又或是由于担心右翼致使左翼空虚,作战时总是有种种担心”,这一释义与张藏本“前锋力量充足而后卫部队空虚,后卫力量充足而前锋部队空虚,左路部队力量充足而右路部队力量空虚,右路部队力量充足而左路部队力量空虚”的释义存在着明显的差别。两者在释义上的差别主要是因果的逻辑关系上的,简本的“因”是“忧前”“忧后”“忧左”“忧右”,“果”是“后虚”“前虚”“右虚”“左虚”;而张藏本的“因”是“实前”“实后”“实左”“实右”,“果”是“后虚”“前虚”“右虚”“左虚”。可见,简本与张藏本的“果”是一致的,而“因”却不一致。

二、简本补遗
        1.0467、2025号简
        0467号简简文:“•将败:一曰,不能而自能;二曰,骄;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简上端有一圆点,根据简册制度,应该表示章节;存22字;简下端残损,约缺9字左右。
        2025号简简文:“……六曰,轻。七曰,迟;”存6字;上端残缺,约缺25字左右。
        汉简整理者经认真比对,将0467、2025号简合成一简。从合并后的简的内容与张藏本《将败》相对应的内容比较来看,汉简整理者将两简合并成一简,是完全正确的。
        合并后的简文:“将败:一曰,不能而自能;二曰,骄;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六曰,轻。七曰,迟;”中间文字佚失约3字。从文字的连续性来看,佚失的文字至少应当包含“五曰”二字。
        检张藏本论述二十败的第五败为“贪色”,而简本有“二曰,骄”、“六曰,轻”、“七曰,迟”等简述情况。另外,从0467、2025号两简的文字来看,字较大、字距较大,中间所缺文字当为3字。因此以“五曰色”补之,其与张藏本“五曰贪色”相较,句意无区别,即,说“某人贪色”和说其“色”,二者的意思完全相同,不会引起误解。而简中却不能将“贪于位”写成“位”,亦不能将“贪于财”写成“财”,否则就会有岐义。
        补遗后的0467、2025简的合简简文:“将败:一曰,不能而自能;二曰,骄;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五曰,色〕;六曰,轻。七曰,迟;”

        2.1191、2678号简
        1191号简简文:“八曰,寡勇;九曰,勇而弱;十曰,寡信;十一……”存15字;下端残损,约缺16字。
        2678号简简文:“……十四曰,寡决;”存5字;上端残损,约缺26字左右。
        汉简整理者经认真比对,将1191、2678号简合成一简。从合并后的简的内容与张藏本《将败》相对应的内容比较来看,汉简整理者将两简合并成一简,是完全正确的。
        合并后的简文:“八曰,寡勇;九曰,勇而弱;十曰,寡信;十一……十四曰,寡决;”中间文字佚失约11字左右。从文字的连续性来看,佚失的文字至少应当包含“曰”、“十二曰”、“十三曰”计7字,尚缺4字左右待补。
        检张藏本论述二十败的第十一、十二、十三败为“十一曰,不走”、“十二曰,无锋”、“十三曰,寡从”。从1191、2678两简的文字来看,字体较小,加上中间所缺文字有至少有三个“曰”、二个“十”、一个“二、一个“三”,而这7个字在书写时所占空间亦不大,为此可以判断,中间所佚失的文字在11 字以上。同时,为保持语言叙述的完整性,张藏本中“不走”、“无锋”、“寡从”,这三组字无法节删,否则语意将不完整。因为,判定1191、2678号两简的合简中间缺13字,并以“曰,不走;十二曰,无锋;十三曰,寡从”补之。
        补遗后的1191、2678简的合简简文:“八曰,寡勇;九曰,勇而弱;十曰,寡信;十一,〔曰,不走;十二曰,无锋;十三曰,寡从〕,十四曰,寡决;”

        3.0165号简
        0165号简简文:“十五曰,缓;十六曰,怠;十七曰,□;十八曰,贼;十九曰,自私;廿曰,自乱。多败者多失。”存29字,残文1字。
        检张藏本与0165号简相关的内容为:“十五曰,缓失;十六曰,怠时;十七曰,祈匄;十八曰,虣贼;十九曰,自私;二十曰,自乱。”
        据张藏本对“祈匄”的解释:“祈匄者。将弱而不能尽其力,遇战不察不算,而祈于鬼神;逢敌不谋不计,而匄于下卒。此祈匄者也,必败也。”“祈”为因“遇战不察不算”,而将领“祈于鬼神”;“匄”为因“逢敌不谋不计”,而将领“匄于下卒”。
        因此,0165号简所残的这个字,一定与张藏本中的“祈”或者“匄”的某一个意思相同,或者间而有之。查简本影印图片,该残字的左边是一个明显的 “月”字,右边下端有一个明显的笔画“捺”、上端似乎为一个“点”的笔画。汉简整理者疑该字为“膊”。误!从该残字右边残留笔画来看,没有“”字那么多的笔画。因为,根据张藏本“十七曰,祈匄”及残字的笔画,疑该字为“朕”字。朕,有“形迹”、“预兆”之意,与“祈”和“匄”的意思有相近的地方。另外,韩信在该篇的序次语中提到齐、秦、景三简“其容一、条一、数一”,而“膊”字之意与“祈”和“匄”不相通。
        补遗后的0165号简的简文:“十五曰,缓;十六曰,怠;十七曰,〔朕〕;十八曰,贼;十九曰,自私;廿曰,自乱。多败者多失。”
        另,0165号简下端均有4字的空白,说明简本在论述二十种将败后,再无详细说明。若同张藏本一样有关于二十败的详细说明,简本则在此简的下端应当继续书写内容,不会另起一简的。
        参韩信《将败》篇序次语:“此篇简名皆曰《将败》,其容一、条一、数一也。齐、秦之简文为缩立简也,各条后有‘〈’号也,是为约也。其后有约去数,加之,合于一也。此秦之今元之后之习也。此堕习也,不可长也。”同时,0189号简的上端与0467号简的上端一样,有一个圆点,表明简本将“将失”作为一个章节处理。此两点,可以印证简本前述“简本在论述二十种将败后,再无详细说明”。
        因此,判定0165号简后,即为简本“将失”的第一简,即0189号简。

        4.0265号简
        0265号简简文:“败也。九曰,兵遁,可败也。十曰,兵□不□,可败也。十一曰,军数惊,可败也。十二曰,兵道”存30字,残文2字。
        检张藏本与0265号简相关的内容为:“九曰,久战不胜,三军大伤,遇敌畏而自回避,师遁,可败也。十曰,兵形不法,兵势不达,兵战不变,权战不拿。故兵道不一,可败也。十一曰,时恐惧,常不安,军数惊,可败也。”
        0265号简中的“兵□不□”可以与张藏本中的“兵形不法”、“兵势不达”、“兵战不变”分别对应之。查该简的影印图片,字迹十分模糊,无法辨认,但可以辨别出第二个残文的笔画相对较多,疑为“变”之繁体。为此,以“兵战不变”补遗。补遗后的0265号简的简文:“败也。九曰,兵遁,可败也。十曰,兵〔战〕不〔变〕,可败也。十一曰,军数惊,可败也。十二曰,兵道”

        5.0485、2127号简
        0485号简简文:“足陷,众苦,可败也。十三曰,军事险固,众劳,可败也。十四……”存21字;下端残损,约缺10字左右。
        2127号简简文:“……□备,可败也。十五……”存6字,残文1字;上端均残损,约缺25字。
        汉简整理者经认真比对,将0485、2127号简合成一简。从合并后的简的内容与张藏本《将败》相对应的内容比较来看,汉简整理者将两简合并成一简,是完全正确的。
        合并后的简文:“足陷,众苦,可败也。十三曰,军事险固,众劳,可败也。十四……□备,可败也。十五”存27字,残文1字;中间缺损,约3字。
        检张藏本与0485、2127号简相关的内容为:“十四曰,长兵不足,短甲不具,车器无易,非器不利。故兵甲无备者,可败也。”
        0485、2127号简合并后的简文,连同残文,就有5字待补。从文字的连续性来看,其中必有与“十四”对应的“曰”字,因此尚有2字待补。从简本《将失》与张藏本《将败》中论述的“三十二失”的内容对比来看,简本一般约缺少张藏本中第一段论述的“前面的文字”,这是一个可以看得见的规律,如简本 “七曰,师老,可败也”,张藏本“七曰,久战野迥,三军气尽,师老,可败也”,简本较张藏本缺“久战野迥,三军气尽”。而2127号简简文“备,可败也” 中有“备”字,与张藏本相应的“兵甲无备者,可败也”中的“备”字及后面的“可败也”相类,而张藏本中“兵甲无”正好为3字。因此,以“无”字补简本中的残文,以“兵甲”补简本中的缺字,即简本以“曰兵甲无”4字补之。
        补遗后的0485、2127简的合简简文:“足陷,众苦,可败也。十三曰,军事险固,众劳,可败也。十四曰〔兵甲无备〕,可败也。十五”

        6.1115、4634号简
        1115号简简文:“曰,日暮路远,众有至气,可败也。十六曰,……”存15字;下端残损,约缺15字左右。
        4634号简简文:“……可败也。十七……”存5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26字。
        汉简整理者经认真比对,将1115、4634号简合成一简。从合并后的简的内容与张藏本《将败》相对应的内容比较来看,汉简整理者将两简合并成一简,是完全正确的。
        合并后的简文:“曰,日暮路远,众有至气,可败也。十六曰,……可败也。十七……”存20字;中间及下端缺损,均11字。
        检张藏本与1115、4634号简相关的内容为“十五曰,日暮路远,三军劳顿。故众有至气者,可败也。十六曰,军未动,情先燮,失图者,可败也。十七曰,众夜呼,梦㚔叫,众恐者,可败也。”
从文字的连续性来看,1115、4634号简合并后的简中,必然有与“十七”相对应的“曰”字。
        参0179、2924简的合简简文为:“众恐,可败也。十八曰,令数变,众偷,可败也。十九曰,军淮,众不能其将吏,可败也。廿曰,”其前面的简文 “众恐,可败也”与张藏本“众恐者,可败也”虽有一个“者”字之差,但释义无别。参考银雀山简本是与齐安城简出于同一母本,亦为缩立简,内容简单。同时,简本中有“众苦”、“众劳”、“众有至气”、“众偷”、“众怠”、“众疑”等,多用“众”字。因此,张藏本中“十七曰,众夜呼,梦㚔叫,众恐者,可败也” 的“梦㚔叫”视为简本中没有,以“众夜呼”3字补4634号简下端。
        为此,1115、4634简的合简尚有6字左右待补。参考银雀山简本是与齐安城简出于同一母本,亦为缩立简,内容简单。因此,张藏本中“十六曰,军未动,情先燮,失图者,可败也”中的“情先燮”视为简本中没有,以“军未动,失图者”6字补之。
        补遗后的1115、4634简的合简简文:“曰,日暮路远,众有至气,可败也。十六曰,〔军未动,失图者〕,可败也。十七〔曰,众夜呼〕,”

        6.0427、3288号简
        0427号简简文:“气,可败也。廿七曰,事伤人,恃伏诈,可败也。廿八曰,军舆无□……”存22字,残文1字;下端残损,约缺8字左右。
        3288号简简文:“……败也。甘九曰,群”存6字;上端残损,约缺24字。
        值得注意的是,汉简整理者并没有将0427号简和3288号简合并成一简,同时也未将3288号简简列入《[将失]》篇的附文或者附简之中,从《银雀山汉墓竹简(壹)》一书即可得知。而《银雀山汉简释文》一书将3288号简列为“论•二”之中,即列入《[将失]》篇中。从0427号简的简文论述到第二十七、第二十八败和0612号简、1945号简、3392号简、2151号简的合简的简文论述到第三十、第三十一败,中间所缺少的正是第二十九败。检张藏本相应内容为:“二十六曰,恃人之伤气,返激者,可败也。二十七曰,事伤人,恃伏诈,返和同者,可败也。二十八曰,军舆无图,失其元者,可败也。二十九曰,降罪下卒,众之心恶,献上欺下者,可败也。三十曰,不能所以成阵。不能所以成阵者,出于夹道,又逢名水、险川,阵弗成之,时遇击,可败也。三十一曰,兵之前行后行之兵卒,不参齐于阵前,故兵阵不威者,无势也。无阵势者,可败也。”由此可知,将3288号简列入《[将失]》篇是正确的。
        0427、3288号简的合简简文为:“气,可败也。廿七曰,事伤人,恃伏诈,可败也。廿八曰,军舆无□……败也。甘九曰,群”存28字,残文1字,中间约缺1字。
        查0427号简下端残文为明显的一个方框的“右上角”,与张藏本“军舆无图”的“图”字相合,因此残字以“图”字补之。另外,无论是简本还是张藏本,在论述各种可败的情况时,均以“可败也”结束,而3288号简的文字主为“败也甘九曰群”,可知,简本在论述第二十败时,当有“可”字。因此,用 “可”字补遗0427、3288号简的全简中间的缺损部分。
        补遗后的0427、3288简的合简简文:“气,可败也。廿七曰,事伤人,恃伏诈,可败也。廿八曰,军舆无〔图〕,〔可〕败也。甘九曰。群”

 6.1510、3367、3399号简
        1510号简简文:“……曰,埤垒无其资”存6字;上端残损,约缺24字左右。
        3367号简简文:“……自私自乱,可败……”存6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24字左右。
        3399号简简文:“……可败也。甘七,……” 存5字;上下端均残损,约缺25字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汉简整理者并没有将1510号简、3367号简、3399号简列入《[将失]》篇的附文或者附简之中,从《银雀山汉墓竹简(壹)》一书即可得知。而《银雀山汉简释文》一书将1510号简、3367号简、3399号简列为“论•二”之中,即列入《[将失]》篇中。
        从简本《[将失]》和张藏本《将败》关于“三十二败”的内容对比来看,简本《[将失]》已经将“三十二败”全部论述完成。而从3367号简、 3399号简的简文内容来看,似乎属于“三十二败”的内容,或者与“三十二败”相似。而从1510号简简文来看,似乎不属于“三十二败”的内容。
因笔者无法看到1510号简、3367号简、3399号简的真简,亦无法从笔体上分析出这三简是否与《[将失]》篇所有简出自同一抄写者。为此,有以下假设:
        一是,若1510号简、3367号简、3399号简的笔体与《[将失]》篇所有简出自同一抄写者,亦不能断定这三简就是属于《[将失]》篇。
        二是,若1510号简、3367号简、3399号简属于《[将失]》篇,考虑到韩信对齐安城简的评价“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韩信《九变二》序次语)、“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韩信《军击一》序次语),可以断定简本《[将失]》篇可能在银雀山有两个版本,或者简本《[将失]》篇有个别重复的简。
        三是,1510号简、3367号简、3399号简属于简本的其他篇目,待研究。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2)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已有 3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